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塔山房de博客

南池涌珠映宝塔,弘法东林传法印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本着明白生活,明了人生,明悟生命的宗旨,努力将佛教的理念落实于现实生活,努力开拓佛法关怀社会,社会认同佛法的平台。 在这里您可以探讨,思考。以相守的文字帮您认识佛,实践法,把握佛的本质,法的精神。 同时欢迎您订阅并推荐给您的朋友们分享,使更多的人了解佛教,实践佛法,体味佛学。让生活多一点清凉,多一点智慧。

网易考拉推荐

英国佛教百年简史  

2013-05-04 19:34:14|  分类: 觉海泛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纪念佛教传入英国100周年,英国佛教界于2008年9月28日在伦敦西北部Brent 市政厅盛大举行庆祝活动。

        英国佛教界长老:The Most Venerable Udugama Sri Buddharakkitha 上座长老、Dr Mahinda Deegalle、牛津大学佛教研究中心主任Prof. Richard F. Gombrich和美国西来大学教授兼世界佛教徒协会副主席Prof Ananda. W. P. Guruge、觉如法师,应邀出席并致辞。200多位法师和600多位信众参与盛会。

        英国女王、斯里兰卡上座长老、斯里兰卡总统、英国王储查尔斯王子、国会上议院、下议院、一行禅师、阿姜苏美脱、英国坎特伯利大主教、伦敦市市长、觉如法师和世界各地重要佛教组织皆应邀为纪念特刊写贺辞。

        此庆祝活动由“世界佛教基金会”(World Buddhist Foundation)、“斯里萨达提沙国际佛教中心”(Sri Saddhatissa International Centre)和“斯里兰卡教育文化福利基金会”(The Sri Lanka Educational, Cultural and Welfare Foundation)共同举办。最主要是纪念英国佛教先驱-阿难达美提亚比丘(Bhikkhu Anada Metteyya)将佛教制度正式带入英国百年纪念。活动内容有,阿难达美提亚比丘生平展、阿难达美提亚比丘对英国佛教之贡献主题讨论。

       此次百年纪念活动,除了纪念前人为佛法的弘传所做的贡献外,并对佛陀思想融入英国社会各个阶层的成果表示庆祝。

 

       早期的英国佛教团体主要侧重于佛教学术的研究,近二三十年来的佛教组织则开始注重于佛教的实践。    
  佛教传入英国的方式,最初是以对巴利文、梵文佛教原典的发掘、整理、注释和翻译工作为主,涌现了一批著名的巴利文学者和梵文学者,建立了一些佛学研究组织。1881年戴维兹(T.W.Rhys Davids)在伦敦成立的巴利圣典协会(Pali Text Society),是当时最早的佛教组织。该会主要从事巴利文佛教经典和书刊的刊行工作,经过三十年的不懈努力,完成了巴利文三藏的注释工作。戴维兹和助手威廉先生(Dr.William Stede)共同完成的《巴英辞典》(Pali—English Dictionary)至今仍是一部权威性的巴利文工具书。1906年由杰克逊(P.J.Jakson)在伦敦成立的大不列颠爱尔兰佛教会(Buddhist Society of Great Britain and lreland),会员都是研究巴利文和梵文的学者。该会出版佛学书籍,刊行《佛教评论》杂志,设有图书馆、会议厅、佛堂、禅堂等,并在英国其他大城市设有分会,1924年解散。1926年斯里兰卡人达摩波罗(Dhamapa^la)在伦敦创立摩诃菩提会伦敦分会(Maha Bodhi Society London Branch),旨在复兴印度佛教。达摩波罗长老是斯里兰卡佛教中兴的推动者,他曾向我国金陵刻经处创始人杨仁山居士建议派遣僧人出国学习梵文和巴利文。1927年太虚大师环游世界弘法,抵达伦敦时就曾受到摩诃菩提会伦敦分会的热烈欢迎。该会后因达摩波罗长老回斯里兰卡,更名佛教精舍(The Bddhist Lodge)。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由于战争的影响,佛教在英国基本处于停滞状态。近几十年来,英国的佛教渐有中兴之势,出现了不少新的佛教组织和寺院。目前英国佛教组织中,历史最悠久的当推伦敦佛教会(The Buddhist Society,London)。该会于1924年由克里斯马斯(Christmas Humphreys)发起,以佛教精舍为会址。该会有《佛教会报》,后改为《英国佛教》,最后改为现在流通的《中道》(The middle way)。伦敦佛教会是英国佛教中心组织,《中道》季刊是该会的主要刊物。这本杂志刊登著名佛教学者有关教理、实践和历史方面的文章,并报道该会的有关活动、英国和世界佛教的动态等。伦敦佛教会本部设有图书馆、书库、禅堂、办公室、会议室等,除假日外,每星期三和星期六下午对外开放。佛教会还定期举办演讲会,请著名学者演讲;每周末晚有大乘佛教、西藏佛教、禅学、佛学基础和坐禅等课程;此外尚有特别课程、全日研讨会等活动。该会图书馆目前拥有佛教图书五千册。    
  英国第一位比丘是阿难陀弥勒(Ananda Mettayya),他原为化学家,在缅甸出家受戒。1808年他回到英国,计划成立教团,宣扬佛法,可惜没有成功。1984年斯里兰卡佛教徒在伦敦创立伦敦佛教精舍(London Buddhist Vihara),成为欧洲第一所上座部佛寺。    
  西方佛教会之友(The Friends of Western Buddhist Order)是一个旨在创造适合现代西方人修习佛法环境的组织。1964年由英国人桑哈拉西塔(Maha Sthavira Sangharashita)创立。桑哈拉西塔1950年曾在印度学上座部佛教,在贝那勒斯(Benares)大学从杰格迪什(Ven.Jagdish Kashyap)法师学巴利语、阿毗达摩和因明,之后他住在噶伦堡,写了《佛教概论》(A Survey of Buddhism)、编辑佛教杂志《摩诃菩提》(The Maha Bodhi Journal),并结识了不少西藏喇嘛。他曾学习西藏佛教并受了大乘菩萨戒。1964年他被邀请至英国,创立了西方佛教会之友,这是一个带有西方特征的佛教徒组织,在英国七个城市中设有活动中心,并在世界其他地区如芬兰、瑞典、德国、荷兰、新西兰、澳大利亚、印度等设有支部。该组织采取会员制,由会员或其他佛教信徒提供资金,并设立各种基金会,为援助难民、兴建学校等募集资金。西方佛教会之友的主要活动还包括发起素食运动,出版《新闻通讯》及定期为初信佛法的人举办各种讲座等。    
  迦举·桑耶寺(Kagyu Samye Ling)西藏佛教中心成立于1967年,位于南苏格兰的一个不受污染的山地,是西方世界的第一个西藏佛教中心。它的宗旨是为佛教徒或非佛教徒提供修学或静坐的有利条件,创造一个安谧的静思世界,使所有在那里经过修身养性的人都能求得心灵深处的解脱。迦举?桑耶寺完全模仿西藏寺院的建筑样式,以便为人们提供体验西藏文化的场所。    
  阿玛拉瓦蒂(Amaravati)森林寺院的创立者是美国僧人苏曼陀(Sumedho)。苏曼陀曾在泰国各种森林寺院中生活过十年。1977年他随同其师泰国僧人阿恰尔?查(AchaarCha)应英国僧伽联合会(English Sangha Trust)之邀来到英国。英国僧伽联合会成立于1956年,旨在英国建立佛教教团。1978年起苏曼陀法师便在其他西方比丘的帮助下,在汉普斯坦每晚教授坐禅。因考虑在人流拥挤的伦敦市中心不宜设立寺庙,1984年苏曼陀在西萨塞克斯(West Sussex)的汉默森林(Hammer Wood)建立了这所森林寺院。Amara~vati汉译“佛槃势罗”,意为“永生的国土”,这是一座培训上座部佛教比丘和比丘尼的道场,目前约有比丘和比丘尼60多名。比丘们按森林僧的生活样式过苦行生活,依上座部戒规,过午不食、独身、不拥有钱财或接受钱财,靠托钵施舍生活。    
  英国佛教除了传承上座部佛教和西藏佛教之外,随着日本各宗派海外布教活动的开展,还陆续设立了一些日本曹洞宗、净土宗、真言宗等布教组织或寺院。例如设在伯明翰的曹洞禅教团(Soto Zen Meditation Group)、伦敦的英国真言宗佛教协会(The British Shingon Buddhist Association)及凯特林的英国净土宗基金会(Jodo Shu Foundation of Great Britain)等。据初步统计,目前英国共有各种佛教组织107个,遍布于英伦三岛各地。近二、三十年来,英国掀起了一个新的佛教运动。    
                 注:本文写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 

         20世纪初,英国始有佛教徒,第一个比丘是贝纳特(法名阿难陀弥勒)。他于1898年去锡兰(今斯里兰卡)、缅甸研究佛法,在缅成立了国际佛教会,1908年率布道团去英国传教,但遭到了失败。1906年,杰克逊、埃仑等人,在伦敦首先组织了英国佛教协会,公推李斯.戴维斯为会长。两年后,改名为大不列颠和爱尔兰佛教会,并在利物浦、伯明罕、曼彻斯特、牛津、剑桥和布莱登等地建立分会,出版《佛教评论》。参加这个会的主要是一些对佛学有兴趣的知识分子和一部分白人信徒。这个会由于创建人相继逝世,不久即衰落。24年法官洪飞斯,在英国灵智学会中建立佛教中心;出版《英国佛教》;1926年又从灵智学会中分离出来,单独成交了伦敦佛教会,并在丹佛、爱丁堡等地建立分支,把《英国佛教》改名为《中道》。这个会提倡大、小乘并行,参加的人数较多,迄今还有重要的影响。1926年锡兰的达摩波罗去伦敦传授佛法,创立了摩诃菩提会伦敦分会。这个组织主要宣传南传上座部的佛教。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英国佛教一度衰落,战后即又复苏,除原有的大小乘佛教继续发展外,还引入了藏传佛教的很多派别。如空仁波且建立的桑耶林西藏中心,土登益希和索巴仁波且主持的曼殊室利研究所等

  近年来,英国佛教徒人数有较大的增长,1970年联合王国有佛教徒约3万人,1975年骤增至8万多人,1980年又增至12万人以上。1970~1978年每年平均增长率为11.3%,其中藏传佛教信徒约占50%,上座部佛教徒约占25%,大乘禅宗佛教徒约占25%。出现了12个主要佛教中心和45个教团组织。

        The Buddhist And Taoist Association,UK  英国佛道教联合总会成立于1987年,其宗旨为是宣扬佛道教义,劝人为善,发扬良好社会风气。1996年会长黄翰彰。

  
        自一九○六年英人杰克森(R.F. Jackson )在海德公园(Hyde Park)宣扬佛教教义,并自营书店,流通佛教书籍之后,佛教渐为一般民众所知晓。一九○七年,他与多人在伦敦发起成立“不列颠爱尔兰佛教会”( Buddhist Society of GreatBritain and Ireland ),以研究佛学为宗旨,并推举戴维兹教授为首任会长,阿难陀.弥勒长老(Anada Metteyya)为副会长,成员大多为学者及高知识分子。弥勒长老俗名贝尼特( Charles Henry Allan Bennett),生于伦敦,于十八岁时展读阿诺德的《亚洲之光》之后,大为感动,于一八九八年至锡兰学佛,一九○二年在缅甸披剃出家,法名弥勒,一九○三年在仰光召集佛教徒成立“国际佛教会”,在哈拉翁夫人(Mrs. Hla Oung )的资助下,组织弘法团到英国展开弘法工作,使佛教在当时受到瞩目。一九二三年,弥勒长老逝世。“不列颠爱尔兰协会”成立二十年间,重要干部老成凋谢,幸有培因( Francis J. Payne ),继续把会员聚合起来,在艾萨克斯会堂( Essex Hall )主持一系列的佛教讲座。一九二四年,他发起创办“佛教徒联合会”( Buddhist League ), 自任第一任会长,虽然不久也解散了,但他仍以无比的热忱继续演说佛法,度人学佛。
         一九二四年,韩福瑞( Christmas Humphreys )合并灵智学会(TheosophicalSociety)伦敦分会与“不列颠爱尔兰佛教会”,成立“佛教协会”(The BuddhistSociety ),自任会长,出版《中道季刊》,撰文著书,宣说佛法妙谛,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又赴各国访问,得到缅人支持,在伦敦印刷各种刊物,宣扬佛教,并将日本铃木大拙的著作介绍给英国民众。可惜自韩福瑞于一九八三年逝世后,“佛教协会”也随之没落。
  摩诃菩提协会的创办人达摩波罗( Anagarika Dharmapala )志在复兴印度佛教, 有鉴于弘法工作的重要,在一九二八年组织“佛教布教团”( Buddhist Mission),派遣法师轮流驻英弘法。一九五四年,在该会协助下,锡兰佛教徒在伦敦创建“伦敦佛教精舍”( London Buddhist Vihara ),这是南传佛教在欧洲的第一座佛寺。一九二八年秋天,太虚大师环游世界弘法,从法国来到英国,受到摩诃菩提伦敦分会及伦敦佛教会的热烈欢迎。大师希望在欧洲设置“世界佛学院”,伦敦的佛教徒被大师为法忘躯的精神所感召,立即组成“佛教委员会”以为响应,可惜在大师赴往他国弘法之后,委员会的工作就告停止。
          一九六四年,泰僧智成上座( Nansiddhi)与随侍翻译——帝须达多(Tissadatta)比丘,应加拿大籍比丘阿难陀菩提(Anandabodhi )的邀请,在泰英两地信徒的出资供养下,远赴伦敦弘法,受到西方高知识分子的欢迎,泰国皇室认为在英国组织僧团有其必要,所以在一九六六年成立“佛光寺”(Buddhapadipa Manastery )。
  一九六七年, 僧护法师( Ven. Sangharakshita )深感英国佛教若要在西方落实发展,必需在经济上独立自足,并且在戒律上予以改革,因而组织“西方佛教僧团之友”( Friends of the Western Buddhist Order ), 展开他的革新佛教运动,以实践八正道中的“正业”为弘法的经济后盾,在世界各地成立禅坐中心及餐馆、印刷、建筑等各种合作事业。
  六○年代,西藏喇嘛纷纷出走西方,藏传密教因此传入西方,例如:一九六七年,阿贡仁波切(Shetrop Akong Tarap)和创巴仁波切(Chogyamtrungpa )在英国创立的“三耶林西藏佛教坐禅中心”(Kagyu Samye Ling Tibetan Center )及奇美仁波切(Lama Chime Rinpoche)创立的“康藏之家”( Kham Tibetan House)等都是噶举派的寺院;一九七七年,提列因仁波切(Karma Thinley Rinpoche)及其英籍法嗣塔耶(Jampa Thaye)所创的“萨迦派佛法中心”( Thinley Rinchen Ling)是萨迦派的寺院;一九七六年开办的文殊师利佛学院(Manjushri Institute )主要在宣传格鲁派教义;索甲仁波切(Lama Soygal Rinpoche)主持的“莲华生佛法中心”(Dzogchen Orgyen Cho Ling)则是宁玛派的寺院。七○年代,日本佛教传入英国。像“斯卢所洞修道中心”(Throssel Hole Priory)、“英国净土真宗协会”( ShinBuddhist Association of Great Britain)、“英国真言宗佛教协会”(The Britain Shingon Buddhist Association)等分别属于曹洞禅宗、净土真宗及真言宗系统。 

        一九九○年十一月,星云赴欧洲弘法暨成立佛光会,途经英国考察时,赋予当时正在当地深造的依益法师及永有法师两项任务:一、在伦敦成立道场;二、在当地成立佛光会。他们不负众望,于一九九一年九月在伦敦最热闹的牛津街及里仁街侧,觅得一座基督书院( The Institute of Christian Studies, opened by ArthurMichael Ramsay in 1973 )作为寺址,旋即筹组伦敦佛光协会, 并于翌年四月邀请星云前往主持成立大会暨佛学讲座,承蒙当时台北驻英代表莅临参加。道场于六月二十日与屋主签约,经装潢后,在九月二十八日落成,名为伦敦佛光山,一九九三年七月,又应曼彻斯特信众的要求,于该地成立曼城佛光山。一九九四年,雅适士市许琼华女士舍宅为寺,供法师领众薰修。星云于一九九四年八月应邀至英主持佛学讲座,并为曼彻斯特佛光协会、雅适士佛光分会主持成立大会,英国佛光山的道场及佛光会合作无间,经常协力举办各种多元化的弘法活动,例如供僧法会、冬令营、才艺班、中小学教师研习营、各国寺院巡礼、中文班、慰问老人院、捐血救人、家庭普照、信徒联谊会、素食品尝会等,其中一九九四年元月,由中华民国侨务委员会及台北驻英代表处主办,伦敦佛光山协办的第一届伦敦海华文艺季,内容包括书画展、音乐演唱会、国剧、舞蹈等,受到当地社会的重视;同年由伦敦佛光协会暨伦敦佛光山主办的梵之旅——佛教艺术季与中华文化系列慈善义演,有来自十国,三千多人共同参与,台北驻英代表暨伦敦数位国会议员及当地侨领等贵宾均莅临观赏,全部门票收入都捐给英国医疗机构,回响热烈;一九九五年,曼城佛光山暨曼城佛光协会在皮卡迪公园(Piccadily Garden )及唐人街举办的庆祝佛诞园游会, 当地市议员及政府官员均前来游观,并获曼城首报《曼彻斯特晚报》全版报导;同年的僧宝节,伦敦佛光山于汉摩斯密千人大会堂.
  佛学研究 1788年英国皇家亚洲学会成立后,殖民当局鼓励对印度巴利语和梵语的研究。英国传教士克拉夫于1824年发表的《巴利语语法和语言》为其滥觞。随着法国东方学家鲍诺夫与拉森发表了《巴利语论集》(1826年),英国传教士斯宾塞发表了《东方僧门》(1850年)和从僧伽罗文译出《现代佛教手册》(1853年),这些著作引起了西方学者最初对佛教的兴趣。1833年英国驻尼泊尔公使霍格森在尼泊尔收集了大量梵文贝叶经文献,分赠伦敦大学和牛津大学。鲍诺夫根据霍格森提供的资料整理出版了《印度佛教史导论》(1845年),在鲍诺夫门下的马克斯·缪勒受英国皇家学会的委托,编译出版了《东方圣书》49册,其中包括了不少佛教大、小乘的经典。英国佛学家李斯·戴维斯夫妇,在1881年建立了巴利圣典协会,把浩瀚的巴利语三藏和注疏用罗马字刊出,并把其中一部分译成英语,这为欧洲的佛学研究打开了大门。20世纪初,英国探险家斯坦因曾3次到中国新疆和中亚“考察”,掠夺了敦煌千佛洞所藏大批梵文、龟兹文、于阗文、回鹘文和粟特文的佛教经典,这些文献在西方展出后,震动了欧洲的学术界,引起了对佛教考古学、佛教语言学和文献学的兴趣。由于对佛教文学和考古的研究也推动了佛教信仰的宣传。亚诺尔特所写的《亚洲之光》(1879年)和卡洛斯所著的《佛陀的福音》(1897年),用优美通俗易懂的散文和诗歌描绘了佛陀的生平和思想,深受一些群众的欢迎。
 

                                                    英国佛教瑰宝赖斯·戴维兹

        对大部份西方学者而言,佛教只不过是一种研究的学问,但是夙具慧根的赖斯·戴维兹却超越学术价值,将佛法与生活融为一体,正因为如此,他的成就无远弗届,在欧美佛教史中,罕有可匹! 
        他一生不慕功名利禄,慨然以弘法为己任。他的同侪一致称扬他慈悲宽厚,懿行可敬;他的学生则交声赞誉他诲人不倦,乐善好施。他所创立的「巴利圣典协会」,迄今百年,所译出的佛教圣典大多出自他的如椽之笔,直到现在,仍然荣获最高的评价。从他古稀之龄的遗作──《巴英辞典》,我们依稀可以嗅出贤哲不朽的风范。 

                                               ◆独立自主 远赴异邦 
        赖斯·戴维兹于公元一八四三年五月十二日诞生于英国柯查士德(COLCHESTER),他的父亲是公理会牧师,因慈悲耐烦,循循善诱而名闻远播,戴维兹从小就承袭了父亲的性格,所以深受大家喜爱。 
       戴维兹在布来顿大学(BRIGHTON)完成学业以后,待遇优渥的法律官职早已等著他就任,但是他却心有所属,独自远赴德国布勒斯劳大学(UNIVERSITYOFBRESLAU),跟随史坦莱(STENZLER)教授学习梵文。一八六四年,戴维兹以二十二岁之龄获得博士学位以后,他又力排众议,前往偏远的锡兰担任法庭公职,公余之暇,以研究当地语文为乐。由于戴维兹天资聪颖,不久就精通辛哈利及淡米尔两种语言。正当他青年得志,引以为傲时,一桩侵占佛寺的状子递呈当地法院,附上的证据是以巴利文书写的文件,但是庭上竟然无人能懂。这使得戴维兹深感惊讶──原来在锡兰还有他所不知道的语文。他发愿要克服这个困难,因此拜在著名学者乌南斯(YATRAMULLEUNNANSE)法师门下学习巴利文。 

                                               ◆深入经藏 着手译述 
        当时乌南斯法师罹患不治之症,虽然疼痛难耐,却从不自怨自艾,戴维兹在他身上深切感悟到生命的不朽意义及佛法的博大精深。 
        那时锡兰还是英国的殖民地,当地农民的穷苦触发戴维兹的恻隐之心,一八七二年,他上书建议政府应该提供免费放牧草地给家畜使用,无奈却遭到极力反对。他想到在此地悲愿难伸,倒不如将佛陀的济世精神带给国人才是究竟之道。因此,辞去公职,束装返国,以律师为业,公余研习佛法,以文字般若阐扬经义。当时欧洲学术界中,研究巴利文的风气方兴未艾,有关巴利文的著作及字典纷纷出版,促使戴维兹能将巴利文纯熟地运用到佛典翻译上。首先他寄到「皇家亚洲协会」(THEROYALASIATICSOCIETY)发表的几篇文章因为言之有物,广受学界瞩目,鼓舞了他的信心,使他更加不眠不休地钻研教史,甚至忘记自己在锡兰丛林所感染的疟疾尚未痊愈。一八七八年,他完成《佛教》(BUDDHISM)一书,介绍佛陀的一生、佛教教义及三藏内容,由「基督教知识促进会」出版,以其言简义赅深受欢迎,发行至今,已逾二十版。 
        此时,戴维兹已享有盛誉,对于每天不断涌来的问法信件,均耐心回函答辩,不舍一人,这使他有更多机会对广大的笔友解释佛教,自他二利,法喜无穷。 
        一八八○年,他完成《本生谈》(JATAKANIDANAKATHA)的翻译,以《佛陀本生故事集》(BUDDHISTBIRTHSTORIESORJATAKATALES)为名出版,后来又将《本生谈》与《伊索寓言》作历史性的比较与研究,发表演说,引起欧美人士注意到佛教文化的伟大贡献。 
       翌年,海伯特(HIBBERT)信托基金会为他主办六次演讲,在第二讲时,他宣布成立「巴利圣典协会」(PALITEXTSOCIETY),立刻受到各国学界的欢迎护持,当时的著名学者如福斯鲍尔(VIGGOFAUSBALL)、奥登堡(HERMANNOLDENBERG)、史纳特(EMILESENART)、摩利斯(RICHARDMORRIS)等人都是首任的委员,大家一致公推戴维兹为会长。 

                                       ◆身兼数职 自助人助 
       协会成立之后,戴维兹立即着手佛典的译述工作。刚开始时,协会的经济非常拮据,他一人身兼数职,既要埋首翻译,又要管理财务,安排印刷,监督出版,但由于他反应灵敏,条理清晰,很快便使协会的业务步入轨道,井然有序;后来协会的出版物不但得到泰皇(CHULALANKARA)的资助,欧洲学者也竞相争取担任该协会的会员。 
       一八八一至一八八五年,戴维兹与奥登堡合译《律藏》(VINAYATEXTS);一八八四年,他编辑阿那律长者(ANURUDDHATHERA)的《摄名毘达摩义论》(ABHIDHAMMATTHASANGAHA),由巴利圣典协会出版;一八八六年,他与友人卡本特教授(J.E.CARPENTER)合编《长阿含经批注》(SUMANGALAVILASINI)两卷,一八九○至一八九四年间,他独力完成《弥兰陀王所问经》译著,凡此均使得欧美人士对佛教有更深一层的认识。 
       一八八二年,戴维兹受聘为伦敦大学巴利文与佛学教授,一八九○年,又应邀在「皇家亚洲协会」兼任秘书和图书馆馆长,继而又创立「不列颠学院」及「东方及非洲研究院」,发行《印度经典丛书》(INDIANTEXTSSERIES)。因为他领导有方,所以虽然同时兼任数职,但都能游刃有余,所到之处无不充满蓬勃朝气。 

                              ◆菩提眷属 携手弘法 
        一八九四年,戴维兹与学界才女卡洛琳·欧格丝·芙丽(CAROLINEAUGUSTAFOLEY)博士结婚。婚后不久,夫妇二人连袂访美,在康乃尔大学主持一系列的佛学讲座,戴维兹深入浅出的说辞,平易近人的态度,在当时造成轰动,也接引了不少青年学子一窥佛法堂奥。这些讲稿于一八九六年汇集成册,在纽约出版,订名为《佛教的历史与文献》(BUDDHISM,ITSHISTORYANDLITERATURE)。 
       自从在锡兰接触佛法以后,对于圣地种种,戴维兹一直心驰神往,一八九九年,他终于一偿夙愿,前往印度朝圣,次年返国后,便着手将所见所闻笔之成书,名为《佛教之印度》(BUDDHISTINDIA),概述佛教兴起后,印度的社会与政治情况,并且举例说明印度古代史的重要部份全属于佛教时代,由于论证严谨,而且极富开创性,不但广受读者欢迎,更使得欧洲学界为之震惊。 
       他在佛学上伟大的成就深获各界推崇,于一九○四年,曼彻斯特维多利亚大学(VICTORIAUNIVERSITYOFMANCHESTER)聘请他担任「比较宗教学」教授,这是英国大学首次开设「比较宗教学」课程,他不负重望,以其渊深广博的学识及诲人不倦的精神,获得全体师生的爱戴与推崇,直至一九一五年,他在大家依依不舍之下,功成退休。有感于他的卓著贡献,「皇家亚洲协会」特地颁奖表扬。 
        一九一○至一九一二年,戴维兹伉俪合译《长阿含经》(DIGHANIKAYA),以《佛陀的对话》(DIALGUESOFTHEBUDDHA)为名出版,辞语精确优美,直至现在,无出其右者。 

                                         ◆抱病工作 为法忘躯 
        一九一○年,「印度学会」(INDIASOCIETY现名为「皇家印度巴基斯坦学会」ROYALINDIAPAKISTANANDCEYLONSOCIETY)成立,戴维兹又被拥戴为首任会长。由于经常往返于曼彻斯特与各个学会之间巡视会务,旅途劳顿,再加上年迈体衰,渐有力不从心的感觉,所以后来决定离开曼城,卜居萨里郡(CHIPSTEADSURREY)静养。尽管如此,他对弘法事业依旧热心不减,经常拖著羸弱的病体,案牍劳神。 
       有感于前人编著的《巴英辞典》已不敷所需,所以他一直想着手重编,然而苦于事务倥偬,始终未能如愿。一九一五年,他以七十二高龄单独挑下重任,从此镇日钻身纸堆之中,直至深夜,仍挑灯伏案,幸好数年之后,威廉·史特博士(WILLIAMSTEDE)前来担任他的专任助理,为他分忧解劳。 
       由于工作过度劳累,一九二二年,戴维兹死于肺炎,享年七十九岁。 
       戴维兹一生学佛、行佛,正如其宣言:「我已考察世界各大宗教体系,其中佛陀的教义最具完美的内涵,而『八正道』更是我一生奉行不渝的圭臬,我感到十分满足。」戴维兹对于世间的贡献,不仅是度人无数的佛学著作,他那温文敦厚的优雅气质,积极奋发的求法精神,尤其留给后人无限的追思。

 

西方佛教僧团之友(FWBO)

于1967年在伦敦创建,是一个佛教组织。该组织致力于在现代社会条件下弘扬佛法,并发展成为一个多样化的、充满活力的组织。

西方佛教僧团之友由尊贵的僧迦罗什陀(Urgyen Sangharakshita)创建。僧迦罗什陀是英国人,在印度和尼泊尔作为佛教僧人和学者修行了20年后回到西方。在亚洲期间,他曾师从多位上座部佛教、禅宗和金刚乘大师。他对佛法的领悟,以及对西方文化内涵的深刻理解,使他创建了一套尤其适合西方练习者的教法。

西方佛教僧团之友的核心是西方佛教僧团(The Western Buddhist Order — WBO)。该团体拥有1000多名男女成员,他们发愿全身心地修行,并向他人提供帮助。僧团的成员,善友(Mitras,指那些不断加深与佛法及僧团接触的人们)和友人(Friends,指那些参与僧团之友活动,但并未正式发愿按照僧团之友的方式修习佛法的人)常一起生活、工作和修习,其中有些人对外开办佛教中心,有些组成团队经营着“正确生活方式实业”,还有很多人则居住在佛教社区里。

西方佛教僧团之友是一个非常多样化的团体,包括众多不同国籍、不同社会阶层的人士,生活方式各不相同,有居家的生活,也有寺院式的生活。参加僧团之友的修习并不需过僧人式的生活,僧团的许多成员、善友和友人是已婚者,有的育有子女。但僧团的成员都发愿将佛教的原则融入自己的生活当中。

西方佛教僧团之友鼓励那些参与其活动的人士深入学习佛教传统,包括上座部佛教、大乘佛教和金刚乘教等。西方佛教僧团之友不归属任何传统教派,只将自己视为“佛教徒”。 

 FWBO 由 僧 护 ( Sangharakshita ) 创 立 。 僧 护 于 1925 年 出 生 于 英 国 伦敦 的 一 个 工 人 家 庭 , 195 0 年 成 为 一 名 佛 教 僧 侣 。 1967 年 , 在 印 度 生 活 了 20 多 年 后 , 僧 护 回 到 英 国 创 建 FWBO 。 他 认 为 F WBO 首 先 是 一 个 西 方 精 神 运 动 ,一 种 西 方 精 神 现 象 。 FWBO 探 寻 在 西 方 文 明 ( 这 是 一 种 世 俗 化 和 工 业 化 文 明 )条 件 下 的 佛 教 实 践 , 它 试 图 给 予 佛 教 一 种 当 代 形 象 , 并 适 应 西 方 社 会 。 它 试 图证 明 在 高 度 工 业 化 和 都 市 化 的 社 会 中 , 佛 教 生 活 方 式 和 其 精 神 修 持 也 是 可 行 的。 为 建 立 这 样 一 种 “ 西 方 样 式 ” , FWBO 博 采 众 长 , 吸 取 佛 教 各 个 宗 派 的 思 想, 而 且 还 从 西 方 艺 术 和 文 献 中 汲 取 获 得 灵 感 的 源 泉 , 以 便 拓 宽 理 解 佛 教 的 道 路。

    1. 要 加 入 FWBO , 必 须 首 先 皈 依 三 宝 , 这 是 个 人 生 活 的 转 折 点 。 FWBO 的 成 员 包 括 男 女 未 婚 、 已 婚 或 独 身 人 士 、 职 业 人 士 、 专 为 FWBO 服 务 者 等 。 其成 员 的 多 样 化 代 表 了 “ 全 球 村 ” 和 “ 后 工 业 化 ” 条 件 下 的 一 种 佛 教 团 体 的 新 类型 。 另 外 , 中 心 还 举 办 坐 禅 、 瑜 珈 、 研 究 日 、 法 会 和 佛 教 节 日 庆 典 等 活 动 , 吸引 更 多 有 兴 趣 者 参 与 。

    2. 发 展 与 规 模 。 FWBO 开 始 仅 限 于 英 国 , 到 70 年 代 发 展 到 欧 洲 。 从 1978 年 开 始 , 欧 洲 的 FWBO 成 员 可 到 西 印 度 接 受 宗 教 和 非 宗 教 教 育 。 现 在 其 成员 和 支 持 者 约 10 万 人 , 约 一 半 为 佛 教 徒 , 遍 及 印 度 、 澳 大 利 亚 、 新 西 兰 、 马来 西 亚 、 斯 里 兰 卡 、 尼 泊 尔 、 北 美 、 南 美 和 欧 洲 的 许 多 地 区 。 1997 年 单 在 英国 就 有 30 个 中 心 和 35 个 小 组 。 其 它 地 区 约 有 50 个 城 市 中 心 , 15 个 修 行 中 心, 各 个 地 区 小 组 , 正 命 团 体 和 慈 善 机 构 。 还 出 版 有 书 籍 、 杂 志 等 。 现 已 成 为 英国 主 要 的 佛 教 组 织 。

    3.FWBO 的 戒 律 与 正 命 实 践 。 FWBO 在 70 年 代 后 期 在 正 命 意 义 上 建 立 了基 于 团 队 精 神 的 团 体 , 他 们 开 设 了 食 品 店 、 素 食 馆 、 印 刷 社 、 旅 社 、 汽 车 保 险和 花 园 等 业 务 。 这 一 时 期 , 英 国 的 团 体 获 得 了 一 年 200 万 英 磅 的 收 益 , 85 个人 得 到 了 全 日 工 作 。 FWBO 的 主 要 商 业 公 司 是 剑 桥 的 温 德 豪 斯 贸 易 公 司 , 它 经营 批 发 和 零 售 礼 品 服 务 , 是 英 国 1992 年 增 长 最 快 的 百 家 企 业 之 一 。 1996 年 其营 业 额 增 加 了 37 % , 达 3750 万 英 镑 ( 6 千 万 美 元 ) , 利 润 增 加 了 101 % 。 1997 年 它 在 英 国 、 爱 尔 兰 和 西 班 牙 拥 有 18 家 商 店 , 雇 佣 了 约 170 名 佛 教 徒 。八 正 道 中 的 正 命 以 如 此 的 企 业 形 式 得 到 了 应 用 。

   为 了 使 企 业 具 备 高 效 率 和 获 得 经 济 效 益 , 就 必 须 雇 佣 工 人 , 这 与 佛 教 伦理 如 何 相 容 呢 ? 首 先 , 应 给 工 人 足 够 的 工 资 , 第 二 , 应 将 获 得 的 利 润 用 于 佛 教福 利 项 目 , 使 成 员 实 践 其 慈 悲 为 怀 的 佛 教 道 德 。 在 伦 敦 佛 教 旅 馆 工 作 了 九 年 的一 位 成 员 这 样 解 释 : “ 我 们 所 有 人 都 得 到 每 周 同 样 的 基 本 工 资 ( 足 以 生 活 但 不能 储 蓄 ) , 有 几 星 期 休 息 时 间 。 如 果 一 个 人 需 要 补 贴 , 可 以 提 出 申 请 , 由 大 家讨 论 。 但 我 为 体 现 佛 教 美 德 从 来 没 有 申 请 过 。 ” 不 管 这 种 态 度 是 否 天 真 , 在 资本 主 义 社 会 这 种 严 格 的 生 活 方 式 还 是 可 取 的 。 上 述 成 员 认 为 这 是 一 个 “ 令 我 能全 身 心 投 入 的 工 作 ” 。 FWBO 的 理 解 是 , 在 慈 悲 为 怀 和 避 免 剥 削 的 基 础 上 发 展佛 教 经 济 。

   根 据 正 命 原 则 指 导 生 活 不 仅 在 其 形 式 和 内 容 上 , 而 且 在 达 到 目 的 的 方 法上 也 应 精 益 求 精 。 对 FWBO 成 员 来 说 , 成 为 一 个 佛 教 徒 不 仅 仅 只 通 过 禅 定 和 教育 , 也 应 在 不 同 的 社 会 政 治 活 动 中 实 现 。 大 乘 的 菩 萨 思 想 与 这 种 背 景 非 常 符 合。 正 命 的 商 业 活 动 的 目 标 是 , 除 经 济 效 率 和 利 润 外 , 还 要 改 变 现 行 社 会 。 当 今社 会 对 人 的 心 理 和 精 神 成 长 是 有 害 的 , 人 们 应 该 也 已 经 开 始 产 生 一 个 “ 新 型 社会 ” , 在 这 个 意 义 上 , 商 业 活 动 可 作 为 FWBO 的 精 神 世 界 和 世 俗 环 境 的 桥 梁 。同 时 还 可 引 起 人 们 的 注 意 , 为 自 己 做 宣 传 。 最 重 要 的 是 , 商 业 活 动 使 FWBO 在经 济 上 能 自 我 独 立 , 因 而 不 会 依 靠 “ 现 存 社 会 ” 而 满 足 它 的 要 求 。 僧 护 强 调 : “ 我 不 想 看 到 佛 教 在 社 会 上 只 是 一 种 点 缀 , 而 社 会 根 本 没 有 改 变 。 我 不 想 成 为在 世 俗 生 活 的 沙 漠 中 一 块 小 小 的 绿 洲 , 它 应 扩 展 并 能 积 极 地 影 响 周 围 的 人 们 。 ”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