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塔山房de博客

南池涌珠映宝塔,弘法东林传法印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本着明白生活,明了人生,明悟生命的宗旨,努力将佛教的理念落实于现实生活,努力开拓佛法关怀社会,社会认同佛法的平台。 在这里您可以探讨,思考。以相守的文字帮您认识佛,实践法,把握佛的本质,法的精神。 同时欢迎您订阅并推荐给您的朋友们分享,使更多的人了解佛教,实践佛法,体味佛学。让生活多一点清凉,多一点智慧。

网易考拉推荐

爱多列雅奥义书  

2010-10-17 21:22:22|  分类: 主题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          言

       古天竺祭祀,有行之一年者(名Gavamayanam,详见<泰迪黎耶本集>Taittiriya Samhita, VII.5.8),凡三百六十日,唱灥混氲龋?兄?魂。?湟欠ǚ币?将毕之前一日,其事尤重,所谓“大典”者也(mahavrata)。独此日诸“和特黎”(Hotr)祭司之所当为,乃详载于<爱多列雅森林书>。
<婆罗门书>(又译<梵书>)多说仪式,<森林书>辄述祈祷,而<奥义书>乃多论形而上学。三者相衔,上接诗颂而下启诸经。此则上接<黎俱韦陀>者也。唱<黎俱>诗颂之祭司,则名“和特黎”祭司。
<爱多列雅森林书>,内容芜杂,中含五书。其第一书说“大典”和特黎祭司晨,午,暮三祭所唱之诗,所行之礼,是直接该<婆罗门书>,为之附庸而稍广说,文章体制亦与该<婆罗门书>无异。然则何以为<森林书>之始,不可得而考矣。其第二书与第三书别出,为<大爱多列雅森林书>。其第二书之第四、第五、第六,凡三章又别出,则此译<爱多列雅森林书>是也。
       就其第二书观之,其第一章至第三章,乃真所谓<森林书>者。祀典祭礼,莫不依于人事,初非山林枯槁之士,于荒陬曲蔽之处所行,乃比象取譬而无妨于深思静虑以求其义,将以探其典礼之原而返其诗颂之本欤!于“大典”日之仪法(Niskevalyam)及所唱之颂赞(Uktham),衍绎而说为宇宙及人之生命或神我,归极则皆大梵之表相,是于<奥义书>乃近矣,顾其义犹示显豁,至第四、五、六章乃详备,卓然独立。商羯罗乃分别出此三章,为此<爱多列雅森林书>,从而疏释之。亦章旨趣,大要具于<考史多启奥义书>(Kausitaki Up.)中,文亦多同,故断此书自第四章始。
书既分别单行,除芟去一二无关重要之语外,内容无异,但章节之分稍有不同。原书之第四章,中涵三段,即此译所据单行本之第一、二、三章。此译之第一章原本六节,此则并为四节。第二章五节,与原本同。第三章原本十一节,此则分为十四节。原书之第五章凡十五节,即此译之第四章而并为六节,另本或为五节。原书之第六章凡八节,即此译之第六章而并为四节。至若原书之第七章,乃学徒之“平安祷颂”,<百八奥义书集>列之卷首,兹并译出之,多商羯罗疏本之所阙也。第二书凡凡七章止。
      其第三书,说读<韦陀>之三本,(Sambitapatha, Padapatha, Kramapatha),及其隐喻秘密之义,并其母音,子音,半母音等之别义,凡二章十二节止矣。夫其说秘义申微恉,是亦奥义也。书称Mahaitareya Upanisad,或谓大爱多列雅(Mahaitareya)为别一仙人之名,传授此书者;然通常亦称为<葩律遮奥义书>(Bahrca Upanisad),则就此<黎俱韦陀>学一支派人之名称也。
       第四书则为祀典中所用诗颂之目录(mahanamni),说为著“经”(Sutra)者阿湿婆那衍那(Asvalayana)所集。第五书又复论诸典礼,(Niskevalya-sastram),喻之为鸟,然其文件为“经”,不复如第一书为<婆罗门书>体制。说者谓此书乃韶那格(Saunaka)所作,韶那格者,阿湿婆那衍那之师也。此辈撰经之师(Sutrakara),时代晚出,或属某一学派,其撰经也,取古诗颂为之,亦不必尽属本派本支者,要其地位,非古仙人比也。
爱多列雅者,全名摩醢大萨.爱多列雅(Mahitasa Aitareya),古仙人名。即此<婆罗门书>及此<森林书>之作者。仙人者(rsi,唐译),修真见道之士也,亦可谓“见士”。<唱赞奥义书>(Chand Up. VIII.16.7)中亦尝举此名,谓其寿百十六岁。为伊多罗(Itara)或伊多那(Itara)之后人。<黎俱韦陀>此一学派,即此<婆罗门书>与<森林书>之传授,在该姓人物中,(Aitareyin),保存至后世而已。附丽斯人之神话亦多,皆由宗派之见而起,其生世固无可考。<森林书>第四第五书以前诸分,则皆此氏所出。书成于诸经成就以前祭礼犹盛之世欤?难为定论也。
凡此,商羯罗尝论之曰:“吾人之第一事,乃作牺牲祭祀,<韦陀>诗颂及<婆罗门书>,言之详矣,事亦略具于<森林书>。其后求知之念遂起,则非全部精神专一不为功(ekagrata),欲得精神专一,则敬拜或静虑为不可阙。斯则<奥义书>所由作也。”自来说静虑者有其二种:专念大梵,以为彼由苦干德性而显,此一法也,谓Brahmopasana,敬拜象征,即专念世间某一事物 ,为大梵之表相,由此心思渐能摒外物之引诱,息念虑之纷纭,此又一法也,谓Pratikopasana。敬拜象征大凡二类,即有关于祭祀者与无关于祭祀者。此第二<森林书>(第一至第三章)中所说,皆有关于祭祀者也。若是者,祭司恒为之,于大典日之仪文,端心专念,或专念一颂,或一字,以为表相某物,如日,如地,如空......然不得以日或地或空即是此事此物而已。由是心思渐至专一集中,上达最高对象,终至于大梵或宇宙人生之本体。此非典礼所规定,不必在祀典中为之,非祭司亦恒为之。
      夫求知,人之情也,即不为牺牲祭祀者亦尝念之,于此商羯罗又论之曰:“求知者有其三流:上焉者,已经出世,心思专一,急求解脱者也。以”大梵明“明之,则此第二<森林书>第四至第六章是也。(即此译本)。中焉者,求渐渐臻至金胎界,非顿求解脱者也,于此等人士,则教以敬拜生命气息,与其知识,则此第二<森林书>第一章至第三章备焉。下焉者,初无容心于或顿或渐之解脱,唯求于嗣续,牛羊等。于此辈则教以敬拜诗颂而已,是第三<森林书>所说也。此辈于圣典文字拘执过强,未能代以生命知识或大梵知识者也。”由此而是书单行别出之故,亦可知矣。
虽然,商羯罗生佛教盛行之后,振印度教而兴起之,其持论以出世为指归,成一家之言,后世罕有及之者,固矣;严格言之,此说虽美,非必悉当作者之意;古<奥义书>时代,非专重出世道时代也。四<韦陀>首<黎俱>之<奥义书>首此,简约一书,而宇宙人生之精义全备,末谓盈天地间皆一知觉,而此即是大梵,吾不知明佛性者,视此奚如,又不知证赖耶者,视此何若?此固“韦檀多”学之神髓,初分犹属寓言,要在学人善读之矣!

       一九五三,十五月,二十日清晨译竟,
      徐梵澄识于法属印度室利阿罗频罗学院。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