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塔山房de博客

南池涌珠映宝塔,弘法东林传法印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本着明白生活,明了人生,明悟生命的宗旨,努力将佛教的理念落实于现实生活,努力开拓佛法关怀社会,社会认同佛法的平台。 在这里您可以探讨,思考。以相守的文字帮您认识佛,实践法,把握佛的本质,法的精神。 同时欢迎您订阅并推荐给您的朋友们分享,使更多的人了解佛教,实践佛法,体味佛学。让生活多一点清凉,多一点智慧。

网易考拉推荐

赵朴初文集 纪念赵朴初同志诞辰100周年  

2013-05-08 19:22:48|  分类: 法宝结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朴初文集 纪念赵朴初同志诞辰100周年 - 明藏菩萨 - 上塔山房de博客
 
内容简介

        为纪念赵朴初同志诞辰100周年,由中央统战部、全国政协民宗委、国

家宗教局、民进中央和中国佛教协会编辑的《赵朴初文集》已由华文出版社

出版发行。

        赵朴初曾任全国政协副主席、民进中央名誉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

是中国共产党的亲密朋友、著名的社会活动家、杰出的爱国宗教领袖,也是

享誉海内外的著名作家、诗人和书法大师。《赵朴初文集》比较全面地收集

了赵朴初一生的重要著述,反映了他在各个时期的主要活动,体现了他一生

中的主要思想,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对于今天做好统一战线工作、民主

党派工作和宗教工作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本书目录

 

上卷

流浪儿童教养问题

(一九四二年十二月)

全国佛教徒一致起来,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而奋斗

(一九五○年十二月)

佛教徒应积极行动起来,学习并执行亚洲及太平洋区域和平会议的各项决议

(一九五二年十月十九日)

中国佛教协会发起书

(一九五二年十一月)

关于中国佛教协会发起经过和筹备工作的报告

(一九五三年五月三十日)

在全国政协宗教事务组举行的中国佛教协会成立会议全体代表座谈会上的讲话

(一九五三年六月三日)

从朝鲜停战谈判谈到宗教徒当前的任务

(一九五三年六月十四日)

佛教徒必须重视学习,努力学习

(一九五三年八月)

上海市佛教界人士的学习情况

(一九五三年十月二十七日)

坚决拥护总路线,认真学习总路线,为贯彻总路线而奋斗

(一九五三年十二月)

迎接一九五四年

(一九五四年一月)

从宗教信仰自由来看我国的《宪法》

(一九五四年七月)

欢迎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一九五四年八月二十日)

拥护周总理兼外长的外交报告

(一九五四年八月二十三日)

如何能使佛日增辉法轮常转

(一九五五年一月)

珍贵的友情,善良的愿望

(一九五五年六月)

欢迎中国佛教访缅代表团的归来

(一九五五年六月)

佛教徒应该尽一切力量保卫人民的利益

(一九五五年七月)

全国佛教徒应为实现五年计划而奋斗

(一九五五年七月)

要求将在日本的玄奘法师顶骨设法送还我国

(一九五五年十一月五日)

日本和平运动和日本佛教徒

(一九五五年十一月十日)

深厚的友谊,历史的愿望

(一九五五年十一月十日)

坚决抗议全日本佛教会把玄奘法师顶骨一部分送往台湾的无理决定

(一九五五年十一月十九日)

再度表示坚决反对将玄奘法师顶骨送往台湾

(一九五五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佛教在中国

(一九五六年一月)

英译《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序

(一九五六年一月)

纪念玄奘法师,学习玄奘法师

(一九五六年三月)

我们要不愧于先人,不负于时代

(一九五六年四月十日)

关于中国佛教协会一九五五年工作情况和一九五六年工作安排的说明报告

(一九五六年四月)

为佛陀涅?二千五百年纪念向各国佛教徒广播致词

(一九五六年五月)

欢迎国际佛教僧侣代表团

(一九五六年九月九日)

中国的佛教

(一九五六年十月)

和平教义下的团结

(一九五六年十二月三十日)

印度的影子戏

(一九五六年十二月)

缅甸的胜会

(一九五六年)

止恶行善,离苦得乐

(一九五七年三月九日)

中国佛教协会第一届理事会工作报告

(一九五七年三月二十六日)

为锡兰那拉维拉佛学研究院揭幕致词

(一九五七年五月十日)

锡兰半月

(一九五七年八月)

中国佛教协会、日本佛教访华亲善使节团关于

禁止原子弹、氢弹和裁军的共同声明

(一九五七年十月三日)

谈谦虚诚恳

(一九五七年)

佛教徒应该坚决走社会主义道路

(一○九五八年二月二十七日)

欢迎柬埔寨佛教代表团来华访问

(一九五八年六月二十九日)

佛教徒应该如何对待文字改革

(一九五八年六月)

在欢迎出席斯德哥尔摩大会缅甸代表团宴会上的致词

(一九五八年八月二日)

《五台山佛教画集》序

(一九五九年八月五日)

重建佛牙舍利塔记

(一九六○年五月三日)

地藏寺的变迁

(一九九四年三月二十一日)

在首都佛教界恭送佛牙巡礼缅甸法会上的讲话

(一九九四年四月二十日)

发扬优良传统,加强交流合作,促进世界和平

(一九九四年七月二日)

在宗教界迎国庆座谈会上的讲话

(一九九四年九月十九日)

在中国佛协会长碰头会上的讲话

(一九九四年十月九日)

宗教界应当积极开展爱国主义教育

(一九九四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在首都佛教界恭送佛指舍利赴泰巡礼法会上的致词

(一九九四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居安思危,切实加强精神文明建设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六日)

在中国佛教协会六届一次常务理事扩大会议上的讲话

(一九九五年二月二十三日)

在省级佛教协会工作座谈会闭幕会上的讲话

(一九九五年二月二十八日)

关于宗教工作的几点认识和意见

(一九九五年三月八日)

“金瓶掣签”认定灵童是班禅遗愿

(一九九五年五月十八日)

在中国韩国日本佛教友好交流会议预备会议上的讲话

(一九九五年五月二十一日)

中韩日佛教友好交流会议开幕词

(一九九五年五月二十二日)

在中韩日三国佛教代表祈祷世界和平法会上的讲话

(一九九五年五月二十三日)

中韩日佛教友好交流会议闭幕词

(一九九五年五月二十三日)

在《中国宗教》杂志创刊新闻发布会上的讲话

(一九九五年七月十九日)

中国宗教界和平文告

(一九九五年八月十四日)

在首都佛教界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五十周年祈祷和平法会上的讲话

(一九九五年八月十五日)

在祝贺雷洁琼九十华诞时的讲话

(一九九五年九月十二日)

在忆念日本佛教先德法会上的讲话

(一九九五年十月十六日)

二十一世纪中日佛教友好交流展望

(一九九五年十月十七日)

在欢迎日宗恳友好访华团宴会上的讲话

(一九九五年十月)

弘扬爱国爱教传统,加速班禅转世灵童认定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十四日)

祝贺十一世班禅认定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在民进中央参议委员会常委座谈会上的即席讲话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十三日)

巩固和发展中韩日三国佛教“黄金纽带”关系

(一九九六年九月八日)

重振和发扬以佛教信仰体系为核心的佛教文明

(一九九六年九月十日)

致中韩日佛教友好交流会议汉城大会的贺电

(一九九六年九月十日)

中国佛学院四十年

(一九九六年十月二十一日)

关于“法轮功”问题几封信件

(一九九六十一月至十二月)

在中共中央迎新春座谈会上的发言

(一九九七年一月三十日)

就达赖访台问题发表谈话

(一九九七年三月三日)

关于切实贯彻党对宗教问题的基本观点和基本政策的几点意见

(一九九七年三月四日)

做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工作的几点意见

(一九九七年三月五日)

在中国佛教协会六届三次常务理事扩大会议上的讲话

(一九九七年三月十四日)

在中国佛协办公会议上的讲话

(一九九七年四月二十九日)

在中国佛学院第五届研究生和九三级本科生毕业典礼上的讲话

(一九九七年六月十一日)

紫荆花长伴五星旗

(一九九七年六月二十三日)

应一位美国华侨记者采访谈香港回归

(一九九七年六月二十四日)

《隆莲诗词选》序言

(一九九七年六月)

《宗教政策法律知识答问》序言

(一九九七年八月十八日)

给中韩日佛教友好交流会议日本大会的贺信

(一九九七年十月十八日)

弘扬先辈优良传统,发展“黄金纽带”关系

(一九九七年十月二十七日)

五方五佛,具足协和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十五日)

一年更始,和以致祥

(一九九八年一月二十日)

在中国佛教协会会长扩大会议上的讲话

(一九九八年三月二十七日)

在授予水谷幸正先生荣誉称号仪式上的致词

(一九九八年三月三十日)

正确认识和处理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宗教问题

(一九九八年三月)

《佛教常识答问》(英文版)序言

(一九九八年六月)

在中国佛学院教学楼竣工暨九四级学僧毕业典礼上的讲话

(一九九八年七月二十三日)

在欢迎台湾玄奘三藏法师舍利奉迎团宴会上的讲话

(一九九八年九月二十六日)

在中国佛教二千年纪念大会上的讲话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在《丁光训文集》出版座谈会上的讲话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在纪念十世班禅大师圆寂十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

(一九九九年一月二十八日)

在中共中央召开的宗教界迎新春座谈会上的发言

(一九九九年二月十日)

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始终是我国宗教的主流

(一九九九年三月四日)

在香港佛教界庆祝佛诞迎请佛牙舍利瞻礼大会上的致词

(一几九九年五月二十二日)

在新华社香港分社宴请香港六大宗教团体负责人晚会上的致词

(一九九九年五月二十三日)

关于“法轮功”问题的谈话

(一九九九年八月一日)

在房山石经回藏庆典上的书面致词

(一九九九年九月九日)

(一九六○年六月)

中国和锡兰佛教徒深厚的友谊

(一九六○年十月五日)

中缅友好关系的新高峰

(一九六○年十二月)

十六罗汉与十八罗汉

(一九六○年十二月)

在世界宗教徒和平会议大会上的发言

(一九六一年七月二十五日)

《滴水集》序

(一九六一年九月)

东行访问散记

(一九六一年十月)

中国佛教协会第二届理事会工作报告

(一九六二年二月十三日)

纪念鉴真大师,展望中日人民友谊的光明前途

(一九六三年六月)

中日人民友好的丰碑

(一九六三年六月)

关于亚洲十一个国家和地区佛教徒会议缘起的报告!

(一九六三年十月十七日)

唐鉴真大和尚纪念碑

(一九六三年十月)

古代中日文化和友谊的伟大传播者鉴真大师

(一九六三年)

继承玄奘精神,担负时代使命

(一九六四年三月十八日)

在慈觉大师圆寂一千一百周年纪念法会上的讲话

(一九六四年四月七日)

在玄奘法师逝世一千三百周年纪念大会上的讲话

(一九六四年六月二十七日)

题玄奘法师造释迦佛像石座刻文拓本并序

(一九六四年六月)

坚持真理,保卫和平

(一九六四年七月二十七日)

在世界佛教徒联谊会上的声明

(一九六四年十一月十七日)

关于对外活动中有关佛教方面的几个问题和意见

(一九七二年九月十二日)

《片石集》前言

(一九七七年九月)

关于当前佛教情况和对外关系问题的看法

(一九七七年十一月)

英译《李白诗选》序

(一九七九年七月)

关于出席第三届世界宗教和平会议情况的报告

(一九七九年十月六日)

《中国佛教》前言

(一九七九年十二月十五日)

天童寺日本道元禅师得法灵迹碑揭幕法会揭幕词

(一九八○年十一月十七日)

中国佛教协会第三届理事会工作报告

(一九八○年十二月十六日)

中国佛协第四次全国代表会议开得很成功

(一九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法尊法师悼词

(一九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对宗教方面的一些理论和实践问题的认识与体会

(一九八一年一月)

《法音》发刊词

(一九八一年一月)

关于福建省佛教情况的谈话

(一九八一年三月十六日)

关于筹办甘肃、青海、西藏佛学院的建议

(一九八一年五月二十八日)

金陵刻经处重印经书因缘略记

(一九八一年六月六日)

当前佛教方面面临的问题和有关工作建议

(一九八一年九月)

亚洲宗教徒团结起来,为世界和平作出积极

的贡献

(一九八一年十一月)

发扬佛教优良传统,为祖国社会主义事业而献身

(一九八一年十二月三日)

《解深密经?圆测疏》后六卷还译序

(一九八一年)

热烈拥护叶剑英委员长的谈话

(一九八一年)

在接受日本佛教传道协会授予传道功劳奖仪式上的讲话

(一九八二年三月十六日)

在接受日本佛教大学赠予名誉博士称号仪式上的讲话

(一九八二年三月十八日)

关于中国佛教协会一年多来的工作情况和今年年内的工作安排的报告

(一九八二年五月十四日)

中日天台宗祖师显彰碑碑文

(一九八二年十月)

中国佛教协会栖霞寺僧伽培训班开学致词

(一九八二年十一月十五日)

热烈拥护新《宪法》

(一九八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切实保障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

(一九八二年)

在日中友好佛教协会名誉会长大西良庆长老追悼法会上的讲话

(一九八三年三月十一日)

在欢迎菅原钧先生宴会上的讲话

(一九八三年四月二日)

在欢迎日本净土真宗大谷派代表大谷演慧一行

和枣寺访华团宴会上的讲话

(一九八三年七月二十五日)

学习《邓小平文选》是一项长期的任务

(一九八三年十月二十九日)

中国佛教协会三十年

(一九八三年十二月五日)

在庆祝中国佛教协会成立三十周年茶话会上的讲话

(一九八三年十二月七日)

佛教常识答问

(一九八三年)

从“观音赴日”到“鉴真回国”

(一九八四年一月)

落实宗教政策还须花大力气

(一九八四年五月二十六日)

《唐代青龙寺??空海之足迹》序言

(一九八四年五月)

在日本天台宗座主山田惠谛长老寿宴上的祝词

(一九八四年七月九日)

在日本空海大师圆寂一千一百五十周年纪念会上

的讲话

(一九八四年八月五日)

在欢迎新加坡佛教朝山观光团宴会上的讲话

(一九八四年八月三十一日)

佛教和中国文化

(一九八四年八月)

学问无止境

(一九八四年九月)

共同促进宗教政策和文物保护政策的贯彻和执行

(一九八四年十一月六日)

 

下卷

佛教与和平

(一九八五年四月九日)

民进要为四化建设奉献智慧和力量

(一九八五年五月五日)

关于日本之行的报告

(一九八五年五月二十五日)

在中国人民争取和平与裁军协会成立大会上的讲话

(一九八五年六月一日)

《书画功德集》序

(一九八五年八月一日)

炸弹震惊大世界,难民夜闯上海滩

(一九八五年八月二日)

团结奋斗展鸿图,同心同德谱新篇

(一九八五年十一月十五日)

关于佛教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关系

(一九八六年三月三十一日)

宗教?社会主义?和平

(一九八六年四月十一日)

在落实宗教政策工作中,有关部门要摆正关系,协调一致

(一九八六年四月)

在“世宗和”国际理事会议开幕式上的欢迎词

(一九八六年六月二十五日)

通过工作和祈祷争取世界和平

(一九八六年六月二十五日)

“世宗和”国际理事会议闭幕词

(一九八六年六月三十日)

年轻僧人要善于工作、善于学习

(一九八六年七月十二日)

要重视佛教教育工作

(一九八六年八月六日)

关于加强全国汉语系佛教院校工作的几个问题

(一九八六年八月十一日)

在中国佛学院成立三十周年庆祝大会上的讲话

(一九八六年九月十三日)

要研究佛教对中国文化的影响

(一九八六年)

佛教与中国文化的关系

(一九八六年)

要旗帜鲜明地坚持四项基本原则

(一九八七年一月七日)

团结起来,发扬佛教优良传统,为庄严国土

利乐有情作贡献

(一九八七年二月二十三日)

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走社会主义道路

(一九八七年四月八日)

金陵刻经处成立一百二十周年纪念祝词

(一九八七年五月五日)

中国佛教的过去和现在

(一九八七年五月九日)

切实加强自身建设,努力开拓民进工作新局面

(一九八七年六月五日)

在民进中央参议委员会第一次全体委员会议上的讲话

(一九八七年六月十一日)

抗战初期的上海难民工作

(一九八七年七月)

世界和平与宗教合作

(一九八七年八月四日)

祝愿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教务昌隆

(一九八七年九月一日)

在正果法师示寂回向法会上的致词

(一九八七年十二月二日)

要切实做好寺庙管理工作

(一九八七年十二月十二日)

诗歌及其与佛教关系漫谈

(一九八七年)

当前宗教工作三件大事

(~九八八年四月四日)

重印清龙藏序

(~九八八年五月二十三日)

宗教政策在佛教名山大寺要认真落实

(一九八八年八月三日)

坚定深化改革信念,协助中共和政府做好工作

(一九八八年八月三日)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

(一九八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此众无枝叶,唯有诸贞实

(一九八八年十一月)

宗教学的研究应当受到全社会的重视

(一九八八年十二月十六日)

各国宗教徒团结起来,为维护世界和平而努力

(一九八九年一月二十二日)

电唁班禅大师逝世

(一九八九年一月三十一日)

日坠中天

(一九八九年二月三日)

完善和发展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

和政治协商制度

(一九八九年三月十一日)

在第十世班禅大师示寂七七祭悼圆满日法会上的悼词

(一九八九年三月十九日)

关于进一步落实宗教政策的有关问题

(一九八九年三月二十五日)

关于上海的佛教工作

(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日)

要把居士团体的自身建设加强起来

(一九八九年六月二十日)

在奉迎泰国佛像法会上的讲话

(一九八九年七月八日)

关于当前中国佛协的几项工作

(一九八九年八月五日)

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

(一九八九年八月十九日)

得失塞翁马,襟怀孺子牛

(一九八九年八月十九日)

在陈撄宁先生纪念会上的讲话

(一九八九年九月五日)

在吴耀宗先生逝世十周年纪念会上的讲话

(一九八九年九月七日)

中国佛协要加强理论研究工作

(一九八九年九月十八日)

《玄奘法师译撰全集》首册再版前言

(一九八九年十月一日)

在天坛大佛圆顶洒净仪式后的讲话

(一九八九年十月十三日)

关于香港天坛大佛和普陀山问题的谈话

(一九八九年十一月一日)

接受日本《读卖新闻》社记者小林敬和采访时的谈话

(一九八九年十一月十日)

我国佛教徒学习的光辉典范

(一九九○年二月三日)

宗教界人士要积极发挥参政议政的作用

(一九九○年二月十二日)

在民进八届中常会第五次会议结束时的讲话

(一九九○年三月十六日)

但畏密云遮望眼应知身在最高层

(一九九○年三月十六日)

宗教界可以为维护社会稳定作贡献

(一九九○年三月二十七日)

中国佛协要重视藏传佛教工作

(一九九○年三月三十日)

关于藏传佛教工作的几个问题

(一九九○年三月三十一日)

祝贺中国道教学院成立

(一九九○年五月五日)

对当代佛教使命的一点看法

(一九九○年五月二十三日)

佛教要为中日友好事业作贡献

(一九九○年五月二十三日)

谈中日友好和扩大爱国统一战线

(一九九○年七月四日)

关于当前宗教工作的形势、方针和任务

(一九九O年九月七日)

发扬地藏菩萨精神,建设好九华山

(一九九○年九月十八日)

关于宗教工作及佛教界为国家和社会的稳定做贡献问题

(一九九○年十月十八日)

在福建视察工作时的讲话

(一九九○年十月)

在中国天主教爱国运动四十周年纪念会上

的讲话

(一九九○年十一月三十日)

民进八届三中全会开幕词

(一九九○年十二月五日)

要重视云南上座部佛教工作

(一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与云南民进同志一席谈

(一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关于政协宗教委员会的工作

(一九九一年二月十一日)

弘扬佛法,利乐有情

(一九九一年三月二十八日)

关于中国佛协一九九一年的工作

(一九九一年四月五日)

在对外友协追授井上靖为“人民友好使者”茶话会上的讲话

(一九九一年四月二十九日)

内地和香港佛教界要更加紧密地携起手来

(一九九一年六月十三日)

“山西佛教彩塑摄影展”开幕词

(一九九一年六月十五日)

巩固和发展中国共产党同宗教界的爱国统一战线

(一九九一年六月二十四日)

发扬中华禅风,促进两岸交流

(一九九一年七月十七日)

在全国政协宗教委员会报告会上的讲话

(一九九一年十月二十六日)

《俗语佛源》前言

(一九九一年十月)

就《中国的人权状况》白皮书发表谈话

(一九九一年十一月八日)

把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和反和平演变相结合努力做好民进工作

(一九九一年十二月十七日)

老有所学,老有所为

(一九九一年十二月二十日)

《佛教嘉言书法集》序

(一九九一年十二月)

佛教工作最重要最紧迫的事情是培养人才

(一九九二年一月七日)

开创佛教教育事业的新局面

(一九九二年一月十二日)

关于中国佛协一九九一年工作报告和一九九二年工作的主要任务

(一九九二年三月二十九日)

关于当前佛教界的形势和纪念中国佛协成立四十周年问题

(一九九二年三月三十日)

在净严法师追悼法会上的讲话

(一九九二年四月八日)

河南佛教界要发扬优良传统,努力加强自身建设

(一九九二年四月九日)

少林寺一席谈

(一九九二年四月十日)

白马寺一席谈

(一九九二年四月十二日)

关于宗教工作的若干问题

(一九九二年四月十四日)

关于河南省宗教工作的几个问题

(一九九二年四月十七日)

在庆祝日中友好宗教者恳话会成立二十五周年纪念集会上的讲话

(一九九二年五月)

在深圳弘法寺佛像开光暨本焕大和尚升座典礼上的讲话

(一九九二年六月十八日)

优秀传统文化是精神财富

(一九九二年九月二十四日)

在中日两相国寺缔结友好寺院签约仪式上的讲话

(一九九二年十一月五日)

在开封大相国寺佛像开光、迎请藏经、方丈升座典礼上的讲话

(一九九二年十一月六日)

在庆祝大相国寺盛典圆满宴会上的讲话

(一九九二年十一月六日)

在中国佛教协会会长扩大会议上的讲话

(一九九二年十一月十二日)

中国民主促进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词

(一九九二年十二月十一日)

反求诸己,做好工作

(一九九二年十二月十八日)

一衣带水,心心相印

(一九九二年)

《中国历代僧诗集》序言

(一九九三年一月六日)

在全国性宗教团体领导人迎春座谈会上的发言

(一九九三年一月十九日)

在山田惠谛长老期颐寿宴上的讲话

(一九九三年五月二十一日)

在会见泰国僧王时的讲话

(一九九三年六月二十一日)

河北禅学研究所成立暨首届生活禅夏令营贺词

(一九九三年七月二十日)

在中国佛学院九三级学僧开学典礼上的讲话

(一九九三年九月十一日)

在日中佛教友好交流纪念大会上的讲话

(一九九三年九月二十八日)

中国佛教协会四十年

(一九九三年十月十五日)

在中国藏语系佛教研讨会上的讲话

(一九九三年十月二十三日)

学习贯彻《决定》精神,做好宗教工作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二十日)

与老同志的一席谈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二十日)

在香港天坛大佛开幕剪彩仪式上的致词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在“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研讨会上

的发言

(一九九四年一月二十日)

在班禅大师示寂五周年回向法会上的讲话

(一九九四年一月二十八日)

在日本天台宗山田惠谛长老示寂回向法会上的致词

(一九九四年二月二十五日)

在贯彻实施两个宗教行政法规座谈会上的讲话

(一九九四年三月四日)

在中国佛教协会会长扩大会议上的讲话


精彩书摘

 

一、儿童的厄运

       谁也会说这句话:“现在中国的儿童,是未来中国的主人翁。”可是谁

也不能否认,“未来中国的主人翁”里面,目前有千千万万,正在遭受着极

可怕的厄运。富贵人家的儿童,除了丰衣足食之外,其他环境上的给予,是

不是丰足的呢?中等人家的儿童,除了温饱之外,其他教养上的享受,是不

是不贫乏的呢?这些,已经有不少有见识的人士,与热心教育的专家,在各

处呼号与慨叹了;因为不在同仁工作范围之内,且置之不谈。又有许许多多

被遗弃的婴孩,以及许许多多在父母怀抱中,一同倒在街道中辗转就毙的儿

童,自去冬至今,仅在上海一隅,已达数万人之多,真是见者酸心,闻之陨

涕。这固然是一个极严重的问题,但也因为不在同仁工作直接所及的范围之

内,所以也不多谈。现在我们要提请大家注意的,就是一般年龄较大,没有

家庭或脱离家庭的流浪儿童。这些儿童,在数量上非常之多,而且正在日日

增加起来;他们现在所受的厄运,不仅影响于自身,不仅影响于一时,而是

会给予将来社会以莫大之损害的。因此,为他们自身,为全体社会,我们请

求社会人士,对于他们的问题,予以严重之注意。

 

二、流浪儿童的来源与其成长

       “流浪儿童”并不是一个怎样新奇的名词,多少年前,我们常常看到马

路上一群群拾垃圾的孩子,谁也不注意。近年来,随着世事的变迁,街头巷

尾,不知增加了多少流浪儿,从六七岁起一直到十七八岁止,或是单独地,

或是受人指使地过着求乞生活,或是成群结党地,做许多偷窃欺诈的勾当,

从大饼油条起,到女人手上的皮夹,男人头上的帽子,以及轮船码头上乡下

人的包裹衣箱,都是他们的目标,便是探警们也奈何他们不得。

       这些无已的流浪儿童的来源是怎样的呢?概括地说,约分下述五种

:第一,因逃难而与家属分散的;第二,商店学徒因受不了苦而逃出,又不

敢回家的;第三,幼失怙恃,无人抚养的;第四,因尊长督责过严,甚至虐

待而逃出家庭的;第五,父母有不良嗜好,不能照顾子女,任其流浪街头,

甚至或有教子女做坏事(如偷窃之类),以致日趋下流的。

       上述各种不同来源的孩子们,一天开始流浪以后,大都会得到同一的遭

遇。就是会有那些老资格的扒手们,勾引他们入伙,做偷窃或行乞的搭档(

行乞的往往兼作扒手),教会他们许多技巧,会使“钱从别人的袋里,到自

己的袋里来”。“钱怎样从别人的袋里到自己的袋里来”,这是他们勾引孩

子时常用的j句话,多么会引动孩子的好奇心啊!孩子们起初是跟着看看,很

快的便会自己动手;日子多了,正式踏进“门槛”,拜“爷叔”(入帮投师)

,甚至有的孩子,自己也收了徒弟。他们“做生意”有一定的地段,做到一

个地段的“爷叔”,自己不用动手,而可坐享其成,出了事情吃官司,也轮

不到他们,而孩子们则偶一不慎被探警捉住了,轻的坐牢一两个月,重的五

六个月至一年不等。

        他们的生活问题,并不能够因坐牢而得到解决。因此许多童犯,一出牢

监,依旧去过他们的流浪生活。那些拜过“爷叔”的,在期满的那天,早有

人在牢监左右附近等候着,欢迎他们重做伙伴。据说,假如他们要“洗手”

不干的话,必须请一桌酒,大家“叫开”了,然后可以各走各的路。但孩子

们哪里会有钱请酒呢?而况老朋友们绝不肯放松的,因之出牢之后,多半重

走上犯罪的路。久而久之,他们便视坐牢为家常便饭,多坐一次牢,资格便

老一次,经验也更加丰富了。仗着一手好本领和一套避免探警耳目的技术,

敢作敢为,渐由小偷而成大盗,不少杀人越货的盗匪,便是由偷窃的童犯出

身的。

 

三、社会的损失

       照上面所述的情形,流浪儿童对社会造成的损失,不用说是非常巨大的

。单就目前上海而论,一年之中,被盗窃的物件和金钱的总数是多少?被有

意或无意地破坏的物件总数是多少(精神损失无从计算)?市政当局特别用在

关于童犯的费用是多少?救济机关收养流浪儿童每年经费是多少?我们虽没

有数字的统计,但推想起来,总在数百万元乃至千万元上下,这还不过是有

形的损失。

       至于这班儿童整年累月地流浪在街头,习染日深,不图上进,渐渐地完

全失掉了自尊心与羞耻心,丧失了人格。所谓“未来国家的主人翁”也者,

竟是这样的下流,尤其可怕的,是他们还不甘独居下流,一定要勾引其他的

儿童一同走向下流的路,多一个儿童受了勾引,社会便多了一个害虫,国家

便少了一分元气。这种无形的损失,又是谁能够计算的呢?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