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塔山房de博客

南池涌珠映宝塔,弘法东林传法印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本着明白生活,明了人生,明悟生命的宗旨,努力将佛教的理念落实于现实生活,努力开拓佛法关怀社会,社会认同佛法的平台。 在这里您可以探讨,思考。以相守的文字帮您认识佛,实践法,把握佛的本质,法的精神。 同时欢迎您订阅并推荐给您的朋友们分享,使更多的人了解佛教,实践佛法,体味佛学。让生活多一点清凉,多一点智慧。

网易考拉推荐

朱仁民 岛上有500 个罗汉你就是那第501 个  

2011-09-05 16:22:00|  分类: 大德芳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矗立在以碧海蓝天中的罗汉,勾起游人们的无限遐想。
朱仁民 朱仁民,莲花岛第501个罗汉

                           

                                           疯狂而奇怪的梦想家

朱仁民 岛上有500 个罗汉你就是那第501 个 - 心开宝就来 - 上塔山房de博客

  

  我们早晨到达舟山,打通了朱仁民的电话。他已于前一天从杭州乘坐6 个小时的大巴抵达。这位身穿红色唐装和土黄色大头鞋的艺术家兼景观设计师,正准备去浙江台州人开的烧饼油条摊子上吃早餐。“小时候只要有烧饼油条吃,我就以为共产主义快到了。”朱仁民笑着说。

  如今虽然拥有数以亿计的身家,朱仁民依然觉得,烧饼油条是最好吃的早餐。因为我们的到来,朱仁民放弃了台州人的烧饼油条摊子,带我们到了一家较大的饮食店去早餐。在众多美味的海鲜面前,他依然选择了米粥加油条。

  一行人驱车快到朱仁民的小岛时,他指着远处说:“你们看,我的小岛像不像观音?”眼神随着他的手指伸向远处,只见一座“观音”卧在茫茫海水中。阳光灿烂,万丈光芒流转在“观音”左右,周围是汪洋大海。这一段海域叫莲花洋,朱仁民自称“莲花洋人”。

  一条长达800 米的花岗石长堤通往朱仁民的小岛。这条宽敞的长堤上,500 个罗汉列队站立,形态各异,皆笑容可掬,仿佛欢迎所有远道而来的人。这些罗汉都是朱仁民亲自雕刻的。从给罗汉造型到做成雕塑,直到把每个重达1吨的罗汉从远在福建的雕塑厂运到舟山自己的小岛上,朱仁民都是亲力亲为。长路漫漫,罗汉们又重,因车身太大,运输途中还常被截下罚款。他告诉《外滩画报》,光运费就耗资甚大,不过这还只是打造中国私人第一座岛屿这项浩大工程中的一小部分。

  朱仁民年届六十,看上去比真实年龄年轻。因为戴眼镜,他不太上照,其实笑起来非常动人。细看会发现,坎坷的经历依然在他的脸上留下了数不清的印记。他是个疯狂而奇怪的梦想家,喜欢自讨苦吃;又是个少见的实干家,从无到有地打造了一个小岛,来寄放他的梦想。

  苦难过往

  

  朱仁民是国画大师潘天寿的外孙。潘天寿,浙江宁海人,字大颐,号寿者,又号雷婆头峰寿者,曾担任浙江美术学院院长,“文革”中受到诬陷与摧残,1971 年9 月含冤而逝,时年75 岁。他有二子三女:大女潘秀兰、二女潘贞、大儿潘、三女潘曦、小儿潘公凯。潘公凯也是著名国画家,至今仍担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潘天寿的长女潘秀兰就是朱仁民的母亲。

  朱仁民从4 岁开始跟着外公学画,外公夸他:“仁民真能画。”国画大师陆俨少夸朱仁民是“将门虎子”,深得“潘老遗风”。由于父亲曾在国民党银行任高职,朱仁民7 岁那年,一家五口人在“反右”运动中被下放到舟山。父亲一直到去世为止,都没有再获得工作的权利。母亲潘秀兰担任中学美术教师,靠每月30 多元工资养活五口之家。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刚上初一的朱仁民就和哥哥瞒着母亲,去外面帮人家干活挣点小钱。初中还未毕业时,他已踏遍舟山群岛。“我什么都做过,张网、出海、刷漆、打铁,还在游泳池里当过救生员,在中学里代过课。”朱仁民告诉《外滩画报》。

  尽管家世显赫,朱仁民的成长过程却与苦难和磨练紧密联系在一起。他曾报考浙江美术学院并以高分考中,却因为“出身不好”名落孙山。求学无门,他早早开始为生计奔波,吃苦耐劳,自学成才。1978 年到1979 年,朱仁民在舟山越剧团做舞台美术。他一个人承包了所有的舞台设计工作:布景、服装、道具、硬片、网景、幻灯。“我一个人顶剧团十个劳力,累得浑身都长肌肉,但也获得了很多练习绘画的机会和条件。我把古代的服装道具、灯光效果、造型手法和现代的构图、黑白灰处理手法全捏在一起。每天半夜熬着戏台上散场后的灯光余热,热得浑身上下脱得赤条条,遍抹防蚊油蹲在尼龙纱幕里,用4 分钱一支的蘸水笔尖整整画了一年多。作品被好多家报纸转载选登,一直弄到《全国连环画精选集》中去。时下的人已不可能有我那时老僧补纳的真功夫了。”

  买岛由来

  

  1981 年,朱仁民租用他曾经当过救生员的游泳池,创作一幅中国画巨作《大道·海天篇》时,不慎从高架上重重摔下,造成腰椎损伤。医生断言:“你再也站不起来了。”

  病瘫了的朱仁民没有一分钱工资,甚至连租房和吃饭的钱都成问题。爱人必须工作,无法照顾他。母亲潘秀兰为儿子的境遇悲痛不已,每天背着人哭泣。

  每天以泪洗面的潘秀兰并非两手空空。作为国画大师潘天寿的长女,她的手中握有潘天寿先生留下的120 多幅国画,价值连城。儿子受苦受难之时,她却把这些画全部捐给国家,分文未取。“只要卖一两幅,不但一家人都能过上好生活,病瘫了的我也能吃上饭,有人照顾。”朱仁民这么说。但潘秀兰认为,父亲潘天寿的一生就是为了“中华民族”,自己也没有权利靠出卖父亲的遗作过上好生活。

  朱仁民告诉《外滩画报》,捐献了全部画作的母亲,晚年却居住在局促拥挤的房子里,困顿不堪。老人家希望能够换一个大一点的房子,却因为“太多领导要换大房子”而未能如愿。瘫痪的朱仁民身无分文,陷入绝境。然而,天无绝人之路,朱仁民母亲的学生提供了一个可以免费入住的地方。这是一个已经荒废了的破庙,地点在如今普陀山上的隐修庵。某天,学生将朱仁民背入破败不堪的庙中,约定每天送饭两次。

  朱仁民在荒山僻岭上的破庙里整整躺了5 年,陪伴他的是数不清的老鼠和屋梁上一条大蛇。大蛇的重要食物来源之一是老鼠,而老鼠的重要食物来源是朱仁民的食物。朱仁民不仅自己挨饿,还要担心巨蛇挨饿。他请母亲的学生带来一把菜刀防身。有时,他亲眼看到大蛇吞吃老鼠的整个场景。“巨蛇在两个屋梁之间飞前窜后,追逐老鼠。激烈的战斗进行了一会儿后,四周安静下来,血滴了下来,蛇开始慢慢往回游,吞吃它的战利品。”夏天夜间,大蛇有时觉得口渴,会四处找水喝,有一次舔到了朱仁民的额头上。“感觉有个什么柔软的东西在额头上吸收汗水,我突然明白过来,‘是那条大蛇的头!’”朱仁民请母亲的学生准备了一个水杯,盛入盐水,这样大蛇口渴时可以喝杯里的盐水。

  与只知道吃喝睡觉的大蛇相比,绝望、寂寞和空虚等负面情绪才是更为可怕的“巨蛇”盘桓在朱仁民心口,难以排遣。无数次,朱仁民想到了一死了之。日日夜夜,他静默地看着对面海上的一座孤独小岛;它躺在莲花洋上,与朱仁民默默对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瘫痪的第五年,有一天,他发现苍天开恩,自己能爬了。

  他光着脚爬下了山,眼中噙着泪,对着普陀山跪拜,又对着大海叩首——那是1984 年。“我在心底发誓,一定要拥有这个伴我度过人生最低潮的小岛。”朱仁民说。

  打造小岛

  

  身无分文拄杖下山后,朱仁民辗转到海外卖画、教画、办画展,历经12 年,行走了几十个国家和地区。“去得最多的国家是新加坡和奥地利。”朱仁民说,在这个过程中,他一路失败过,一路被人家骗过,一路被人家打过。“什么人都碰到过,什么事情都发生过,但我都要去面

朱仁民 朱仁民,莲花岛第501个罗汉
对。”

  那个时期,朱仁民发现国外如火如荼的景观设计在国内还是一片空白。1992 年,他回到杭州,创办了潘天寿环境艺术设计研究院,成了国内景观设计行业的先驱之一。凭着过人的勤奋与历尽磨难带来的悟性,他迅速积累了巨大财富。

  1996 年,他实现了夙愿:支付了9000 元,获得荒岛40 年使用权。朱仁民把自己的小岛取名为“莲花岛”,自号“莲花洋人”。

  朱仁民详细地向《外滩画报》介绍了造岛的详细经过。因为莲花岛的外形酷似观音,他决定无论如何绝不改变小岛的天际线,因此在整体布局上煞费苦心,最终确定了“注重生态、注重文脉、注重空间功能和特殊的水文气象”的总体设计方针。

  莲花岛环岛共有天然的5 个凹口,藏风止水、抗拒夏雨雷电。朱仁民介绍小岛的整体设计构想:“我沿着凹口走,打算充分地利用岛上的避风抗浪凹口。我环岛划了个圈,利用一条石砌小道环岛而行,连通每个凹口。将小岛的两块主山之间作为主要入口空间,充分利用莲花岛天生的坡度落差。三幢建筑在这里转弯抹角中起到互相谦让、互相呼应的作用。绿色山崖和石砌山墙因势而立,一条陡坡小道在中心穿过,组合出海岛渔村式的公共空间。来到岛上的人各自分流,进入功能建筑之中。”

  其中,“朱仁民艺术馆”是岛上占地面积最大的建筑。它占据着两片礁石之间的空间,环岛步道的入口与收口在这里交汇。“我不能让这两片礁岸之间的交通空间发生任何堵塞,因为入岛车辆全部在这建筑底下调头转弯。同时,我要为来到岛上的游人创造一个遮雨挡阳的300 多平方米休息空间。15 米的跨度结构使我绞尽脑汁,最终选择了一个解决方案,将建筑小心翼翼地搁置在两片礁岸之间,轻盈而有禅意。艺术馆像个方盒子,简洁明了,四面围合,中顶采光,这也是展示馆通常的设计手法。”朱仁民说。

  在艺术馆的立面处理方面,朱仁民采用了就地所取的石料,做成抗拒风浪的绘画式平面。他借鉴传统民居的外形,把艺术馆西、北两道立面毛石的墙壁处理得如同浮雕。侧立面的墙面上,他用乱刀刮出粗犷的粉色;为避生硬突兀,他利用原有的山体,将青铜罗汉雕塑自然地融入山体,嵌入墙面。坡顶的砖瓦是他捡了附近民居的破败屋顶砖瓦加以利用的。

  沿着环岛小道而行,转过山背面,即踏入凹口。这里是为纪念1200 年前第一位点起普陀山观音道场香火的日僧慧锷而建的慧锷广场。“做这个广场主要运用了日本庭园设计中的枯山水理念。”朱仁民说。他将处于凹口中的沙滩填高6 米,以抵风抗浪。

  在设计阶段,朱仁民绘制、计算、踏勘取样、查阅资料、请教专家,“稿子堆成小山,人埋在小山中”。随后,他背着一摞方案文本穿梭于浙江、上海、北京、南京、苏州,为500 罗汉做造型设计。还请了同济大学做风洞试验,请美国专业人士做材料的耐腐试验,请国家海洋局、北京地质学院做地质调查。如此前后两年左右,图文数据堆了半个面包车,攒的钱也挥霍了大半,取得了硕果累累—购买岛屿的手续,可行性研究分析,地质勘察测绘,风洞试验,雷击、地震、海啸、台风试验报告,材料耐腐蚀试验报告,附近海域地壳构造、地基岩体分析,海洋水文气象要素分析及测量,总体规划设计,500 罗汉造型设计,总体规划设计,水、电、风管、暖道、消防、通讯线路各类设计都齐备了。“我像脱了一层皮。”朱仁民说。用朱仁民母亲的话说,儿子今天赚一点钱塑一个罗汉,明天又赚一点再塑一个罗汉,一点一点弄起来,全是他自己一个人,没人帮他忙。朱仁民母亲的学生、舟山市旅游局官员沙燕红告诉《外滩画报》:“罗汉是石头做的,很重又大。用汽车把它们运过来,然后用起重机一点一点把它们安装起来,所有这些都费钱费力。那个时候路还没这么宽,卡车要进来,有时要把路基挖掉,车才能进来。”

  朱仁民说,有一次他和一位学生在岛上干活,突遇台风,狂风掀起巨浪,转眼即将小岛吞噬。他们抓着悬崖上的小树,奋力爬上最高的山顶,才避免了灭顶之灾。朱仁民还说,已经记不清自己独自一人开车,从杭州来往舟山多少趟了。现在他再也开不动了,每次回舟山,宁愿坐五六个小时的大巴。

  “大功告成那天,我驱车穿过800米海上长堤,直上莲花岛。500 尊花岗石罗汉雕塑列队于天风海涛之中,各具情态,冲我微笑。我说:‘罗汉们好,罗汉们辛苦了。’它们将默默地在这莲花洋上栉风沐雨,全天候迎送着任何有缘来到这里的人。”不管对与错,好与坏,成与败,朱仁民花费2300 万元、将近十年心血,如愿以偿地把小岛献给了世界,也把超出常人的精神动力落到现实中。完工那天,朱仁民在小岛入口处刻下了如下一行字:永久免费参观。

  如今朱仁民居住于杭州,目前担任杭州大运河综合保护工程总策划设计师。为了接受《外滩画报》的专访,他特意坐长途大巴回到舟山,并看望年事已高的母亲。在采访过程中,记者看到不少游人来到朱仁民的小岛参观,其中有一位来自华盛顿大学的教授,请求与朱仁民合影,并说他的故事让他“深受鼓励”。

  《外滩画报》在采访中还听到一则轶事:朱仁民的小岛让人们有了一个可以免费拜菩萨的地方。2006 年岁末的一天,一位来莲花岛参观的老太太对朱仁民说,岛上有500 个罗汉,你就是那第501 个。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