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塔山房de博客

南池涌珠映宝塔,弘法东林传法印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本着明白生活,明了人生,明悟生命的宗旨,努力将佛教的理念落实于现实生活,努力开拓佛法关怀社会,社会认同佛法的平台。 在这里您可以探讨,思考。以相守的文字帮您认识佛,实践法,把握佛的本质,法的精神。 同时欢迎您订阅并推荐给您的朋友们分享,使更多的人了解佛教,实践佛法,体味佛学。让生活多一点清凉,多一点智慧。

网易考拉推荐

南昌纪行之孺子亭  

2012-10-22 15:14:49|  分类: 莲池清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但见巷陌深深,一棵古树下陡然耸立着一座路牌,上书“孺子路”三字,赫然醒目,看后顿时心头一颤“这条巷子为什么叫孺子路呢?”

 “是为了纪念一位文化名人,徐孺子。”

 “哦。”果然印证了我的猜测,我微微一笑。或许,老妪注意到了我的不经意的微笑,嗔道:“不相信咋地!顺着这个巷子往前,一千米,右转,还有一个孺子公园呢,也是纪念徐孺子的!”

悠长的街衢,虽然不够繁华,但也林立着不少的茶庄、酒肆以及小型超市之类,倒也显得热闹。走了大约一刻钟的工夫,右侧果然出现了孺子公园的大门,门票并不贵,五元钱一张。走进公园,但见绿树四合,曲径蜿蜒,碧草如茵,一泓湖水闪着蓝光。湖面的一角,高耸着一座构制精巧的亭子,亭畔垂柳倒映,清风拂波,三五位长者正在树阴下对弈。“这大概就是孺子亭吧。”心里想着,朝亭子走去。

 陈蕃和徐孺子的故事,在中国可谓家喻户晓,见诸文字的不仅有正史,还有笔记逸史之类的闲书。比如《世说新语》开篇就写道:

 陈仲举言为士则,行为世范,登车揽辔,有澄清天下之志。为豫章太守,至,便问徐孺子所在,欲先看之。主簿白:“群情欲府君先入廨。”陈曰:“武王式商容之闾,席不暇暖。吾之礼贤,有何不可!”

 陈仲举名蕃,河南汝阳人,志向宏阔,方正刚直,是当时天下士子的懿范。“大丈夫当扫除天下,何事一屋!”便是他的名言。东汉末世,宦竖专权,他怀着儒家入世之心,立下廓清庙堂妖氛之志,恪尽为官操守,位至尚书,欲一展怀抱,实现宏图。但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亦是不变之法则,于政坛尤其如此。所以,不久他便因触犯权贵,贬为豫章太守,相当于现在的南昌市长。有意思的是,他赴任伊始,不顾属僚的再三劝说,不是先去公府报到,或巡视一下办公场所,接见一番公杂人员,发表一通履职演说,而是中途改道,先去拜访当地一名叫徐孺子的半老书生。关于《世说新语》记载的这则故事,多认为是在颂扬陈太守礼贤下士的风范,但仔细揣摩,实际上还是在褒扬徐孺子耕读为乐、德化闾里的节操。

 树阴下的一位长者,见我很仔细地端详着孺子亭,选取角度,频频按下相机的快门,便手指左前方一片杨柳凝翠的地方,热情地说:“那里,就是徐孺子墓。”

 

 在这位蔼然长者的指点下,沿着一条曲折的湖边小径,逶迤向前,转过一道弯,果然在湖边的一块空地上,静静地躺着一座墓葬,圆形,四周砖券,墓顶培以黄土,长满了茸茸的青草;近乎残损的墓碑上,依稀可辨出徐孺子之墓的标识。墓的前方是浩淼的湖水,水中的觳纹有节奏地向岸边涌去,前赴而后继;左右两边是高大的垂柳,蓊蓊郁郁的,微风一吹,枝条轻拂水面,撩拨得湖水漾起层层的涟漪,美人的笑靥似的。

 “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之榻”;“谁悬木榻延高士,空致生刍吊古坟。千载高风遗像在,令人怀仰挹清芬。”立于徐孺子的墓碑之前,一时间吟诵这位南州高士的名言佳句纷纷涌上心头。我索性在墓旁寻一个石栏坐下,趁此梳理一下纷繁的思绪。

 按理说,徐孺子只不过是生活在东汉末年的一位书生而已,虽然有着很高的声誉,朝廷也曾征召他去担任诸如太守一类的官职,他却都委婉地谢绝了,在风雨如晦的政治环境中,他选择的是避祸全身、激流勇退、耕读故园、老死于户牖之下的隐逸式的生活道路,在政治上谈不上有什么建树;在耕读为乐的日子里,虽然也收了几位学生,传道释惑,但其述而不作,既没有学术著作传世,也鲜有艺文佳品流播,在文化史上几乎寻不到他的踪迹。那么,这样一位人物,在中国历史上何其多哉,为什么历史偏偏眷顾于他,千载之下人们还仍然为他铺路、筑亭、修墓、建园,歌咏不绝呢?这实在是文化史上的难解之谜。

 《后汉书·徐稚传》中的记载也是比较简略的,仅有三两事而已,除了说他多次被朝廷征召或达官推荐而均不为之所动外,记述得较为详细的就是他的两次吊唁活动。一次是太尉黄琼逝去之后,他背负炙鸡薄酒,徒步赶往江夏哭祭,原因是黄琼曾经征辟他出仕为官,虽然自己辞谢了,但知遇之恩不能忘却。南昌之去江夏,数百里之遥,徒步跋涉,仆仆风尘,备尝艰辛,而这一切只是为了到逝者的墓前哭祭一回,哭祭完毕,扭头返回,一任自己的身影消逝在众人惊愕的视线里,消逝在残阳古道的尽头,任性任情,至性至情。

 另一次是去吊唁当时的名士郭林宗的母亲,其理由则更为简单。原来,徐孺子前去吊唁黄琼的时候,郭林宗等一批社会贤达也先后前去参加吊唁活动,郭林宗闻知此事,断定此人就是清雅脱俗的徐孺子,便委托一位娴于辞令的年轻书生名唤茅容者,骑马前去追赶,追是追上了,但没有追回,徐孺子又让茅容转告郭林宗道:“先生的深厚情谊在下心领了!另有一事相告:大树将倾,非一绳所能维系。处此混乱世道,劝郭先生还是寻一安宁之所,避祸全身吧!”或许对于郭林宗的知心之情,徐孺子觉得还没有完全报答,不久,郭林宗的母亲去世了,他又只身前去吊唁,来到老太太的墓庐之前,放置下采撷的生刍一束,不辞而别。众人闻听此事,都不知来者何人,其行为何意,郭林宗却悠然说道:“是南州高士徐孺子先生来了。《诗经》云‘生刍一束,其人如玉’,他是在赞美我品德高洁啊,我怎能担当得起呢!”郭林宗是山西人,其一生政治活动的地点常在洛阳一带,其母亲丧葬地点当在故乡山西,至少也应在洛阳附近,而南昌距离这两个地方,山水隔阻,路途迢迢,千里奔丧,拜祭而返,实在脱却俗套,挚诚感人。

 转念一想,又不得不佩服古代史家传述人物时剪裁题材的工夫,能从微小琐屑中折射出历史人物的人格光辉,可谓目光似炬,史胆如山。从这两则小事中,我们当不难看出,徐孺子是一个心性敦厚、恩遇必报的人,是一个目光深沉、洞彻幽微的人,是一个淡泊名利、恪尽操守的人。

 正当自己倚在石栏上遐思的时候,手机却骤然而响,原来是南昌的一位朋友约晚上小酌一杯。他乡得遇故知,人生幸事,当然不能错过。返回的时候,我又绕着徐孺子墓边的小径走了一圈。我清楚,人生的轨迹往往就是单程的旅行,每一个驿站的停留或小憩,可能都是唯一的。孺子公园,终其一生或许都没有再次临近的机会了。

 顺着孺子路笃笃返回的时候,我想,徐孺子之于社会的价值到底在什么地方呢?他以隐逸的方式来坚持自己的操守,浮云富贵,耕读为乐,笃实守信,德化乡梓,这在社会承平、仓廪充裕、百姓殷富、礼教风行的昌明盛世,或许人们能够做得到,但在世风日下、浊乱不堪的东汉末世,要想守住道德的底线,以自己的清白操守为世人树立起一座衡量人格高下的标杆,着实不易。在人类社会发展的征途中,他就是飒然而至的一股清风,时时吹拂在征人的额上与心上,使人清醒。或许,这就是徐孺子作为一个文化符号的价值所在吧。

 

 正史中的记载虽然征实有信,但每每端正板肃,比不上笔记逸史的活泼有趣,更不用说乡村野老口耳相传的民间故事了。

 傍晚,在宾馆附近的一家酒馆里,朋友依时而至,菜不过酱鸭芦笋之类,酒却是上好的四特,虽多年不见,也不过相视一笑,没有更多的寒暄,便开怀对酌起来。朋友得知我下午去了一趟孺子公园,顿时也来了兴致。

 “《世说新语》中关于徐孺子的记载,你读过吗?”朋友问。

 “徐孺子年九岁,尝月下戏,人语之曰:‘若令月中无物,当极明耶?’徐曰:‘不然,譬如人眼中有瞳子,无此必不明。’——见《世说新语·言语》篇。”虽然常常仰慕于魏晋风度,一部《世说新语》不知翻阅了多少遍,但要随口道出其中的某个章节,还是很费一点儿心力的,凭着残存的记忆,我缓缓诵道。

 朋友却击节叹赏:“对!就是这一段。寥寥数语,勾画入神,这就是古人小品文的魅力所在。你看那少年徐孺子,多么机敏睿智,童趣充盈!后来他能够博通经史,洞达世情,隐居晏然,德睦邻里,成为口碑绝佳的南州高士,正是基于他的这种童稚之心、赤子情怀啊!”

 是啊,这一层意思当时我并没有想到,听朋友这么一说,倒也觉得新颖别致,不由得多看了朋友几眼,也多敬了朋友几杯。在酒精的刺激下,朋友的兴致越发高涨了起来,趁着酒兴,他又给我讲述了关于徐孺子与陈蕃交往的一则逸闻:

豫章太守陈蕃与书生徐孺子,一官一民,相交甚欢,时相往来,每次徐孺子到太守府中晤谈之后,陈蕃总是恭恭敬敬地把他送出大门,送到路旁,有时还送到桥头,才依依惜别;而陈蕃到徐孺子家中做客返回时,徐孺子却并不执意相送,甚至连身子也不抬一下,只是淡然地说道:“走好,恕不远送。”一次这样,两次这样,尽管陈蕃并不介意,但公府里的胥吏却愤愤不平了,道:“陈太守,这徐孺子也太牛了吧!老爷您每次都将他送出大门之外,而他呢,竟然连屁股也不抬一下。如此不懂礼仪,哪里像个读书人呢!”陈蕃闻听,微微一笑,道:“我送徐先生,是身送也。将他送到路口,便返回府中,一心处理案牍,也就不会想他的事情了;徐先生则不然,他虽然没有起身相送,可他并没有将我从心里忘却,会一直念叨着我的归程呢,这就是心送,他是在用一颗诚挚的心送别我的啊!”胥吏听后,依然一头雾水,不得甚解。过了不久,陈蕃又去拜访徐孺子,告别时,徐孺子照例不送。陈蕃走到半路,对胥吏说:“你悄悄返回徐宅,看先生正在做些什么。”胥吏悄然返回徐宅,隔着门缝往里面一看,只见徐孺子端坐室中,双手拱于胸前,口里念念有词:“太守该过桥了吧……太守该到公府了吧……”胥吏闻听,大为惊骇。交友交心,高士风范,于此可见。

 朋友的这则故事,我也是首次听说,闻听之后,心里也受到了极大的震撼。震撼到了极致,言语竟也显得苍白起来了。当时,二人只是频频举杯,相对而饮,直至分别,再也没有更多的话语。

 

 次日一早,朋友送我到昌北机场,握别之际,又顺手递上了一本装帧精美的书册,道:“《豫章遗韵》,关于南昌历史风物的一本书,是一位朋友写的。在飞机上翻一翻,消除旅途的寂寞吧。”

 这是一本很有意趣的书,也的确给我孤寂的旅途带来了许多欢欣,至今八年已经过去了,它依然静静地矗立在我的书架上一个显眼的地方,书里的某些词句还时不时地在我的心头闪烁:

你一生清白如风,

干净的身上没有一点儿俗气;

而手中的书,案上的字,

乃至豫章太守特设的那张榻椅,

都优雅了你的姿势;

飘逸的胡须被岁月之刀

削成一支尖尖的笔,在清风上写意……

 当然,这也是写给徐孺子的,作者的名字叫做程维,我的心仪已久而觌面无缘的朋友。

          徐孺下陈蕃之榻

       徐孺(97-169),名稚,字孺子。江西丰城人。东汉时名士,满腹经纶而淡泊名利,时称“南州高士”。徐孺子小时候就很聪明。十五岁时来到今丰城、南昌、进贤三县交界的槠山,拜当时著名学者唐檀为师。唐檀去世以后,徐孺子便在槠山过起长期的隐居生活,一面种地,一面设帐授徒。他曾一度外出远游,向大儒樊英、黄琼请教,得益非浅,使他成为当时颇有名望的学者之一,受到地方官员多次举荐,但他都谢绝了。徐稚非常清高自持。据《资治通鉴》载,徐稚早年拜黄琼为师,可当黄琼做了大官之后,徐稚就主动与黄琼断绝了来往,专心在家务农而不再交游士林。至黄琼死后,稚往吊之,哭得很伤心,但他不通报姓名,以至在场的人六七千人都不认识他。东汉名臣陈蕃到豫章做太守(147),立志做一番大事,一到当地就急着找名流徐孺子请教天下大事,随从劝谏应该先到衙门去,结果被他臭骂。当时徐稚已年过50岁,当陈蕃派人将他从槠山请来时,专门为他准备了一张可活动的床,徐稚来时放下,走后挂起。因此王勃在《滕王阁序》中说“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之榻。”把徐稚作为江西“人杰地灵”的代表。今南昌市有名胜孺子亭,原是徐孺子垂钓之处,为豫章十景之一。
        这个典故主要是说徐孺子的,因为他是江西人,而陈蕃是河南人,是通过陈蕃的礼贤下士来陪衬徐孺。顺便说到,将徐孺子称为徐孺是古汉语中的节缩,节缩的目的是为了使结构匀称、节奏整齐。节缩在古汉语中多用于姓名。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