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塔山房de博客

南池涌珠映宝塔,弘法东林传法印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本着明白生活,明了人生,明悟生命的宗旨,努力将佛教的理念落实于现实生活,努力开拓佛法关怀社会,社会认同佛法的平台。 在这里您可以探讨,思考。以相守的文字帮您认识佛,实践法,把握佛的本质,法的精神。 同时欢迎您订阅并推荐给您的朋友们分享,使更多的人了解佛教,实践佛法,体味佛学。让生活多一点清凉,多一点智慧。

网易考拉推荐

玄奘塔下的亲历 一位兴教寺僧人的思考  

2013-04-28 20:38:45|  分类: 主题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本文作者“南山听梦”是兴教寺的一位常住僧人,虽然他曾努力远离兴教寺事件的漩涡中心,但玄奘塔下的震荡却让生活于此的僧团无法回避。“南山听梦”是兴教寺事件发生以来,首次公开发声的僧人亲历者。基于某些因素的考虑,本文作者选择使用笔名“南山听梦”发表文章,对此,我们深表理解。该文为我们还原了玄奘塔下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人和事,以及这些人与事背后的思考。

其实申遗不申遗,拆除多少建筑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谁对这些事情有决定权,至少也应该是有话语权和知情权。(图片来源:资料图片)

一、2013年4月24日

此时是零晨两点,失眠——基于对“拆庙”一词进行思考。

兴教寺事件我只是一个围观者,甚至有意回避。对于一个千年古刹来说,因为兵事、匪祸,火灾、地震,政治,外教等等,拆毁几栋房子,就像小儿学步,跌跌撞撞都是过程。祖师早有说法——山前一片闲田地,叉手叮咛问祖翁;几度卖来还自买,为怜松竹引清风。

2013年3月28日早晨,兴教寺外围被挖坑,兴教寺开始了关门限入的状态。兴教寺僧众的生活被彻底打乱了。信徒不知所措四处询问奔走。其实僧团已是束手待命。这天下午来了一位海外的著名学者,在拜谒玄奘塔时,他听到了游客白热化地议论着塔后三藏院要被拆除。他对民族传统文化的解读和践行给了兴教寺一点指导。信徒开始自发诵经祈祷。不知哪位菩萨发了兴教寺的公开信。这些偶然的信息开始碰撞,我去了南方……

有些事明明知道结果,却常常被过程羁绊。兴教寺事件,暂时得到一个对峙的搁置,这时我们需要冷静思考。其实兴教寺的事没有结束,这只是从唇枪舌战变成了暗流涌动(政府在山下那片刚平出来的庄稼地上,已经在修停车场了,但现实的情况是,备受争议中的兴教寺仍处于岌岌可危的境地),从具体的突发公共事件,变成了全方位地审视……

二、2013年4月26日

滥充僧伦,尽当恪守,兴教寺僧团一致沉默的态度。

对“兴教寺事件”本身不做介入式说明,只是对一些相关的概念不由自主地思考,其实与禅无关,因为努力远离人间烟火,所以戏谑为“禅思”。在教言教,先说“什么叫拆庙”。

记得三藏院的雕塑刚刚贴金完成后,地方管理者赞叹工艺精良和规模恢弘,当时要把这组建筑评定为二级文物。兴教寺说这是新建筑,文物局说认定文物不光仅仅看年代。兴教寺最终拒绝了“二级文物”的认定,因为这组建筑要经常开展宗教生活,肯定要定期和及时维修,一旦被认定为文物,文物的维修批复手续繁杂耗时,那样会影响宗教生活。这次说它不是文物了,看来文物的界定主要看它有没有被最终定性为“文物”。

陈同滨教授在央视辟谣中说僧人撒谎,大抵是因为兴教寺要拆除的建筑不是文物,僧人把拆不是文物的建筑说成“拆庙”是说谎。陈教授“拆庙”概念的标准——看是不是文物。但是“文物”的概念怎么样界定呢?如果这些建筑几年前被评定为“二级文物”,说拆这些建筑才能说成是拆庙,那样僧人说拆庙就不是撒谎了。哎!看来出家人就是老实不会运作!陈教授还说拆了以后要重新给僧人安置,这样寺院是实际上被扩大了,这样好的事,她就想不通怎么能说成“拆庙”呢?陈教授的第二意思:就是拆了旧房,另找一块地再建一些房子就不是拆庙。这样看来陈教授只懂自然科学不懂社会科学。

李利安教授与陈教授的观点不同,大抵是只要拆的是宗教场所内还在用于宗教活动的建筑就是“拆庙”,无论拆得多或少,性质是一样的。

我同意李教授的观点,但是我还有一点想法。要更全面的思考这个问题,正常的宗教活动场所应该有三个要素:一教职人员、二宗教建筑、三宗教活动。破坏了三个要素中一个或两个或三个都是拆庙。拆了宗教建筑是拆庙,像民国时期的借庙办学,搬走佛像,拆下木料;停止宗教活动是拆庙,像过去文革中把僧人都集中到香积寺进行劳动改造;驱僧占寺是拆庙,谁现在还认为小雁塔是寺院呢?

那么这三个要素都存在就不是拆庙了吗?不是!有一种更隐晦的“拆庙”形式,就是改变这三个要素的性质,像《红楼梦》中妙玉住的地方——建筑只是大观园中的一个景点,妙玉本身是花钱买来应景的点缀,相似的拜佛诵经吃茶只是供主家消闲娱乐罢了,至于曹雪芹也没有把妙玉看成一般的僧尼,他把妙玉和一帮世俗仕女贵妇人一样看做脂粉裙钗之流。庙院是景色,僧人是奴才,“宗教活动”是大戏。

这样看来正常的宗教活动场所仅有教职人员、建筑、宗教活动三要素还不行,更要始终保障教职人员是主人,宗教建筑是圣物,不仅仅是文物,不是文物的建筑或塑像也是圣物,宗教活动是所有信众的宗教生活和功课。

现在似乎流行建大观园,倒是比当年贾府营建宅子简单多了,不用自己在大观院里建一个寺庙,只要把原来的寺院圈进去,然后等原来的教职人员沦落为文化产业的在职人员,不用买一些人来当假和尚或假道士,免费省事,宗教只有落下骂名了。

纵观中国历史,佛教自从传入之后,每一个文明全盛的时期,对佛教都保持了宽容和敬畏。而“拆庙”“灭佛”常常伴随着王朝的衰落和政治的昏庸!

在“兴教寺事件”中,其实申遗不申遗,拆除多少建筑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谁对这些事情有决定权,至少也应该是有话语权和知情权。

玄奘塔是圣物,要供所有群众修学使用——僧团是宗教群众的代表和中心。僧团是宗教生活的主体,必须掌管宗教活动事务。才是宗教不变质的前提,才是本真吧!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