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塔山房de博客

南池涌珠映宝塔,弘法东林传法印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本着明白生活,明了人生,明悟生命的宗旨,努力将佛教的理念落实于现实生活,努力开拓佛法关怀社会,社会认同佛法的平台。 在这里您可以探讨,思考。以相守的文字帮您认识佛,实践法,把握佛的本质,法的精神。 同时欢迎您订阅并推荐给您的朋友们分享,使更多的人了解佛教,实践佛法,体味佛学。让生活多一点清凉,多一点智慧。

网易考拉推荐

徐梵澄与《五十奥义书》  

2010-10-17 21:14:54|  分类: 主题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的一天,黄溢华先生给我带来三本书,他严肃地说:“这三本书是给用得上的人用的。见你对佛教哲学有兴趣,这三本书也许对你有用,如果你用得上,你就留着。如果你用不上,请还回给我。”看他认真的样子,这三本书必定非同一般。从大纸袋取出来映入我眼帘的第一本书是《五十奥义书》。五十篇奥义书,已可以猜到译者非泛泛之辈了。书是旧了,而且还有些破损,可见书的主人经常在翻阅它。我如获宝物,惊喜若狂!其中两本有译者的签名,写着“溢华仁兄惠存,梵澄敬赠 4月20·1988于北京”。徐梵澄何许人也?下边我会简单地介绍。另两本书即《神圣人生论》(印度室利·阿罗频多撰,徐梵澄译)及《Three Theses of Seng-Chao》(《肇论》徐梵澄译注)。研究古印度哲学《奥义书》和室利·阿罗频多的文章是必读的。研究佛教哲学,想追本溯源更不能不阅读《奥义书》了。《奥义书》的英文译本可说不少,但中文译本却凤毛麟角。在下来的几期《炎黄文化》里,我将和大家分享《奥义书》和徐梵澄先生的几篇译文,以不辜负溢华仁兄对我的厚爱,同时对已故徐梵澄老先生致敬!

        季羡林先生在他的著作《留德十年》(东方出版社1992年)中说:“徐先生一生治学严谨,道路坎坷,应该好好向学术界介绍一下。”了解徐梵澄先生的人,听了季羡林先生这翻话会很激动的。下边转载周海婴回忆徐梵澄先生与他的父亲周树人之间一段有趣的故事。

        “据周海婴回忆:有一次,我正在客厅玩耍,听得有人敲门,进来个青年人,说是要见先生。佣人告诉他先生身体不适,不能见客。他二话不说,转身就走。过一会儿又响起敲门声,开门后见来者仍是他,手中捧了束鲜花,招呼也不打,直往楼上冲去。这时母亲立即迎了下来,企图挡住他不让他去影响父亲的休息。但他仍径自到父亲床边,什么话也没说,只向父亲身边放上鲜花,转身下楼而去。当时父亲只看看他,一言未发。这位执拗的青年就是徐梵澄先生。徐先生与父亲本来就熟,他出国时,父亲曾交给他一些国画(据周海婴回忆是宣纸),希望他趁便赠给德国画界朋友,以作中国文化的宣传。不想年轻的徐先生并未领会父亲的意图,回国时将画原封带了回来,使父亲颇为不悦。也许当他闯进来献花时,父亲还余气未消,才未予理睬的吧。但此一行动也颇见徐先生赤诚的性格。(到了晚年徐先生才道出实情:那时外国艺术家对中国文化不重视,送,也不易啊!可又不能对鲁迅直言。)”《鲁迅与我七十年》,周海婴著,海南出版公司,2001年。

        由此可见青年徐梵澄的奇特个性。他十分热爱和尊敬鲁迅,但也率真任性,“青年时代,我于人情世故懂得很少,好问,纠缠不清”。鲁迅夫妇对此有所指正,但也予充分肯定。鲁迅在向《自由谈》等刊物推荐徐梵澄时,称其为“无派而不属于任何翼,能做短评,颇似尼采”,“颇有佛气”,“孑然介立,还不失其纯洁”。他们一直对这位“脾气颇不平常”的青年寄予厚望,即使在“意见相左”之时,鲁迅仍旧为他校稿,抄稿,并推荐发表。徐梵澄终于没有辜负恩师与师母的期望。他牢记鲁迅先生的教诲“稍自足于春华”,克服了好走极端的脾气,坚韧不拔地走上一条潜心向学、寂寞艰辛的学术之路,性格也变得平和淡泊、从容不迫。由于诸多方面的原因,鲁迅在学术上的许多想法、追求未能实现,在与先生的交流和求教中,徐梵澄将老师的教诲铭记在心,可以说在学术这一脉,只有徐梵澄真正沿着导师的思想一路走去,尽管道路曲折、坎坷、寂寞、孤独,但他毫不动摇,一往无前,在实现鲁迅的学术传承上做出了可以告慰恩师的成绩。

        读徐梵澄的文章,看他的为人,使人觉得他也和老师鲁迅一样,是一位在“深山中苦行”的精神探索者。他喜欢着白色长衫,瘦骨嶙峋──或者说一身道骨仙风。他的沉静,他的渊默,的确是得了鲁迅先生的精神真际。

        《奥义书》是印度古代文化中最重要的典籍之一,曾对佛教产生重要的影响,还影响了近现代欧洲的哲学思想。正是因为它的重要意义,不少学者很早就关注这部书。20世纪初,近代国学大师章太炎有意与弟子鲁迅、周作人共同学习梵文,翻译《奥义书》,后因故未能实现。半个世纪后,徐梵澄在异国他乡独自完成了前辈学者的夙愿。他充分利用室利阿罗频多学院的丰富藏书,苦心研究《奥义书》的各种版本百余种,从中精选50种,用接近古代梵文的古汉语译成中文,古朴而简洁,由于经费问题未能在印度全部出版。回国后,他把这部印度古代精神哲学典籍交由社科院出版社出版,名为《五十奥义书》。他是把《奥义书》系统介绍到中国来的第一人,也是中国研究这部典籍最深透的学者。北大教授金克木说:“用汉语古文体从印度古雅语梵文译出《奥义经》,又不用佛经旧体,每篇还加《引言》和注,真是不容易。没有几十年的功力,没有对中国、德国、印度的古典语言和哲学切实钻研体会, 那是办不到的。”许多人将他比为“现代玄奘”。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