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塔山房de博客

南池涌珠映宝塔,弘法东林传法印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本着明白生活,明了人生,明悟生命的宗旨,努力将佛教的理念落实于现实生活,努力开拓佛法关怀社会,社会认同佛法的平台。 在这里您可以探讨,思考。以相守的文字帮您认识佛,实践法,把握佛的本质,法的精神。 同时欢迎您订阅并推荐给您的朋友们分享,使更多的人了解佛教,实践佛法,体味佛学。让生活多一点清凉,多一点智慧。

网易考拉推荐

大航海家郑和的佛缘  

2013-05-27 20:41:05|  分类: 大德芳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航海家郑和的传奇佛缘

                                 一、郑和第20代孙郑宽涛证实郑和是佛教徒
 
       龙虎网讯:由于种种复杂的原因,郑和的南京家谱已经遗失了近半个世纪。南京的郑氏子孙近年来一直在搜集有关资料重修族谱,今年终于汇编出一本200多页图文结合的《郑氏家谱》,作为献给纪念郑和下西洋600周年的大礼。郑和第20代孙郑宽涛称,家谱由传统各支系人名和资料汇编组成,并有两大历史新说法。 
     

     1.七下西洋前曾立有遗嘱
 
      南京碧峰寺曾是郑和晚年生活过的地方,在1340年左右,郑和一度居住在那里,直到皇帝下令60岁的郑和第七次下西洋。郑和接到圣旨后,认为自己身体已经大不如前,有可能会一去难返,于是,在亲友的见证下起草了一份遗嘱。谁料,他的预感竟成为现实,郑和在第七次航海时果真因病去世,享年62岁。郑和晚年退居南京碧峰寺,在寺内另辟一院名“非幻庵”,自号“非幻禅师”,还特意定做了金铜佛像十二躯、木雕罗汉十八尊,准备在最后一次(即第七次)出洋归来后,一并奉入寺内。不期夙愿未偿,在归航至古里国(今印度科泽科德)时染病不起,赍志而殁。后来归葬南京牛首山时,碧峰寺大和尚宗谦感于郑和生前的恩惠和遗愿,带着郑和定做的菩萨造像,以佛家礼隆重祭奠,代表海内外千千万万信众,梵呗赞颂,祝郑和光登上界,永入涅盘。
 
       郑和的遗嘱到底有些什么内容呢?郑宽涛告诉记者,郑和是个信佛之人,一生捐建了不少佛教雕像,他在遗嘱中表示等他回来后将把所有佛教器物捐给碧峰寺。郑和病倒在海上后,他的后代和朋友帮其实现了愿望。记者获悉,家谱上的这个内容主要出处来自《非幻庵香火圣像记》,书上用了几百个字描述这件事。
 
        2.牛首山地宫藏有郑和骨灰
 
       郑宽涛综合各方面的考证提出,牛首山弘觉寺出土的喇嘛塔里面的骨灰当为郑和的骨灰。在此处安放郑和骨灰,建成隐形墓地,一来符合郑和生前身份地位;二来满足生前战友同僚共事友谊;三来尊重郑和的佛教信仰。汉式佛塔内藏有藏式喇嘛塔,符合郑和对汉传和藏传佛教同时信仰的特点。郑和墓与弘觉寺塔形成一条中轴线,也应是郑和生前好友的精心安排。李童与爱戴郑和的一批太监修建弘觉寺塔后,还将自己姓名刻于由他奉施的鎏金喇嘛塔下永远陪伴郑和骨灰,更是人之常情。

                          二、明嘉兴藏本《大唐西域记》“僧伽罗国”条的史源问题
 
      刘迎胜在“元史研究会”2006年年会提交的论文中谈到:
 
      明永乐七年(1409)郑和第三次下西洋时,曾在锡兰山(今斯里兰卡)与当地统治者发生冲突。明水师奔袭锡兰山国首都,擒获其国主。此事在明代各种史料中均有略约记录,唯嘉兴藏本《大唐西域记》“僧伽罗国”条记载特详,其文如下:
 
       僧伽罗国,古之师子国,又曰无忧国,即南印度。其地多奇宝,又名曰宝渚。昔释迦牟尼佛化身名僧伽罗,诸德兼备,国人推尊为王,故国亦以僧伽罗为号也。以大神通力,破大铁城,灭罗刹女,拯恤危难。于是建都筑邑,化导是方,宣流正教,示寂留牙,在于兹土。金刚坚固,历劫不坏,宝光遥烛,如星粲空,如月炫宵,如太阳丽昼。凡有祷禳,应答如响。国有凶荒灾异,精意恳祈,灵祥随至。今之锡兰山,即古之僧伽罗国也。王宫侧有佛牙精舍,饰以众宝,晖光赫奕,累世相承,敬礼不衰。今国王阿烈苦柰儿,锁里人也。崇祀外道,不敬佛法,暴虐凶悖,靡恤国人,亵慢佛牙。
 
       大明永乐三年,皇帝遣中使太监郑和奉香华经诣彼国供养。郑和劝国王阿烈苦奈儿敬崇佛教,远离外道。王怒,即欲加害。郑和知其谋,遂去。后复遣郑和往赐诸番,拜赐锡兰山国王,王益慢不恭,欲图害使者。用兵五万人,刊木塞道,分兵以劫海舟。会其下预泄其机,郑和等觉。亟回舟,路已厄绝。潜遣人出,舟师拒之。和以兵三千,夜由间道攻入王城,守之。其劫海舟番兵,乃与其国内番兵,四面来攻,合围数重,攻战六日。和等执其王,凌晨开门,伐木取道,且战且行,凡二十余里,抵暮始达舟。当就礼请佛牙至舟,灵异非常,光彩照曜,如前所云。訇霆震惊,远见隐避。
 
       历涉巨海,凡数十万里。风涛不惊,如履平地。狞龙恶鱼,纷出乎前,恬不为害。舟中之人,皆安稳快乐。永乐九年七月初九日至京师。皇帝命于皇城内庄严旃檀金刚宝座贮之。式修供养,利益有情,祈福民庶,作无量功德。[1]
 
       宋伯胤先生在其论文《明朝中央政权致西藏地方诰敕》[2]一文中,曾著录明成祖致吐蕃黄教喇嘛哈立麻敕书数则,其中有永乐十一年(1413)二月初十日明成祖致哈立麻喇嘛书。此敕书为纸质,墨书,原件藏布达拉宫。其文曰:
 
      大明皇帝致书万行具足十方最胜圆觉妙智慈善普应佑国演教如来大宝法王西天大善自在佛:朕尝静夜端坐宫殿,见圆光数枚,如虚空月,如大明镜,朗然洞澈。内一大圆光,现菩提宝树,种种妙花,枝柯交映,中现释迦牟尼佛像,具三十二相,八十种好。“瞻视逾时,愈加显耀心生,欢佛法兴隆,阴诩皇度,贶兹灵异,亦如来摄取受功至,有是嘉徽。乃命工用黄金范为所见之像,灌顶大国师班月藏卜等公布祝庆赞。朕襄闻僧伽罗国,古之师子国,又曰无忧国,即南印度。其地多奇宝,又名曰宝渚,今之锡兰山是也。其地有佛牙,累世敬祀不衰。前遣中使太监郑和奉香花往诣彼国供养。其国王阿烈苦奈儿,锁里人也。崇礼外道,不敬佛法,暴虐凶悖,靡恤国人,亵慢佛牙。太监郑和劝其敬崇佛教,远离外道。王怒,即欲谋害。使臣郑和知其谋,遂去。后复遣郑和往赐诸番,并赐锡兰山王。王益慢不恭,欲图害使者。发兵五万人,刊木塞道,分兵以劫海舟。会其下泄其机,和等觉。亟回舟,路已厄绝,潜遣人出舟师拒之。和以兵三千,夜由间道攻入王城,守之。其劫海舟番兵,乃与其国内番兵,四面来攻,合围数重,攻战六日。和等执其王,凌晨开门,伐木取道,且战且行,凡二十余里,抵暮始达舟。当就礼请佛牙至舟,灵异非常,宝光遥烛如星粲空,如月炫宵,如太阳丽昼。訇霆震惊,远见隐避。历涉巨海,凡数十万里。风涛不惊,如履平地。狞龙恶鱼,纷出乎前,怡不为害。舟中之人,皆安稳快乐。永乐九年七月九日至京,考求礼请佛牙之日,正朕所见圆光佛像之日也。遂命工庄严旃檀金刚宝座,以贮佛牙。于是城内式修供养,利益有情,祈福民庶,作无量功德。今特遣内侯显等致所铸黄金佛像于如来,以此无量之因,用作众生之果,吉祥如意,如其亮之。永乐十一年二月初十日。”
 
      对比上述两文,可以发现,明成祖敕书第14行以下内容基本同于明嘉兴藏本《大唐西域记》“僧伽罗国”条的文字。由此可以大致推定,其资料源出于永乐十一年敕书,或者两者有共同的史源。
 
[1] 转引自郑鹤声、郑一钧编《郑和下西洋资料汇编》增编本,中册,海洋出版社,2005年,北京,页931。
[2]《藏学研究文集》,民族出版社,1985年。此研究资料系骆爱丽博士提供,谨此志谢。
 
                                       三、学术论坛上郑和研究专家一一揭开“郑和之谜”
 
       2005年7月6日《南京日报》报道:昨天,纪念郑和下西洋600周年国际学术论坛进行了分组交流,来自国内外的郑和研究专家们分成5个组,对郑和下西洋伟大意义、郑和在世界航海史上的重要地位、郑和下西洋动因、过程等9大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在这个过程中,专家们纷纷拿出支持自己观点的新证据、新实物。整个会场高潮迭起,异彩纷呈,令记者目不暇接。
 
【场景一】首次公布重大发现:找到郑和信奉佛教的唯一文物
 
      “真是太重要了!我负责任地讲,这是此次论坛上披露的最重大新发现!”著名明史专家季士家先生一看到记者就激动地说。好不容易等季老平静下来,记者才了解到季老指的是浙江平湖市博物馆在论坛上首次披露的一件为郑和祈福写经卷。在第3组会场上,记者“逮到”了浙江平湖博物馆馆长程杰先生。他向记者介绍,2002年他们对市内的省保文物平湖报本塔进行维修,在拆卸塔刹时,发现里面竟然藏着一个木匣。木匣中装的是用金粉写就的40米长的《妙法莲华经》。而在经卷末尾竟赫然写着:“大明国奉佛信官郑和,法名福吉祥,发心铸造镀金舍利宝塔一座……”
 
       时间是“宣德七年九月初三日”。经考证,现在已经可以确认,这个经卷是宣德年间管理全国佛教事务的高僧圆瀞为郑和祈福而抄写的。此时郑和正在第七次下西洋的旅程中。这是证明郑和信奉佛教的唯一文物,为郑和思想的研究开辟了新天地。程馆长告诉记者,发现后他们从未公布,直到今年有了确凿的成果才在论坛上首次发表。如今这件祈福写经卷已经被定为国家一级文物,刚刚被国家博物馆征调到北京,很快就会公开展览。
 
【场景二】南京藏家拿出青花“宝船画”
 
       昨天下午2点,分组讨论的专家们陆续进入会场。在人群中,记者突然看到熟悉的文博爱好者、熊猫集团职工杨明生正抱着一个用胶带密密缠绕的大鞋盒匆匆走进第5组会场。记者连忙追上前去。经不住记者“纠缠”,老杨终于打开了鞋盒,原来是一盒青花瓷片。“看,这是什么!”老杨举起一个残缺一角的青花瓷碗让记者细看。好家伙,瓷碗外壁上竟绘着一只乘风破浪的五桅船,线条流畅、一气呵成。
 
       老杨昨天就是围绕着这只船在论坛上发言。他告诉记者,这是2001年7月在明故宫光禄寺遗址上出土的,经过专家鉴定是永乐年间的青花,并且是介于官瓷和民瓷之间的特殊青花器,除南京外极为罕见。永乐时正值郑和下西洋的高峰,当时青花瓷上多有海涛祥云的图案。而这只碗上不但有海涛祥云,还绘有一条五桅船,更可见航海对那个时代影响之深。经过和古船图的比较,老杨发现这只五桅船是非常适合下海航行的“福船”。而刚刚探明长宽深的明宝船厂六作塘,完全有空间制造这种五桅船。老杨坚信,瓷碗上的五桅船完全是按照宝船厂所造的下西洋宝船的样子绘的。
 
【场景三】台湾美食家带来郑和所吃的“西餐”
 
       在昨天的讨论中,第5组下午的讨论话题无疑是最有趣的。发言专家们一一分析了郑和船队的吃喝住用行,会场上一片生趣盎然。记者“串进”会场时,发现专家们正在传阅两只塑料袋。于是,连忙紧赶几步,悄悄坐到专家中间。很快塑料袋传到记者手上。细细一看,一只塑料袋里放的是米,不过是红色的。而另一只塑料带里放的是两个巴掌大小的圆东西,黑黑的,从来没见过。
 
       好不容易等到中场休息,记者连忙向两个袋子的主人——台湾中华膳食营养学会理事长章乐绮女士请教。“这是越南的红米和泰国的椰子糖呀。”章女士说。原来当年郑和船队中有个船员叫马欢,他曾跟随郑和下西洋,回国后,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写成了一本《瀛涯胜览》。在书中,马欢记载了郑和船队的饮食,许多是中国没有的异域食品。
 
       这些食品引起了美食家章女士的兴趣。她带着书,花了数年时间,在当年郑和所到之处寻找这些食品。在越南她找到了红米。“这种米成分和国产大米差不多,但吃起来很有韧劲,而且适合煮粥。”而在泰国的海滨,她发现了马欢提到的椰子糖,当地人至今保留着把椰汁煮沸后放入竹筒,冷凝后就成了块状,要吃就切一片的传统工艺。说得高兴,章女士还当场邀请记者品尝这种当年郑和下西洋时吃的“西餐”。
 
       这次来南京,一直积在章女士心中的一个谜团终于揭开了。原来马欢在书中多次抱怨,下西洋所到这些国家,连鸭和鹅都没有。“我就纳闷,马欢怎么总是和鸭、鹅过不去啊。”
 
【场景四】英国探险家现身会场
 
       一天的采访收获颇丰,记者打道回府,走到会场门口,忽然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擦肩而过:1.8米的大高个,金色微卷的头发,高鼻深目大方脸。思忖了半天,这不是5年前驾着一艘无动力的中国式木质小帆船“宝龙号”重走了郑和航路的英国探险家雷克斯?瓦纳吗?当年他正是从南京出发开始了这一伟大航程的。
 
       记者连忙回追过去。不错,正是瓦纳。他是世界范围内唯一一个受邀参会的探险家。“大家的发言让我更全面了解了郑和,”瓦纳说,“但我要澄清一点,当年我们重走郑和海上之路的一共有5人。后来大家不知怎么都说我一人了。”瓦纳向记者透露,他有一个很好的想法,就是把郑和的航线定成国际帆船比赛的线路。用现代体育的形式永远纪念这个伟大的中国人。(《南京日报》记者:李冀肖姗)
 
                                   四、浙江平湖发现郑和遗物——金粉手书《妙法莲华经》
 
        本文分平湖报本塔、郑和写经《妙法莲华经》、郑和虔诚信佛和结语四部分,论定《妙法莲华经》,特别是书明“大明国奉佛信官郑和,法名福吉祥”14字并有“宣德七年九月初三日”时间的《莲华纹牌记》,为至今证明郑和信佛的惟一物证。浙江省平湖市博物馆馆藏的一部手书长卷佛经《妙法莲华经》,近日经文物专家考证为明朝杰出航海家郑和的遗物,浙江省文物鉴定委员会已将其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平湖市位于浙江省东北边沿,南临杭州湾,东、北与上海市交界,西与嘉兴市接壤。报本塔位于平湖市当湖镇东南方,东湖的沙盆圩上,俗呼“平湖宝塔”或“东湖宝塔”,始建于明嘉靖四十二年(1 5 6 3),属楼阁式文峰塔,取名报本塔,即所谓“天地者万物之本也,夫君者万民之本也,父母者身之本也,师者阐教作人之本也。统宇宙所有莫不有本,容无以报之乎……”。①至清顺治十六年(1659)圯,次年起又开始重建,由于“洲地最卑,厥土淖而不坚”,工程搞了近三十年还未竣工。至康熙二十五年(1688)由邑人陆葇主持经办,他研究了久未竣工的原因,决定改七层为五层。遂于两年后(1688)竣工。重建后为八面五层,通高49.39米,底径8.18米,内径3.58米,塔外用砖挑出平座,外侧有木质围栏,内有螺旋形台阶上塔,塔身每面设券门,塔内为八边形空室,用砖叠成穹窿顶,塔顶覆铁制塔刹。

       报本塔是浙北地区保存至今为数不多的古塔之一,为研究明末清初的塔型建筑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是平湖古建之标志性建筑,也是平湖着名的旅游风景点。1997年被浙江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第四批文物保护单位。

        2002年9月,平湖市对位于市区的报本塔进行维修,工人在拆下第二节葫芦顶时,发现一个木罐,里面藏有《妙法莲华经》经卷。当时经卷已朽,互相粘连,平湖博物馆请来中国丝绸博物馆专家对其进行修复,基本恢复原貌。经卷写成于1432年,而平湖报本塔始建年代是明嘉靖四十二年(1563年),前后相距130多年,而且报本塔是一座风水塔而非佛塔,考古人员据此判断,经卷不是专为平湖报本塔而写,估计是造塔人收集而来的。
       由于《妙法莲华经》有虫蛀和霉变现象,且有一部份已粘连在一起,当时我们还无法全部展开,后在中国丝绸博物馆技术部主任汪自强先生帮助下得以全部展开。经卷为磁青纸质,纵10.1厘米,总长4030厘米,由42条纵10.1厘米,宽100厘米左右的磁青纸粘接而成(头尾等三条略短)。因展开后其原粘接部位自然脱开,为便于展开保存和观展,我们也就不作重新粘贴。

       整个经卷七万余字,用赤金书写而成,字体古朴秀丽,精致而不失随和,既有唐楷的严谨,又有敦煌写经书体的神采。经卷内容依次是:舍利塔放光现瑞图、云龙莲华纹牌记、灵山法会图、妙法莲华弘传序、妙法莲华经全文、书写者后序、莲华纹牌记、护法神图像。
 
       这部手书《妙法莲华经》经卷长达40.3米,宽10.1厘米,全文6万多字均用金粉写成,据专家推测,成书于明宣德七年(1432年)。经书“跋”中记载:“大明国奉佛信官郑和,法名福吉祥,发心铸造金舍利宝塔一座,永远长生供养。”郑和在最后一次航海前,发起募捐刻经,刊印《妙法莲华经》“五千四十八部,散施十方”。当时的名僧圆瀞对郑和的壮举十分赞叹,受郑和委托,用赤金书写下这部经卷。
 云龙莲华纹牌记上有“真身舍利无量宝塔”字样,书写者跋文为“大妙法莲华经者,乃如来出世一化之根源,五时之极唱,示群生本有之知见,显诸佛心地之玄徵,开九界之玄机,入一乘之实理。三周七喻,妙绝群诠,迹本二门,权全是实,所以身之最初而得记,以至极未来际,莫不濡味醍醐,俱蒙授记。故称诸经之王,实为希世之宝。爰从汉世教被真丹,迨至圣朝,而此经流通特盛者,良有以也。三宝弟子等,莫不宿植深厚,笃信佛乘,而于此经殊深好乐,于是首捐己帑,及募众缘,鸠工锓梓,以传永久。上祝皇图巩固、圣寿天齐、佛日增辉、法轮常转,仍备褚(诸)墨,印造一藏,共五千四十八部,散施十方。四部之众,若受若持,若读若诵,随喜见闻,尽得法华三昧,咸入佛之知见。经中云,今法王大宝自然而至,何其幸欤。然而檀(擅)度于诸信施,若非宿昔,曾与灵山会上,同授如来付嘱授记,曷能如是笃信好乐而流通也哉。比丘圆静嘉其为法之心,能为希有之事,遂乃焚香濡翰,序于经后,共垂悠久云。”莲华纹牌记中有“大明国奉佛信官郑和,法名福吉祥,发心铸造镀金舍利宝塔一座,永远长生供养。所冀见生之内,五福咸臻,他报之中,壮严福寿。宣德七年九月初三日意。”此为郑和发愿文。

       装经卷的圆罐为黄花梨木质,外壁上有阴刻篆书“法宝”两字,底部有阴刻方印“陆光祖印”、“陆基恕印”和“陆钦禧印”三方印章。根据木罐底部的三个印章分析,此经卷的收藏者应是陆光祖。

      陆光祖,字与绳,号五台。平湖石碑泾里(今浙江省平湖市新埭镇旧埭村)人。陆杲(明代报本塔始建时的主持者)长子,生于明正德十六年辛巳(1521)二月朔,从小天赋聪明,四岁能诵《毛诗》,十七岁与父杲同举,二十七岁(嘉靖二十六年丁未,1547年)进士。②二十八(1549)年为大名府濬县知县,任职四年,令行禁止,吏民奉之若神。嘉靖三十二(1553)年任南京礼部主事,补祭司主事。以母病亡归,三十八年(1559)丁忧离任。嘉靖四十一年起补祠祭司郎中。四十四年秋,迁太常寺少卿,时文书房贵竖王本有弟为山西行都司经历,考察被黜。王本教弟奏辨,光祖援明例严捕逐之,王本大恨。又有太监冯保至亲为吏犯法,光祖罪之,冯保也大恨。两人联手在嘉靖皇帝面前大肆蜚语光祖,光祖被罢官,回籍。③直到隆庆六年(1572),神宗皇帝起用陆光祖为南京太仆寺少卿。万历七年(1579)引疾归。十一年(1583)又为南京兵部右侍郎,十二年入任吏部左侍郎,又转任南京工部尚书,……十九年(1591)为吏部尚书。死后赠太子太保,谥荘简。”④

      陆光祖在南京为官三十余年,且官至吏部尚书,所以笔者认为,郑和《妙法莲华经》卷应为陆光祖在南京为官时所得。因为,装经卷的木罐底部三个阴刻印章,陆光祖排列最前,排在第二位的陆基恕是其之子,而陆钦禧则光祖的堂侄。所以笔者认定,此经卷在明嘉靖排佛时散失民间,为陆光祖所得。后带回平湖,几经家传,最后在清康熙二十五年报本塔重建之时,作为镇塔之宝,放入塔刹。

      从书写者跋文上看,书写之人为当时的高僧圆静。“圆静,字心源,身世不详,出家后从天竺雨翁习止观。明宣宗宣德年间(1426—1435)曾任僧录司右善司。”⑤僧录司是当时中央政府执掌全国寺院僧尼事务的官署,右善司是其官职。

       据文物专家介绍,由于明朝中后期开始重农抑商、闭关锁国,郑和下西洋的许多史料都被烧毁,国内的碑刻遗迹也仅存几处。浙江平湖发现的这部经卷对于研究郑和生平有重要参考价值。
      据史料记载,平湖乍浦早在宋朝淳祐六年(1246年)开港,元朝至元年间(1276—1289)设乍浦市舶司,宋、元、明前期开辟有多条通往东南亚和阿拉伯半岛的国际航线,这不由使人对郑和下西洋产生许多联想。(记者:江南   曹亮)
 
                                                                五、郑和发愿刊印的佛经
   
        郑和祖上世奉伊斯兰教,他自己也是忠诚的回教徒,这是众所周知的。至于潜心向佛,甚至多次受菩萨戒的身世,却罕为人知。作为伟大的航海家和开拓者,郑和以其超凡的智慧和博大的胸怀,对世界两大宗教兼容并蓄,珠联璧合,集东西文化于一身。特别是凭借佛教这把金钥匙,打开东南亚佛教诸国大门,沟通交流,促进友好,弘扬佛法,从而成就旷世伟业,彪炳千秋。 郑和心胸宽广,如海洋涵纳百川。其宗教信仰亦然。他的基本信仰是伊斯兰教,为航海和外交事业需要,又能做到随众入俗,同时崇信佛教、敬仰道教(天妃),确保王朝君命的完成。为了弘扬佛法,郑和平生曾致力于刻印佛经。他究竟刻印了多少佛经,已难稽考。从零星史料中,得知他曾向南京牛首山佛窟寺、鸡鸣寺、灵谷寺、静海寺、福建南山三峰塔寺、北京皇后寺及昆明五华寺都奉施过《大藏经》。送给故乡五华寺的《大藏经》,自杭州起运,水陆兼程,用了两个多月。令人想见卷册之浩繁、人力之消耗、财帛之动用,必然盛况空前。以个人信心,发如此宏愿,历史上诚属罕见。郑和刊印的佛经,北京及云南昆明各图书馆尚保存不少。今只举其所刊印的《佛说摩利支天菩萨经》及《优婆塞戒经》卷七为例,前一种有姚广孝所写的跋,后一种有郑和自己的跋。今将二跋文字择要选录如下,以供参考:
 
       1.《佛说摩利支天经》姚广孝跋
 
       《佛说摩利支天经》藏内凡三译。惟宋朝天息灾所译者七卷,其中咒法仪轨甚多,仁宗亲制《圣教序》以冠其首。然而流通不广。以广流通者惟此本,乃唐不空所译。其言简而验,亦多应,菩萨之愿力,岂可得而思议耶!於戏!李珏问神人,称名而免难;隆祐奉圣像,致礼而获福。况能依佛所说,诵此经者哉!今菩萨戒弟子郑和法名福善,施财命工,刊印流通,其所得胜报,非言可能尽矣。福善一日怀香过余、请题,故告以此。永乐元年岁在癸未秋八月二十又三日,僧录司左善世沙门道衍。       

       2.《佛说优婆塞戒经》卷第七郑和跋
 
       大明国奉佛信官内官监太监郑和法名速南叱释,即福吉祥,切念生逢盛世,幸遇明时。谢天地覆载,日月照临,感皇上厚德,父母生成。累蒙圣恩,前往西洋等处公干。率领官军宝船,经由海洋,托赖佛天护持,往回有庆经置无虞,常怀报答之心。于是施财,陆续印造大藏尊经,舍入名山,流通读诵。伏愿皇图永固,帝道遐昌。凡奉命于四方,尝叨恩于庇佑。次冀身安心乐,福广寿长。忏除曩劫之态,永享现生之福。出入起居,吉祥如意。四恩等报,三有齐资,法畀群生,同成善果。今开陆续成造大藏尊经,计十一藏。
 
大明宣德四年岁次己酉三月十一日发心印造大藏尊经一藏,奉施喜舍牛首山佛窟禅寺流通供养。
大明宣德五年岁次庚戌三月十一日发心印造大藏尊经一藏,奉施喜舍鸡鸣禅寺流通供养。
 
大明宣德五年岁次庚戌三月十一日发心印造大藏尊经一藏,奉施喜舍北京皇后寺流通供养。
大明永乐二十二年岁次甲辰十月十一日发心印造大藏尊经一藏,奉施喜舍静海禅寺流通供养。
 
大明永乐十八年岁次庚子五月吉日发心印造大藏尊经一藏,奉施喜舍镇江金山禅寺流通供养。
大明永乐十三年岁次乙未三月十一日发心印造大藏尊经一藏,奉施喜舍福建南山三峰塔寺流通供养。
 
大明永乐十年岁次壬辰三月十一日发心印造大藏尊经一藏,奉施喜舍天界禅寺藏殿流通供养。
大明永乐九年岁次辛卯仲冬吉日发心印造大藏尊经一藏,奉施喜舍天界禅寺昆卢宝阁流通供养。
 
大明永乐八年岁次庚寅三月十一日发心印造大藏尊经一藏,奉施喜舍云南五华寺流通供养。
大明永乐五岁岁次丁亥三月十一日发心印造大藏尊经一藏,奉施喜舍灵谷禅寺流通供养。
 
       以上是历史学家向达教授在《关于三宝太监郑和下西洋的几件事》一文的注释(三)中谈到的内容。

       云南省图书馆藏《永乐北藏·沙弥尼离戒文》中发现《五华寺大藏经发愿文》中提到永乐十八年(1420)郑和为云南五华寺施印635卷本《大藏经》一部。其文曰:“大明国奉佛官太监郑和,法名福吉祥,谨发诚心,施财命功(工),印造《大藏尊经》一藏,计六百三十五函,喜舍于云南五华寺,永远长生供养。以此殊勋,上祝皇图永固,帝道遐昌,佛日增辉,法轮常转,海宴河清,民康物阜。所冀福吉祥凡奉命于四方,经涉海洋,常叨恩于三宝,自他具利答报,四恩均资,三有法界,有情同缘种智者。永乐十八年(1420),岁次庚子,五月吉日,福吉祥谨题。”

       另据史学家邓之诚先生在《骨董三记·郑和印造大藏经》所记:

      “丁亥春,冀李杏南得明初刻本《优婆塞戒经》卷七,后刻题纪云:‘大明国奉佛信官内官监太监郑和,法名速南吒释,即福吉祥。切念生适盛世,幸遇明时,谢天地覆载,日月照临;感皇上厚德,父母生成,累蒙圣恩,前往西洋等处公干,率领官军

       宝船,经由海洋,托赖佛天护持,往回有庆,经置无虞,常怀报答之心,于是施财陆续印造《大藏尊经》,舍入名山,流通诵读。伏愿皇图永久,帝道遐昌,凡奉命于四方,常叩恩于庇佑,次冀身安心乐,福广寿长,忏除曩却之衍,永享现生之福,出入起居,吉祥如意,四恩等报,三有齐资,法界群生,同成善果。

        从题记中可知,郑和先后印造过十部《大藏尊经》,舍入名山,因为他先后多次“下西洋”,远航都平安而返,他深信这是“托赖佛天护持,往回有庆,经冒无虞。”所以“常怀报答之心”,于是施财陆续印造《大藏尊经》,舍入名山,流通诵读。文中还记载了在宣德五年印造《大藏尊经》两藏,一施舍于南京鸡鸣禅寺,一施舍于北京皇后寺。这是郑和自己第七次远航祈祷平安而作的功德。

       这是郑和受菩萨戒的铁证,而且受的是观音戒。中国佛教由于教派、宗派繁多,同一位菩萨往往有许多不同的称号。在密教中,文殊菩萨称“妙吉祥”、普贤菩萨称“偏吉祥”、观音菩萨称“福吉祥”。还有直接以菩萨、佛号入人名者,是云南古代密教独有的特点。如史籍上载“高供养”、“赵迦罗”、“董吉祥”……者比比皆是。观音是南诏的开国神和保护神,在云南享有极高地位,郑和以之为法名,折现了滇人对观音的特殊礼遇和推崇。由于内地显教不兴以佛菩萨名号入人名,认为这是大不敬,因此郑和在北京还有一个法名叫“福善”。此事见于永乐初北京高僧道衍的记载。

       郑和还屡屡出资,兴建寺庙、培修佛塔。据志乘所载,郑和早期重大修建活动是福建长乐县太平港云门寺和三峰寺塔。塔为七级八面仿木结构石,始建于北宋政和七年(1117),至明初已行将倾圮。经郑和出资修葺,焕然一新,至今仍傲然立于南山之巅。郑和同时还大修了三峰塔寺,弘其规制,使寺庙“殿堂禅室,弘胜旧制”。
       在有记载的兴建活动中,规模最宏大、外观最辉煌的莫过于大报恩寺和琉璃塔的工程了。寺位于南京中华门外长干里,占地“周围九里十三步”,约当今天长干桥东南、雨花路东侧的全部街区。大报恩寺是永乐帝朱棣为纪念明太祖、马皇后和生母贡妃而兴建的。他不选别人,而专挑郑和为监造官,是深知他除了忠心耿耿,还是修寺建庙的行家。据《寺塔志》载,大报恩寺七殿八堂,极为宏阔。与寺同时又建了一座五色琉璃报恩塔,九级八面楼阁式,高“三十二丈九尺四寸十九分”。由于工程太大,郑和有时时出洋,永乐帝在世时未能完工,直至宣德初才算告竣。可惜寺塔全部在清咸丰年间毁于兵燹,使今人不能一睹其风采。

       郑和还在沿海各地大建“天妃”庙(港澳台多称“妈祖”庙),其中以南京、太仓、长乐、湄洲等地的声名最着。郑和在永乐七年(1409)特为福建湄洲即天妃故乡的大寺请封,皇上特授天妃“护国庇民妙灵昭应弘仁普济天妃”称号。从此“天妃庙遍天下焉”!

 

                                       六、郑和《布施锡兰山佛寺碑》
 
        范春歌在《重走郑和路——斯里兰卡宝石国里觅石碑》一文(人民网2001年4月12日刊登)中写到:
 
“斯里兰卡馆员带领我们穿过碑林,指着靠着墙角的一块石碑说,这是唯一的一块中国碑,也是年代最久远的一块碑。
 
“我心跳加速走近它,走近‘永乐七年’。
 
“这块石碑高约二米,碑首雕刻着两条栩栩如生的中国图腾——龙,由汉文、泰米尔文和波斯文三种文字组成的碑文,大部分已模糊难辨,但仍能看到汉文的起头便是“大明皇帝遣太监郑和、王贵通等昭告于佛世尊日”,还记载有当年赠送斯里兰卡佛教寺庙的金银玉器等丰厚礼品。从国内带来的史料告诉我,这是郑和下西洋途中奉皇帝之旨到斯里兰卡布施佛寺后而建立的一块‘行香碑’。”
 

大航海家郑和的佛缘 - 明藏菩萨 - 上塔山房de博客

                                                        郑和在斯里兰卡竖立的《布施锡兰山佛寺碑》,现存斯里兰卡科伦坡博物馆

大航海家郑和的佛缘 - 明藏菩萨 - 上塔山房de博客

 
        锡兰山(今斯里兰卡)国民崇信佛教,历史悠久。上自锡兰山国王,下到普通民众,全都信奉佛教,行为处事一切按佛教教义执行,国民对佛教之虔诚,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郑和石碑原在斯里兰卡南部的加勒市附近,在一次道路施工中被发现。在二下西洋中,郑和船队在返航途中,停泊在锡兰山(今斯里兰卡)南部港口,添加淡水和食物,并与当地人进行交易。郑和在南部城市加勒附近的土丘上竖起了《布施锡兰山佛寺碑》。这块石碑刻有“永乐七年岁次己丑二月甲戌朔日”的日期,表明它雕刻于登岛之前。这是一次有备而来的布施。 为了加深与当地人民的友好感情,增进相互了解,尤其是表明大明朝的使臣也崇尚佛教,郑和当然要有所表示,于是在参拜兰山佛寺时,郑和进行了布施,给了这家寺院大量的金银珠宝、丝织宝幡、香炉花瓶、纸张灯烛等物,布施佛寺钱钞,以充供养,永世为鉴。为纪念这次布施,郑和立碑撰文,永垂后世。

        此碑于1911年在锡兰岛迦里镇被发现,现保存斯里兰卡博物馆中,碑文系用汉文、泰米尔文及波斯文所刻。碑上汉文尚存,其他二种文字已模糊难辨。石碑高约1.7米,表面呈褐黄色,碑首雕刻着二龙戏珠,两侧有简朴文饰。它的年代并不久远,却承载着极重的历史价值,使一段飘忽的辉煌历史有了清晰轮廓。此碑的发现不仅为郑和下西洋壮举提供实物见证,还为中斯两国友好关系史增添了一件珍贵文物。

        石碑上刻着汉文、泰米尔文和波斯文三种文字,大部分已模糊难辨。汉文部分主要是礼赞释迦牟尼佛对船队远航的庇护。开头部分的字体较大:“大明皇帝遣太监郑和、王贵通等,昭告于佛世尊曰:……深赖慈佑,人舟安利,来往无虞……”泰米尔文是颂扬印度教大神湿婆,波斯文则是赞美真主安拉和伊斯兰教先贤圣人。郑和对三种宗教都给予了同等奉祀:总计布施“金一千钱,银五千钱,各色肘丝五十匹,织金肘丝宝幡四对,古铜香炉五对……香油二千五百斤……”。这显示出郑和对各种宗教的尊重。

       在明代初期,当人类历史上最庞大的船队出现在海平面上时,确实呈现出一种强悍气魄,根据《天妃灵应之记》碑文记载,“及临外邦,番王之不恭者,生擒之;蛮寇之侵掠者,剿灭之。”当郑和船队在小葛兰国、柯枝国和古里国完成了交易,需要在锡兰港口停泊时,国王亚烈苦奈儿向郑和索要金银珍宝,遭拒后令5万士兵攻击船队。郑和统领约2000名士兵,一举生擒了亚烈苦奈儿和多名王室成员。1411年7月,郑和将亚烈苦奈儿及其妻子官属押解到南京皇宫,后被明成祖宽大处理,放回锡兰。 亚烈苦奈儿是锡兰的一个土邦王,他曾成功阻击了北部的泰米尔人南下,并想兼并其他土邦王国。郑和船队的出现,确实改写了一段斯里兰卡历史。于是,某些斯里兰卡历史学家认为郑和率船队到达斯里兰卡是一次入侵。  历史记载和实物证据来看,郑和是受持菩萨戒的佛弟子;从郑和擒诽谤佛法的外道国王阿烈苦奈儿来看,正是实践着三皈依;从郑和《布施锡兰山佛寺碑》来看,三种语言体现着郑和菩萨的善巧方便,他用这种方式弘扬佛法,为外道种下善根之缘起,纵然此生无利益,尚能远作菩提因。

       《布施锡兰山佛寺碑》的发现证明中国船队不仅没有入侵的企图,而且体现了对当地各种宗教的尊重。郑和并没有像后来的欧洲殖民者那样在这个岛国大兴土木,这也说明了为何郑和遗址在南亚稀少的缘故。也许郑和竖起这块布施碑的另一个目的,是让各种神灵保佑无缘重返国土的船员。他们有的在航海中生病去世,有的沉入大海,有的老死异乡。郑和布施碑也是对这些亡魂的庇护。
 

  评论这张
 
阅读(2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