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塔山房de博客

南池涌珠映宝塔,弘法东林传法印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本着明白生活,明了人生,明悟生命的宗旨,努力将佛教的理念落实于现实生活,努力开拓佛法关怀社会,社会认同佛法的平台。 在这里您可以探讨,思考。以相守的文字帮您认识佛,实践法,把握佛的本质,法的精神。 同时欢迎您订阅并推荐给您的朋友们分享,使更多的人了解佛教,实践佛法,体味佛学。让生活多一点清凉,多一点智慧。

网易考拉推荐

愿上孤峰顶  

2012-03-02 11:08:04|  分类: 修学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4年06月01日 《人世间》兰若

 

愿上孤峰顶 - 明藏道妙 - 上塔山房de博客
 
五台山普寿寺尼众威仪

       我回到故乡太原之后,如瑞师父已经落发出家。我从嫂娘的口中,知道大嫂明月与如瑞、妙音悉皆好友。1981年,三人结伴而行,来游五台。五台素有清凉圣境的美誉,一山之中,山脚峰顶天气迥异。一日,她们避雨山间凉亭,偶遇当代律宗尼师通愿。师父慈悲,与三人交谈。谈锋之中,瑞、妙音心有所悟,竟当场决定出家。明月愿作护法,生生世世。通老微笑着对如瑞、妙音说,你们果真愿力能行,我为尔等再住世十年。

       那时候,如师父刚刚从师大外语系毕业两年,在太原七中做老师。她是家中独女,感情事业一帆风顺。她的父母虽然也是三宝弟子,但终究对女儿发心落发感到意外。在家里人百思不解,并封存其储蓄之时,她变卖了自行车,准备以微薄之资携上路车票,如约而行。师父的父母终受感化,后来相继出家,成为佳话。

        妙音师父出家前,毕业于大同医学院,是个医生。发心出家后,她的两个妹妹先后落发。年龄最小的弟弟也受到感染,亲近佛法,曾经三天背得《楞严咒》。后因家中老父百般不舍,才行医德国,远赴海外。妙师父送别胞弟时,一句“若遇大劫,有谁助念阿弥陀佛?”二人俱皆洒泪,含憾而别。

        如师父和妙师父是我听到的不因挫折而入佛门的大德之一,让我不再以为,大凡为僧,必有隐情,终是消极避世,无奈之举。譬如如师,自如潇洒,大袖飘飘,辩才无碍,风趣智慧。她和妙音自1981年起随侍通老,由五台南山寺开始发心修律。年底,随通老南下,往四川弘戒,协助通愿法师与峨嵋尼师隆莲圆满完成二部僧戒。这是文革浩劫之后,中国第一次传二部僧戒,比丘尼严净毗尼的历史由此翻开新的一页。

       此后,辽宁开元普觉寺、山西大同华严寺、五台圭峰寺、陕西终南山大元寺、乾县吉祥精舍,师尊往哪里传戒,如瑞、妙音便往哪里行脚。其中迁徙颠沛,个中滋味,遍尝而不退转。

       1991年,春节刚过,通老病倒太原。她因感冒染疾,却现只病不苦之象。大嫂明月是护士出身,天天给通老换药打针。她视通老如慈母,不免心酸流泪。师父却说,还记得我当年所言吗?我为律法有你们弘继,发愿住世十年,如今十年已过,岂可耽搁?知师将西往,明月不禁恸哭。3月6日,通老安详示寂。其后七天,大雪不止,走在路上,雪可没踝。

       通愿法师示寂之后,如法荼毗,获舍利7000余颗。遵师遗嘱,骨灰分作三份:一份洒在五台大白塔周围,以法师慈悲愿力,护持佛法;一份洒在四方朝台路上,令僧俗人等悉踏而上,以消弭法师尘世罪业;一份送苏州灵岩山寺供养。我听闻事迹,心旌神摇,深信因缘际会成,深信有妙不可言。

        就在这一年,嫂娘发心出家!在我的印象中,嫂娘是个特别慈悲、特别有担当的大护法。她在中医院上班,帮助了许多在病痛之中辗转的人,并一心护法,不言甘苦。当时,她已年近六十,即将退休安享晚年,却因通老之去,敲醒心灵。她后来告诉我,终有一死,为何不悟?嫂娘出家,震动了我们全家人。我上五台,她和妹妹慈师父挂褡集福寺,披剃如法,万事亲历亲为,一切从头做起。嫂娘落发后,法号“法莲”。我看法师父辛苦受持,常常泪不能禁,哑口无言。这其中苦心深情,大悲宏愿,非言语文字可以表达。

        后来,山西佛协欲重建太原唯一的尼众道场宝林寺,法莲师请命住庙,发悲愿,穷其余生,光复道场。我得以常去看望,才发现宝林寺在文革当中佛像俱毁,徒留殿堂。而那殿堂在法莲师住庙之时,还是大东关街道办事处的所在。墙已斑驳,漆已掉落,市井之人往来喧嚣不绝于耳。法莲师不以为意,宽厚忍耐,原先对她有敌意的一些人也开始渐渐亲近交谈。师父以自己三尺之躯,孤身一人,劈柴担水,做饭洗衣,上课礼忏,读经回向,笃实行之,问心无愧。过往好奇的人,见师父一人住小屋,数年如一日,日日精进。很多人感叹生信,来问佛法。法莲师又予人方便,广结善缘。三年之后,宝林寺收回。如今,大殿已修葺过半,琉璃佛像已端坐莲花,经由太原往谒五台的比丘尼终于有了如法歇脚的去处。而法师父,依然清净故我,爽朗笑声,矫健步履,一如当年。

        记得当年,我考学惨败,就是经法莲师引见来到普寿寺。她是我的大善知识,是我头一个要顶礼的师父。是她的指点,让我在自己小我的苦痛中看到大的担当。那时的普寿寺还未完全建好,围墙、大殿都未落成。师父们和工人们一起动手,往来劳作。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如师父,看见来自全国各地的年轻尼众在她的带领下,深入经藏,安居自恣。大家自己种菜,自己施肥,一砖一瓦,凭自己双手垒建。师父在课堂上殷勤譬喻,常常以世间诸法来观照经纶,每个听闻她讲课的尼众都欢喜信受,如饮醍醐。在殿堂之外,师父却又和讲课时的妙趣横生判若两人。她沉默自尊,进退有序。出家以来,过午不食,卧不倒单。那恪守戒律的威仪风范,仿佛噤声雷霆,让人心底产生极大的震动。

       如瑞和妙音因通师遗愿,发心修建和合道场,以供十方尼众,有场可聚,有戒可修。这便是普寿寺的由来。两位师父以通老的教诲为宗,奉行“三不主义”。第一、不收徒弟。以为要维护一个道场,弘法利生,必须海众和合,而收徒易起纷争。第二、不可为自己写传。原因是古人有传,是有修有证,为令后学见贤思齐,促使奋发图强。而法师自谓空消信施,尚不知晓如何酬信施于万一,所谓三心未了,滴水难消。每每思及,惶恐惭愧,故不敢戏论。第三,自己不著书立说。认为古往今来,祖师法语,佛经注释,汗牛充栋,只要精心研读,依教奉行,足够运用,不需要自己的枝末见解,画蛇添足。

        二十多年来,如瑞、妙音担荷律宗家业,无一不是按照戒律而行。如师父慈悲,授课时讲到释迦牟尼佛圆寂之前,阿难代众问之,佛涅槃之后,我等以何为师?本尊说道,以戒为师,并谆谆告诫:“我以不放逸故,自致正觉。无量众善,亦由不放逸得!”

        在师父的面前,我是个见威仪起信受的无知孩童,常远隔了山水岁月,看师父动静自如,看悲心尼众向她稽首顶礼,跪倒泥泞,不见污水。但我于师父,虽心仪之,却缘悭一面。自1992年后,我三次拜谒五台,均未遇师父。当家师妙音告诉我,因隆莲法师年事已高,又患咽疾,不能亲自演说律法,如师父便代为传言,奔波于峨嵋五台两地。1998年,我受台里委派,前往洪灾前线拍摄。就在双流机场的候机厅,我看见三位尼师飘袂而来,合十之间,仿佛见到如师父的面容。是她,我认了出来,上前深深顶礼,眼泪止不住地掉下来。师父看我,笑说,模样没变么,小姑娘!久别重逢,竟以这种方式偶得,让我悲喜莫名。原来师父要转机北京,回到五台,主持两天后的浴佛节。我毫不犹豫,捐出身上所有,愿为父母供于佛前。师父慈悲,赠我以剔透念珠,佑我父母。我无所能,却愿倾尽全力,回报善缘。

        学佛之后,屡上五台。虽未谋面于如师父,却有机会在妙师父的苛责下去除不少陋习。今举三例,见笑于诸位同修。但愿你我,从细微之处着手,点点滴滴见到精神。

        一是吃饭。我曾经在厨中帮忙,可以自己舀菜舀饭。一日,有西芹煮花生,我不喜花生,专爱西芹。舀菜时便哆里哆嗦,西芹留在勺中,花生尽落。不料竟被妙师父撞见,她问我:不爱吃花生吗?我惟有呵呵笑。她又说,你不爱吃的,都留在锅里,别人怎么办呢?大家都看我,我羞愧难当,赶紧不加分别,猛舀几勺。师父却又说,你吃得了那么多吗?吃得了就好,吃不了可不许倒饭,倒饭是大浪费。我唯唯诺诺讲,那怎么办?师父却走了。呜呼,那一个下午,我捧着满满一碗西芹煮花生,想着自己的分别心,想着自己的贪心,想着......

        二是睡觉。我平时并非嗜睡之人,但听说尼众律院戒律严明,夜里10点休息,凌晨2点云板就响,白天只有半个小时的静休时间。头一天,我为表学佛决心,几乎不睡,捱到2点第一个起床。3点钟上殿,又不懂早课内容,浑浑噩噩,跪到5点,困乏不已。第二天,我酣然入睡,睡梦中简直是露出了甜美笑容。如是三天,其他老居士见我昏沉,惟有叹息。一天,似乎已然明媚阳光普照,我还在房中贪睡。突然,耳中分明:一天能有多少时间,都睡掉了。昏沉掉举,都是习气啊。有点时间,为什么不多学习,多和善知识亲近,多听闻佛法呢?全部睡掉了。我的耳根发了烧,睡意全消。起来推门,看到妙师父远去的背影。

        三是偷盗。这里说的偷盗不仅仅是盗物那一层意思。我在普寿寺,不是所有的课都能听。以我在家人的看法,觉得不都是上课吗,为什么有的我还听不了呢?似乎不公平啊。这里面我不仅起了嗔心,还有怀疑。沙弥尼们下了课,我找到相熟的尼师,再三央求,让她把笔记借我一看。尼师无奈,只好借我。我翻开一看,原来师父讲的是戒。那戒律是如此之多,如此之细微,让我非常动容。我心钦叹,立即开始抄录,觉得如此难得,一定要学。就在这时,沙弥尼领着妙师父来找我,妙师父严厉地告诉我,这是犯了盗戒!何为盗者?不为你所有的,巧取豪夺。修行者讲次第,不受戒者不守戒,如果越了这个次第,盲修瞎练,不仅坏了律法,对自己学佛之心,也容易起大执。

        我在妙师父面前,常常为自己不经意流露出来的习气感到羞愧。在她那里,我头一次发现自己竟然浑身都是毛病。但我有知耻而后改的勇气,愿意修正自己身上的这些问题。我常常想,终有一天,我会成为一个真正的赤子,站到佛的面前,无比纯正,晶莹剔透。我热切地盼望着。

       我在红尘里行路,有着自己的负累和任务。很多时候,律宗尼师们带给我的一切成了我灵魂的一个烙印。虽然这身躯被万物被缘法暂时役使着,但烙印不会消失,它将永在。它告诉我,吾师们勇猛精进,直上孤峰顶。在那风卷云舒的天之尽头,有莲花灯座千万朵,朵朵曼妙,洒向世间。我是后辈,笨鸟一只,虽不擅飞翔,却愿跟随,慢些迟些,终将展翅......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