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塔山房de博客

南池涌珠映宝塔,弘法东林传法印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本着明白生活,明了人生,明悟生命的宗旨,努力将佛教的理念落实于现实生活,努力开拓佛法关怀社会,社会认同佛法的平台。 在这里您可以探讨,思考。以相守的文字帮您认识佛,实践法,把握佛的本质,法的精神。 同时欢迎您订阅并推荐给您的朋友们分享,使更多的人了解佛教,实践佛法,体味佛学。让生活多一点清凉,多一点智慧。

网易考拉推荐

大唐西域记之:取回生命真经 载誉归乡  

2013-03-10 12:50:34|  分类: 莲池清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唐西域记之:取回生命真经 载誉归乡 - 明藏菩萨 - 上塔山房de博客
 玄奘当年离开塔什库尔干、抵达喀什之前,势必见识了「冰山之父」慕士塔格峰的巍然挺拔,《慈恩传》中,并记载了他们一行在这一带遭遇盗贼侵袭,戒日王所送的大象不幸「被逐溺水死」的经过。(摄影/萧耀华)


        万道霞光簇拥着太阳从雪山之巅缓缓东升,披青戴翠的山群,被青纱般缥缈的细雾缠绕着。天空蓝得晶莹,洁净得让人心醉。远处绿茸茸的草甸上,牛羊成群,天光云影,空气分外清朗。
        眼前这片绿浪卷涌、阡陌连绵的田畴沃野,正是塔吉克人世居的高原山乡──塔什库尔干。一千三百多年前,玄奘完成了取经心愿,准备回到已然阔别了十几载春秋的家乡故土,行经「寒风凄劲,春夏飞雪,昼夜飘风」、既空荒又「绝无人止」的「波谜罗川」(即帕米尔高原,又称葱岭)时,所经过的第一个国家,就是这里。

                          取经东归,路经「朅盘陀国」


        在维吾尔语中,「塔什库尔干」意为「石头城」;根据《史记》,远在南北朝时的梁代(约公元五○二年到五五七年间),这座城池就已存在,即玄奘在《大唐西域记》中记载的「朅盘陀国」,如今位于塔什库尔干县境内的古城遗址。
沿着一条布满高原柳棘的小道,我们也来到塔县东北荒僻的一隅。这时太阳早已撕破了晨雾的面纱,椭圆形的古城峥嵘在千万条弧光下,显得更加古朴、庄严。一千多年来,在烈日的金刀神刃、狂风暴雪的无情长鞭下,气宇轩昂、巍峨纵横的城池,终于颓废为杂沓乱石与残垣颓壁。
 

大唐西域记之:取回生命真经 载誉归乡 - 明藏菩萨 - 上塔山房de博客

喀什东北方的「穆尔佛塔」,是由一座圆卵形的巨塔与一个覆斗形的高台所组成,学者说这座千年不倒的佛教遗迹,正是印度冈德拉小乘佛教传入的见证。(摄影/萧耀华)


       当年,风尘仆仆、跋涉千里而来的玄奘,写下了:「朅盘陀国,周二千余里,国大都城,基大石岭,背徙多河,周二十余里。山岭连属,川原隘狭。谷稼俭少,菽麦丰多。林树稀,花果少。原隰丘墟,城邑空旷。……然知淳信,敬崇佛法。伽蓝十余所,僧徒五百余人,习学小乘教说一切有部。」
       阖上厚重的史书,踯躅于砾石累累的城内,眼前彷佛出现了丝绸之路盛极之时,万千商客与成群驼峰,熙来攘往于城中的繁闹景象。登上土石斑斑的角楼极目四望,阿拉尔草滩与塔什库尔干县城尽收眼底,明镜般的塔什库尔干河与纵横交错的支流辉映着朝日,成了阡陌上的一片光网。早出的牦牛优闲漫步河边,羊群三三两两踟蹰觅草,宛若繁星洒落绿缎子般的草滩,不远处,几座塔吉克牧民的毡房正喷吐着袅袅炊烟。
        越过城南面一条丈余宽的土壕沟,沿着石崖边缓行而下,回首眺望古城,在皑皑雪峰与升腾飞云的映衬下,它像一位经历长途跋涉的老人,在古老凄迷的氛围中,静静地熟睡。

                                   「风寒飘劲」的中巴边境

       截然不同于牧场上飘逸流淌的民族风光,在塔什库尔干县城边的「红其拉甫」口岸,则显现了国际贸易的活络繁忙。一辆往返于「中巴公路」(新疆喀什──巴基斯坦苏斯特)的大型巴士停靠口岸边,来自巴基斯坦的商贩们,正一一卸下货物,准备接受边检。
中巴公路是一九六六年到一九七八年间,中国为援助巴基斯坦,沿着古丝绸之路所修筑的一条公路。一九八六年,中巴双方决定在公路上互设口岸,并对第三国开放。中方的口岸设在塔什库尔干县城边的红其拉甫,巴方的口岸则在苏斯特。从此,这条公路便成了中巴陆路贸易的主要通道。
       「红其拉甫意思是『血的谷』,原来的口岸是设在距塔县一百二十多公里远的山口上,海拔高达四千九百公尺,每年六、七、八月会下大雪,由于地势奇险,容易发生意外,连牲口走到那儿都会坠崖。对守防人员来说,环境太过恶劣,加上高山缺氧、人烟稀少,因此政府几年前便将口岸迁到塔县境内。」导游王涛详细解说了口岸迁移的原因。
       山口虽然险要,自古却是人们往来南亚次大陆和中亚各国的主要过道。自从口岸对第三国开放后,每年总有四万多人次的旅客,为饱览帕米尔高原的雄奇旷凉、争睹喀喇昆仑山直插霄汉的连绵峰巅而来。
       一千多年前,玄奘沿着丝绸古道归来,途经「冬夏积雪,风寒飘劲」的中巴边境时,也许是震慑于眼前雄浑奇崛的景象,因此写下了一个听当地许多老耆所转述的地方传说:
       汉代曾有一个庞大的商队赶着上千头骆驼,背负着万匹丝绸从中原而来,商队踏冰河而过,到了山口处,突然遭暴风雪袭击,骆驼一惊四散,在狂风侵袭下,人畜俱乱,有的滚入悬崖,有的跌落河谷,盛大的商队,顿时化为白色世界的一屡雪尘。「昔有贾客,其徒万余,橐驼数千,赍货逐利,遭风迎雪,人畜俱丧……」《大唐西域记》里的这段记载,成了古今中外许多走访帕米尔的旅者,最耳熟能详的一则古老故事。
               撰文/李菁菁(经典杂志文稿召集人)~更多详细内容请参阅经典杂志(第62期)~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