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塔山房de博客

南池涌珠映宝塔,弘法东林传法印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本着明白生活,明了人生,明悟生命的宗旨,努力将佛教的理念落实于现实生活,努力开拓佛法关怀社会,社会认同佛法的平台。 在这里您可以探讨,思考。以相守的文字帮您认识佛,实践法,把握佛的本质,法的精神。 同时欢迎您订阅并推荐给您的朋友们分享,使更多的人了解佛教,实践佛法,体味佛学。让生活多一点清凉,多一点智慧。

网易考拉推荐

薄伽梵歌之介绍  

2010-10-17 21:52:56|  分类: 主题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梵名 Bhagavad-gi^ta^。又作圣婆伽梵歌。意译为世尊歌。为古代印度之宗教诗。即大叙事诗(梵 Maha^bha^rata,音译摩诃婆罗多)第六卷毗须摩品中第二十五章至四十二章部分。其作者与著作年代不详,约作于西元一世纪顷。意谓“神圣之神歌”,为印度教毗湿奴派之圣典,至今全印度教徒仍视为圣典而普遍读诵。内容主要摄取数论、瑜伽、吠坛多三派之哲学思想与伦理观念,宣扬通过修练瑜伽,使个体灵魂“我”及宇宙灵魂“梵”相结合,以达到脱离生死轮回之最高境界(涅槃)。即藉由阿耳柔那王子(梵 Arjuna)与毗湿奴之化身吉栗瑟拏(梵 Kr!s!N!a)之对话,强调无执著之行为是人类唯一应尽之道,即依正智而发展出智行合一思想,视为解脱之道。而易行之解脱道,则端赖于对唯一神之绝对信爱(梵 bhakti),此说遂成为毗湿奴派发展之起源。印度教哲学思想之发展,即常以注释薄伽梵歌之形式出现。

       印度宗教圣典,为古今印度社会中家喻户晓的梵文宗教诗。此诗原为大史诗《摩诃婆罗多》第六篇中的一部份。作者与成书年代都不详。学术界对此书的成书年代有甚多异说,而所推定的时间,大约是在西元前一千年,到西元后四世纪之间。

       这篇诗歌原是薄伽梵派的圣典,由于薄伽梵派的教主被认为就是《吠陀》中的毗湿奴神,因此它被吸收到正统婆罗门圈内。此书对于印度思想界有莫大的影响,而且是近世印度思想家的精神支柱。体裁系采取对话方式,藉阿周那(Arjuna)王子与克利须那(Kr!s!na)两人所作的问答,论述在既存的社会制度之中,必须毫无私心的各尽本分,以及应对唯一的神作绝对的归依与奉献。由于所含摄的思想极为纷歧,因此在哲理与实践、信仰与现世的关联上,常有矛盾与不统一之处,但是其中所述及的道性与离欲解脱的光明,最符合印度人的所好,因而成为全印度教徒的福音书、信徒的座右铭,至今仍是印度人早晚读诵的经典。

      在研究方面,商羯罗、罗摩奴阇等学者为此诗篇曾作不少注释;此外,格尔贝(R.Garbe)与斯凯德(O. Schrader)两人的业绩亦不容忽视。格尔贝曾将它译为德文,并且区分出一神教的薄伽梵(Bha^gavata)与泛神论等二种系统,较着重于原典批判;斯凯德则以在喀什米尔发现的异本与通行本作比较,论述两者的异同、优劣。又,1808年加尔各答曾出版梵文原典,1822年W. A. von Schlegel也曾出版拉丁文译本。此外,英美法德各国皆有译本。日译本有高楠顺次郎译本及直四郎译本。汉译本有若干种。大陆有徐梵澄译本(文言文)、张保胜译本(白话文)二种,此外有国际基士拿知觉协会所印行的注译本,及台湾程兆熊译本。大陆版皆名为《薄伽梵歌》,基士拿知觉协会本名为《博伽梵歌》;而台湾程兆熊译本则名为《博伽梵曲》。

        林语堂说:《薄伽梵歌》与印度教的关系,犹如山上训道与基督教教义的关系一样。我没看过山上训道,只是听说过。《薄伽梵歌》是伟大的印度史诗《摩诃婆罗多》的第六篇的一部分,是武士阿周那与“恩赐神主”——克里希纳神的对话。被称为“吠陀之精髓”。一位印度圣徒说:“所有的《奥义书》都是奶牛,神主就是挤奶者,阿周那是小牛,那些纯粹通晓之辈乃为饮牛奶之人。”

        班度族和俱卢(堂兄弟)之间的战争势在必发,阿周那看到要自相残杀,就拒绝作战“上战场屠杀自己的亲族,什么好处我都看不到,我不希望胜利,也不愿获得王国和享乐。杀了宗亲还谈什么幸福?即使授予我统治众神的权力,在大地上得到富饶无比的王国,我看也不能消除我的悲怆,这悲怆使我忧心如焚。”而克里希纳神向他解释说,不会有人被杀死,因为人的灵魂会永远不灭——这正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我本以为神主会平息这场战争,因为我认为阿周那是对的,可是神主说:“人体可以毁灭。宿于人体的灵魂,永恒长存,不可毁灭,不可言说。所以战斗吧,婆罗多!正如有人脱掉了旧衣,换上了新衣,同样,灵魂解脱了旧身,另入了新体。它隐而不显,不可言诠,绝无变异。因此就不能再忧愁伤感。灵魂宿于众生体中,它永远不会受到毁坏。所以,婆罗多,对芸芸众生就不必那样忧愁悲怆。”

          他们的对话就此展开,一直扩展到十八章,涉及伦理和宗教方方面面的问题。可是我还是无法理解《薄伽梵歌》的伟大力量在于它教导了一个“爱的信仰”,即对一位个人神克里希纳的虔诚。还没看到《罗摩衍那》就已经完全看不懂了,《薄伽梵歌》一开始就不懂 .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