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塔山房de博客

南池涌珠映宝塔,弘法东林传法印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本着明白生活,明了人生,明悟生命的宗旨,努力将佛教的理念落实于现实生活,努力开拓佛法关怀社会,社会认同佛法的平台。 在这里您可以探讨,思考。以相守的文字帮您认识佛,实践法,把握佛的本质,法的精神。 同时欢迎您订阅并推荐给您的朋友们分享,使更多的人了解佛教,实践佛法,体味佛学。让生活多一点清凉,多一点智慧。

网易考拉推荐

天堂之约:到苏州而不游虎丘,乃憾事也  

2012-12-27 10:47:36|  分类: 主题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虎丘位于苏州城西北七里处,有“吴中第一名胜”之美誉,宋代大诗人苏东坡盛赞“到苏州而不游虎丘,乃憾事也”,虎丘是最具吸引力的旅游胜地之一。虎丘山风景幽奇,至今仍保持“出城先见塔,入寺始登山”的特色。山上,千年宋塔“云岩寺塔”古朴雄奇,元代古建筑断梁殿结构隽巧,剑池危崖陡壁上,飞梁渡涧,轩阁临崖,前山憨憨泉、试剑石、真娘墓、千人石、二仙亭、白莲池、点头石、双吊桶、剑池处处传说动人,山顶小吴轩、望苏台、致爽阁可以远眺古城风貌,纵览四野景色。


虎丘断梁殿
 

虎丘千人石
 
        自东晋王珣、王珉舍宅为寺,佛教文化绵延千年。东晋著名高僧竺道生(355—434年)在北方传播“一阐提人皆得成佛”,遭到摈遣后来到虎丘继续弘法,他提出了 “顿悟成佛”和“一切众生悉有佛性”的学说,在中国佛教发展史上是一次突破。至今,虎丘山上还留有遗迹。南朝陈代和隋仁寿元年(601),山寺始建佛塔。此后,虎丘山寺更发展为一座规模宏伟的著名佛寺。唐初,为避太祖李虎讳,改名“武丘报恩 寺”。南宋时,高僧绍隆在虎丘山寺创禅宗临济宗“虎丘派”学说,绍隆因此被后人尊为临济十二祖,其影响至今不衰,日本禅宗四十六派中,出于绍隆流派的有三十六派。 元、明、清各代,虎丘山寺屡有兴建,香火鼎盛,名播远扬,是吴地重要的佛教圣地。今“虎丘禅寺”匾额为清康熙皇帝御题。虎丘还有多处道教遗存,历史上形成了前佛后道的格局,在后山构成了一天门、二天门、三天门到小武当、中和桥、石牌坊、真武殿、玉皇殿一组系列道观建筑。清嘉庆年间所建“二仙亭”内,勒有记载道教名人吕洞宾和 陈抟在虎丘相遇对弈的石碑。养鹤涧因“清远道士养鹤于此”而得名。这里山石层叠,流瀑悬崖,显示出道家崇尚的清远意境。
天堂之约:到苏州而不游虎丘,乃憾事也 - 明藏道妙 - 上塔山房de博客
 
天堂之约:到苏州而不游虎丘,乃憾事也 - 明藏道妙 - 上塔山房de博客
 
天堂之约:到苏州而不游虎丘,乃憾事也 - 明藏道妙 - 上塔山房de博客
   虎丘山是中生代火山爆发后的残存,曾为海中一小岛,古称“海涌山”。自春秋起, 经东晋、唐、宋、元、明、清历代经营,留下了许多胜迹,成为苏州历史发展的缩影和 吴文化中的瑰宝。据后汉《越绝书》记载,春秋吴国时期,吴王夫差葬父阖闾于此,葬后三日有白虎踞其上,故得名虎丘。东晋时,司徒王珣和其弟王珉分别建宅于虎丘,后舍宅为寺,名虎丘山东、西寺。东晋高僧竺道生、梁代憨憨尊者都曾在寺中讲经和生活, 并留下生公讲台、憨憨泉、千人坐等古迹及相关传说。唐代,为避唐高祖李渊祖父李虎名讳,虎丘一度改名武丘,寺名亦易为武丘报恩寺,仍分东西两寺。宝历元年(825),诗人白居易任苏州刺史时,在山前开河筑堤,引运河水至阊门,并于堤上栽桃柳两千株,人称七里山塘“白公堤”。同时,又绕山凿溪,引水环山,使得虎丘山水相映、水陆交通方便。此后至民国的1100多年间,山塘成为连结阊门与虎丘的唯一纽带。五代十国, 吴越国钱氏治理苏州数十年,大事修建佛寺,构筑园林。据记载,虎丘的寺院和胜迹在这一时期也得到了修缮和发展。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虎丘现有的佛塔就是后周显德六年 (959)至北宋建隆二年(961)吴越国时期所筑。北宋时期,虎丘佛教极为兴盛,知州魏庠奏改寺名为“云岩禅寺”,塔即称“云岩寺塔”。南宋绍兴初(约1131), 高僧绍隆到虎丘讲经,一时众僧云集,声名大振,遂形成禅宗临济宗的一个派别“虎丘派”。当时东南大丛林号“五山十刹”者,虎丘居其一。元至正四年(1341),山寺重加修复,新建有“断梁殿”之称的二山门。
  明代时,虎丘建筑多次修缮。苏州知府况钟曾捐助俸禄修缮寺庙,苏州官民纷纷响应。此时虎丘一带还是重要商埠,园圃花市,极其繁盛。
  清代,康熙六次、乾隆三次巡游,虎丘出现了又一兴盛时期。山上增建了多处建筑。 康熙四十六年(1707),御笔亲题“虎阜禅寺”匾额。咸丰十年(1860),太平天国忠王李秀成自天京(南京)东下苏州,清军一把大火将苏州阊门一带化为废墟,殃及虎丘。1863 年,虎丘又成为太平军苏城保卫战的西北前哨阵地,曾在附近修筑防御工事。除云岩塔及 二山门——断梁殿之外,古建筑大多毁坏。光绪十年(1884),状元洪钧、词人郑文焯等 集资于憨憨泉坡地依山势创建拥翠山庄。1918年,吴中名士金松岑、费仲深、汪鼎丞等募 建冷香阁于拥翠山庄北,于阁旁植红绿梅数百株,成为品茗赏梅胜地。此后十余年,又陆续重修了头山门、石观音殿、申公祠、三泉亭、致爽阁、可中亭诸胜。20世纪50年代起, 管理部门对虎丘和周围自然、人文环境进行了全面的保护、维修。经半个多世纪的精心管理和建设,虎丘独特的自然文化环境保护完好。

           

道生(355-434) 晋宋间高僧。俗姓魏,巨鹿(今河北省巨鹿县)人。幼随竺法汰出家,改姓竺,十五岁便登讲座,二十岁受僧侣的最高戒律具足戒。公元397年道庐山相慧远求学,公元404年问学于鸠摩罗什和佛驮跋陀罗。以慧解著称,在当时汉译典籍未完备的情况下,常见人所未见,如立善不受报、顿悟成佛之义。

       道生受戒之后,离开了他熟悉的寺院与师傅竺法汰,到庐山中隐居,一住就是七年,饮溪水,食蔬果,终日在山林中沉思钻研,寻求自己的心志。七年间他才能日增,禀性气度机敏而宽广,神采风韵清朗而和畅。他钻研群经,斟酌杂论,为了追随正法,七年后他又离开庐山,与慧叡、慧严一道,行程万里,游历长安,随大师鸠摩罗什受业。关中一带僧众都说他神悟非常。
  道生居无定所,后来南下,在宋都城建康的青园寺居住。一般僧俗早已知道这是一位名德大师,礼拜频繁,太祖、文皇对他尤加敬重,时常请他说法讲道。一天,太祖设法会,亲自同众僧侍于筵席旁,道生说法精采非常,众人听得入迷,静下来时,食物已凉了,才意识到天色已晚。太祖却摆一摆手:“诸位名德大师,开始吧,太阳正在中天呢。”全场顿时一片寂静:佛家的规矩是过午不食,太祖如此说,不是让大家犯戒吗?在尴尬中,众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投向道生。道生面色如常,微微一笑道:“白日附丽于青天,天说它刚到正中,还有什么可怀疑的吗?”随手拿起钵来来进食。众人顿时醒悟,赶忙随他行事,暗中赞叹不止,这时的“天”——太祖也在一旁拈须微笑。一场不大不小的尴尬被他轻而易举地化解了。
  更多的时间道生沉迷于无边无际的思索之中,有一天他他恍然大悟:妙法非语所能表达。不禁对徒众感叹道:“形象是来完全地传达心意的,领会了心意就应忘掉它;言语是来诠释道理的,参入了道理也就可以不要了。经典东传以来,由于译者的重重阻障,译作多拘滞文辞,少见圆通的意旨。唯有取鱼而弃掉鱼篓的人,方可与之谈论道法。”语言的牢笼,在老庄就已感觉到了,所以他们说“得意忘形”,“得意忘言”,道生的感受正与他们一脉相承。然而舍弃语言必先进入语言与清理语言,单纯的感叹是无济手事的。于是道生开始更细致深入的校阅,他思量因缘所生的事理等与不生不灭的理性,以及因缘所生的前因后果。此后才断言:若行善不受报答,便可顿悟成佛。还著了《二谛论》、《佛性当有论》、《应有缘论》等等,超越了旧说,意旨精妙而深微。但他的深刻也造就了他的不幸,拘守文辞者对他生出无数的嫌恶与猜忌,赞成取消其说的呼声纷纷扬扬,竟相而起。然而道生全然不顾。当时六卷《泥洹》率先传来,道生剖析义理,深入到幽微之处,于是宣说,一切众生,包括蔑视佛法的人,都能成佛。这本与大本《泥洹》相合,但此时它尚未传来,道生的先行阐释与独到见解便惹恼了众人。
  拘守交辞者,如基督教中的法利赛人一样,容不下得半点“异端邪说”,半点独到与特殊,他们视道生的说法如洪水猛兽,在一种虚妄的正义感支配下,对之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道生依然是我行我素。他的心思中,外在的荣辱毁誉没有丝毫位置,他只相信自己……不过事精越来越复杂了。这些东方的法利赛人不但自己攻击道生,而且向大众宣扬,于是道生制造邪说坏乱佛法的声名越传越远,昔日对他敬若神明者也仿佛如梦初醒,连呼上当,或不屑一顾地说:“哼!我早就看他不地道,……。”在太阳很好的一天,局面终于不可收拾了。道生正埋头于发黄的经卷之中,小沙弥气喘吁吁地跑进来——平日他知道师傅的习惯,决不轻易打挠——惊惶地说:“师……师傅,不好……不好了,外面……”道生从他玄妙的世界中走出来,才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异样的紧张气息。他什么也没说,慢慢整好经卷,跟小沙弥走来。门口愤怒的人群已围满了,乱哄哄地在太阳下蠕动,“让他滚开!”“对,让他滚!别在这里扰乱正法!”“……立刻走!……走!”喧闹声浪涛般打来,几个徒弟虽勉强支撑,两股已经打颤,有的想趁乱遛掉,有的想乱起来挡师傅一下,道生却如黑色的礁石,不动,不言,不怒。他的目光环视人群,里面几个赶紧低下头去,道生明白,那些昨日的攻击者,现在又成了“启蒙者”了,启发这些不知妙法为何的大众来“护法”。众人那知是被太阳照得有些迷乱而疲乏还是在他深不可测的眼中发现了什么,渐渐安静下来。这时他向前迈步,他的表情严肃得如同秋末的荒野,他走到人群中,没有人敢挨近他,纷纷后退。他开始说话,有人捂住耳朵。他平静地说:“如果我宣说的与经义相违背,愿人见人厌的恶疾发在我身上;如不相违,我死时应占据狮子讲座。”说完拂衣而回。众人忽然觉得很空虚,纷纷散去。
  道生当天就走了,那时候夕阳西下,追随他的影子越来越长……
  开始,道生投奔杭州的虎丘山,只十来天工夫,便聚集了数百名徒众。不久,他又回到曾修练七年的庐山,出没于岩岫之间,僧众都对他深表钦佩。但他忘不了在都城的那一幕,他越来越坚信自己所说无误。一次,在幽静的林间,他独自讲说起来,朦胧中仿佛见有人点头,他定睛一看原来是面前一块块的顽石,这就是“生公说法,顽石点头”的由来。不久,大本《泥洹》传来,里面果然说毁谤佛法者也有佛性,一切众生皆有佛法。消息传扬开,僧俗士庶,无不深服于其先知先觉。道生得到这部经,便决定开始说法。宋元嘉十一年(公元 434年),道生在庐山精舍升上法座。道生神色开朗,讲解精妙,只说讲数番,深微至理便明白无比,僧众顿时开悟,十分欣悦。法会将完时,大家看见,道生的拂尘杂乱地散落地上,抬头观望,道生正襟危坐,面容端庄。他已悄然而逝,仿佛入定一般,沉默了片刻,哭泣之声便响起来。消息传到京城,那些狂热地排斥他的僧众顿觉惭愧歉疚,纷纷忏悔过失,并信服其说。
  道生被埋在庐山的一个山坡上。
  道生一生可谓勤奋,当初僧肇注出《维摩》,世人玩味不已,道生则更阐发其深层意旨,使新出典籍明白畅达,他对其他经典的注疏,也都被世人看重。有人称他天真独发,无所滞碍,他的顿悟说,也逐渐为人认可。宋太祖曾祖述其义,僧弼等都设会问难,太祖毕竟只是太祖,他将听来的明白学问越说越糊涂,最后不得不强辞压人:“若是让已去的人活过来,怎么会被你们问住呢?”
  已去者不能复返,然而其妙法却如明灯一般,世代辗转相传,无有熄灭的时候。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