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塔山房de博客

南池涌珠映宝塔,弘法东林传法印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本着明白生活,明了人生,明悟生命的宗旨,努力将佛教的理念落实于现实生活,努力开拓佛法关怀社会,社会认同佛法的平台。 在这里您可以探讨,思考。以相守的文字帮您认识佛,实践法,把握佛的本质,法的精神。 同时欢迎您订阅并推荐给您的朋友们分享,使更多的人了解佛教,实践佛法,体味佛学。让生活多一点清凉,多一点智慧。

网易考拉推荐

禅宗文化在宜春  

2007-03-12 14:02: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禅宗文化在宜春

2006-12-28 11:28

(一)回首过去

佛教起源于印度,但发展是在中国。佛教诸宗中,对中国传统文化产生过最大影响的有三宗,即:天台宗、华严宗、与禅宗。其中,禅宗又被称为“中国化的佛教”,与中国传统儒学的交融契合远在其他佛教诸宗之上。

宜春的古代佛教源远流长。早在东晋时期,西域沙门徒昙便在靖安雷公尖创建了双林寺。唐宋时,宜春地区佛教已进入鼎盛期。北宋诗人黄庭坚有诗云:“我行高安过萍乡,七十二渡绕羊肠。水边林下逢纳子,东西南北古道场。”一路所见尽是和尚、寺庙、可见佛教之盛。

宜春早期禅宗,主要是南岳怀让的门徒马祖道一来此布道,而陡然兴盛的。马祖弘传禅法的布道踪迹,几乎遍布了宜春地区各地。马祖布道,主张“自心是佛”、“凡所见色,即是见心”。这种新兴的禅宗,在民众中很受信仰。一般政令难以发动的地方,官吏借禅师的说服,政令通告轻而易举,故当时学禅的人常为官吏所欢迎。贞元四年,马祖圆寂,归葬靖安宝峰寺,谥“天寂禅师”。

怀海是马祖门下首座。唐德宗兴元元年如奉新百丈山,从学者甚众,世称“百丈禅师”。怀海对禅宗发展的最大贡献,是创制了《禅门规式》,后称《百丈清规》。如果说第一个使印度佛教教义中国化的人,是禅宗六祖慧能的话,那么,第一个使印度佛教戒律中国化的人,便是怀海禅师。也就是说,禅宗的“中国化”,定型于怀海。他主张“学众皆入佛堂”,“一日不作,一日不食”。这种农耕一体的集体作业,摆脱了僧侣*布施度日的印度式寄生生活,又大力开发了山区农业。北宋诗人苏辙在宜丰黄檗山所见的“黄檗春芽大麦粗,倾山倒谷采无余”,南宋诗人范成大在宜春仰山所说的“兹事且置饱吃饭,梯田米*如黄埃”,都说明了农禅一体的成功。元和九年,怀海圆寂,葬百丈山,谥“大智禅师”。

禅宗发展到晚唐,由于传播地区愈广,遂有宗派之分。有曹洞、云门、法眼、沩仰、临济“五家”临济宗在宋代又形成黄龙、杨岐两派。合称“五家七宗”。禅宗五家中,就有三家五宗与宜春有着渊源关系。

临济宗的开山鼻祖为唐代高僧希运。少年在福清黄檗山落发,后云游四海,曾参怀海禅师,终住宜丰黄檗山。希运深受宰相裴休推崇,其禅风大盛于江南。希运弟子义玄受希运印可,往河北镇州建临济院,弘扬佛法,遂成“临济宗”。希运圆寂后葬宜丰黄檗山,谥“断际禅师”。

沩仰宗为唐代高僧慧寂所创。其师灵佑大师为怀海“上首弟子”。灵佑于潭州沩山,慧寂于袁州仰山,师资相承,别开一派,即为“沩仰宗”。唐昭宗大顺二年,慧寂圆寂,灵骨葬仰山。谥“智通禅师”。

曹洞宗的创始人为唐代高僧良价。于唐宣宗大中末年,住宜丰洞山。其弟子本寂往住抚州曹山,继承师法,禅法大成。是为“曹洞宗”。良价于唐懿宗咸通十年圆寂,身葬洞山,谥“悟本禅师”。

禅宗文化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既深又广。包括政治、经济的反映;语言文字的表达方式;文学艺术的形式风格、思想体系;民情风俗的习惯;国民素质、社会状态等多方面。而昌盛于唐宋时的宜春禅宗,其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贡献是不可磨灭的。

(二)走进现在

为了了解禅宗文化在宜春的现状,我们决定在指导老师的带领下实地调查宜春城乡的化成寺、仰山太平兴国寺、慈化寺。

3 月13日,我们来到了位于宜春市内的化成寺。在秀江北岸上游拐弯处有一座小山,山上怪石嶙峋,绿荫蔽日,古木参天。半山腰上即是化成寺,始建于唐代,因唐文宗时宰相李德裕曾被贬在寺中读书著文而声誉显著。据说曾经寺内每晨钟暮鼓一敲,铿然之声,随河水清风传送开来,全宜春城均能听见其幽雅、肃穆之声。今天我们走进化成寺,路旁扩建了一些亭台与各种佛像,最引人注目的是观音像和大玉佛,十八个小型罗汉以各种姿态在静观人世沧桑。护栏上雕刻着禅宗的名言。只是人很少,既不见钟声,亦少有佛音佛香。只有少数几个人在求签问卦。化成寺外有一空地正在施工中,准备建大雄定殿,我们采访了寺僧一些情况……

3月28日,我们一行来到城南八十里的仰山。走进曾经的沩仰宗圣地。一路行来,颇有《兰亭集序》中所描绘的意境:“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实在是让人心旷神怡。我们在当地向导的带领下先来到了后山的仰山塔林,据说仰山塔林有多处,我们所到之处,见塔身残缺不完,众多碑文早已漫灭,难辨识其内容。根据当地村民的介绍……随后我们来到太平兴国寺的遗址。据《宜春县志》载:“太平兴国寺在城南集云乡大仰下,即慧寂禅师修真处。唐会昌赐名栖隐,宋改今额……”其时,太平兴国寺被称为“江右名刹”,黄庭坚、范成大、辛弃疾、朱熹等都曾慕名过寺造访。赵孟頫曾书重建太平兴国寺碑文。但1980年冬,兴国古寺被殿上村民损毁。当地村民介绍,我们现在所见这一民房及菜园就是当日兴国寺遗址。真是情随境迁,让人感慨万千。我们尚能找寻到的就是那一抹红色的墙基,那两株相传原植于寺中央天井内的银杏,还有寺前100余米远的小溪中那一只背负神道碑的灵应石宝龟。

4月11日,我们来到距宜春城区100公里的慈化镇,去瞻仰被明太祖朱元璋封为“天下第一禅林”的慈化寺。据《宜春县志》载,该寺始建于南宋孝宗乾道二年(1166),至今已有八百多年的历史。自从朱元璋题封后,“天下大慈化”的美称便流传至今,并名扬大江南北。走进寺前广场,两边是一对建造精美的六边形的牛角塔遥相呼应。山门的正上方传说是天下来客书写的“海阔天空”四个苍劲有力、飘飘欲仙的镏金大字。走进寺内,发现竟然规模宏大。大厅中央是栩栩如生的开山祖师普庵神像,整个寺内有巧夺天工的雕塑,有色彩斑斓的壁画。大雄宝殿正中央矗立着形象逼真的释迦牟尼像和千手观音像,给人一种庄严肃穆的氛围。但是庙内却显得很萧条,各种雕塑堆了不少灰尘,壁画很多已脱落,新扩建的观音殿也是香火稀少。我们在那停留了一个多小时,其中没见到一个真正僧人,只有一个穿着便装的村民在主管打理着一切。

(三)展望未来

经过实地考查,我们发现,曾经辉煌的宜春禅宗文化到现在已经几近消失。一些信徒也只是知其皮毛。作为曾经对中国传统文化产生过深广影响的禅宗文化,我们认为,在宜春,在当代仍有提倡的必要。

倡导宜春禅宗文化在当代有它的现实意义。

首先,我们还应正视目前市场经济不完善这一严峻事实。许多人思想迷惘,精神空虚,缺乏慰藉。这虽然主要依*完善法律制度和惩恶扬善来校正,但禅宗慈悲、果报、诚信、守法等戒律如能得到有效传播,对医治人们心灵的狂躁也是会有帮助的,因为在现阶段,要求所有人信仰马克思主义显然不现实。如果真正主张抑恶扬善的宗教不主动占领这一阵地,一些歪理邪说乃至邪教就会乘虚而入。李**“****”给社会造成的祸害已经给我们敲响了警钟。

其次,在众多宗教中,禅宗与中国人的思想感情最为接近。它把印度佛教中蕴含着的对人或人生的关注与肯定作了充分的发挥与发展,形成了它特有的重视现实社会和人生的特点。它充分肯定每个人的真实生命所透露出的生命底蕴与意义的基础上,化修道成佛于日常的穿衣吃饭之间,强调即心即佛,极容易深入中国人的心灵之中。

最后,从经济角度来看,这千年历史沉淀的宜春丰厚的禅宗文化遗产,既是一笔无价的精神财富,也是一项有价的物质财产。若能整合包装禅宗实体文化遗存,构建禅宗人文景观旅游线,对提升宜春的旅游经济价值是非常重大的。

如何重现宜春禅宗的辉煌呢?我们认为可从以下几方面入手。

第一,应将教义通俗化、简明化。只有通俗易懂,才能走向广大民众,赢得自己的信徒。只有简明化,适应当今快节奏的时代潮流,才能赢得广大的信徒。

第二,当今社会住处技术发展突飞猛进,广播、报刊、电视、网络等传播手段快捷方便。禅宗要想在当代人生活中占有一席之地,必须跟上这一步伐,使用传统传播方式同时,逐渐使自己的传播方式现代化、多样化。

第三、中国正在城市化,大量人流正向城市聚集,这其中就有不少人的潜在的信徒,禅宗僧侣们便有必要在稳定深山寺院同时,有步骤、有计划地逐渐向城市扩展。同时僧侣们应发掘且劳且学的优良传统,尽力为社会增加财富。

第四、在保护现有禅宗文化遗存的基础上,恢复建设禅宗寺庙,要进一步注重特色。要努力从禅宗文化的特色中寻找有价值能吸引人的景点。并进一步加大旅游设施的投入,扩大宣传。

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重现宜春禅宗文化的辉煌,推动宜春经济和文化的发展。百丈禅师对黄檗说:“见过于师,方堪传授;见与师齐,减师半德。”无疑是鼓励弟子们冲决罗网的果敢精神。禅宗的方法是彻底的否定,空空空空,只有在这个彻底的否定中,才能得到绝对的肯定——顿悟成佛。所以,得到这种精神的,在行为上就会表现出“棒下无生忍,临机不让师”这样的大机大用,也才使唐五代的禅师们如龙似虎,在中国佛教史上演出了一幕幕既清雅又雄浑的喜剧,并使后人叹为观止。

“棒下无生忍,临机不让师”,在师道尊严的古代中国,只有禅宗才有如此的勇气和魄力敢于做到这点。唐五代禅师们种种奇言异行,无不浸透了这种绝对“自由自在”的精神。下面我们来欣赏几则公案。

邓隐峰是马祖的学生,是那位“竿木随身,逢场作戏”,但又因“石头路滑”而滑倒的喜剧演员,你看:

          

邓隐峰辞师(马祖),师曰:“什么处去?”曰:“石头(希迁禅师处)去。”师曰:“石头路滑。”曰:“竿木随身,逢场作戏”,便去。才到石头,即绕禅床一匝,振锡一声,问:“是何宗旨?”石头曰:“苍天,苍天!”峰无语,却回举似师。师曰:“汝更去问,待他有答,汝便嘘两声。”峰又去,依前问。石头乃嘘两声,峰又无语。因举似师,师曰:“向汝道石头路滑。”

          

邓隐峰没有彻悟,自以为是,遇到了石头希迁大师一等一流的高手,立刻败下阵来。“石头路滑”——石头禅师的机锋是很少有人能下转语的,不知多少人在上面跌了斤头。也是这个邓隐峰,在马祖的调教下终于彻悟了,这下,气派就不可同日而语了,你看:

          

师(邓隐峰)一日推车次,马祖展脚在路上坐。师曰:“请师收足。”祖曰:“已展不缩。”师曰:“已进不退。”乃推车碾损祖脚。祖归法堂,执斧子曰:“适采碾损老僧脚的出来!”师便出于祖前,引颈,祖乃置斧。

          

“已进不退”这是什么气概,敢于推车从马祖脚上一碾而过。马祖回去拿起斧子,他居然敢把头伸过去。若没有达到火候,谁敢与老师开这么大的玩笑。而马祖,为了考验和激励弟子,又不惜牺牲自己一条腿,这又是什么精神,联系到船子和尚“舍命施法”,禅师们的这种崇高,决非做作得出来。邓隐峰后来还有若干的表演:

          

师到南泉,睹众僧参次,泉指净瓶曰:“铜瓶是境,瓶中有水,不得动着境,与老僧将水来。”师拈起净瓶,向泉面前泻,泉便休。师后到沩山,便于堂上板头解放衣钵。沩闻师叔到,先具威仪(改便装为上堂的法装),下堂内相看。师见来,便作卧势。沩便归方丈。师乃发去。少间,沩问侍者:“师叔在否?”曰:“已去。”沩曰:“去时有什么语?”曰:“无语。”沩曰:“莫道无语,其声如雷。”

          

南泉禅师刁钻古怪,素称“难缠”,虽与邓隐峰为同门弟兄,但名气声势要大得多。沩山禅师则素来平实,大有其师百丈的风格,却没有其徒仰山刁钻。邓隐峰游戏于其间,如鱼得水,表现出自己特有的古怪。他晚年圆寂时也很古怪,对僧众们说:

“诸方迁化(圆寂),坐去卧去,吾尝见之,还有立化也无?”曰:“有。”师曰:“还有倒立者否?”曰:“未尝见有。”师乃倒立而化,亭亭然其衣顺体。时众议舁就荼毗(火化),屹然不动,远近瞻睹,惊叹无已。师有妹为尼,时亦在彼,乃拊而咄曰:“老兄,畴昔不循法律,死更荧惑于人?”于是以手推之,偾然而踣,遂就闍维(火化),收舍利建塔。

          

 邓隐峰的玩笑的确开得太大,风头出得太足,古往今来,“倒立而化”的可能只此一例,而且“亭亭然其衣顺体”——能做倒立的老头子,身体想来蛮好,而且常在运动,才能做到。倒立完毕,自觉地气绝身亡,这要多么大的功夫,而且所穿的僧袍“皆顺”,并不因倒立而反褪下来,这又是一奇。虽然如此,免不了被他妹妹一顿臭骂。

邓隐峰怪,比他稍后一时的岩头全 禅师也怪。岩头是“德山棒”——德山宣鉴禅师的首席弟子,从他进入师门的第一天就开始作怪: 

后参德山,执坐具上法堂瞻视。山曰:“作么?” 

师(岩头)便喝。山曰:“老僧过在什么处?”师曰:“两重公案。”乃下参堂。山曰:“这个阿师稍似个行脚人。”至来日上问讯,山曰:“ 阇黎是昨日新到否?”曰:”是”。山曰:“什么处学得这个虚头来!”师曰:“全终不自谩。”山日:“他日不得辜负老僧。”一日,参德山,方跨门便问:“是凡是圣?”山便喝,师礼拜。(有人向洞山禅师汇报了这一幕,洞山感叹地说:“若不是蔑公,是难以承当得起德山老和尚这一喝的。”而岩头不买账,却说:“洞山这老和尚不识好恶,错下了名言。”)雪峰在德山作饭头,一日饭迟,德山擎钵下法堂。峰晒饭巾次,见德山,乃曰:“钟未鸣,鼓未响,托钵向什么处去?”德山便归方丈。峰举似师,师曰:“大小德山未会末后句在。”山闻,令侍者唤师去。问:“汝不肯老僧那?”师密启其意,山乃休。明日升堂,果与寻常不同。师至僧堂前,拊掌大笑曰:“且喜堂头老汉会末后句,他后天下人不奈伊何!虽然,也只得三年活。”山果三年后示灭。(《五灯会元·卷七》)

岩头禅师在德山那里,哪里像个学生;简直是在当老师。 而德山禅师,却是以“激箭禅道”响彻天下的大师,“德山棒”——德山老和尚本人就如同狮子一样威武,却默默地忍受了岩头这个学生的各种撕咬。这一对师徒,可以说是“禅林双怪”。德山禅师若心有半点尘埃,也受不得其学生这般的无理;岩头心中若有半点尘埃,也决不敢在老师面前如此张扬。真正的禅师,心胸豁大,了无点尘。正因为他们师徒间光明正大,智慧深远,才导演出“末后句”这幕以德山禅师生命作彩头的禅宗重头戏,压轴戏。后来禅宗内盛行“三关”之说,“末后一句始到牢关”——破本参、透重关、砸牢关,只有砸了“牢关”,才有彻底的“悟”,可见这个“末后句”之重要。而岩头与德山所导演的这个“末后句”,这个作为“牢关”的“末后句”,对于扫荡“八股禅”、“文字禅”、“狂禅”等似是而非的伪禅,起到了巨大的作用。若没有“棒下无生忍,临机不让师”的气魄,这出戏演得出来吗?

 后来,岩头和雪峰义存两师兄拜辞德山外出游方,德山问他们:“准备到哪里去呢?”岩头说:“暂辞和尚下山去。”德山问:“你以后怎么干呢?”岩头说:“不忘。”德山又问:“你凭什么这样说呢?”岩头说:“禅林中不是早有‘智过于师,方堪传授;智与师齐,减师半德’这种说法吗?”德山说:“是啊,是啊,你们好好护持吧!”从这里可以看到他们师徒间真实的情谊,这种情谊,不是世俗的,而是建立在“道”上的,没有对于大道的明见,圣君贤相也不会有如此的心胸。真正的禅师心中,是没有“功高压主”、“尾大不掉”之类的顾忌。佛教内常说,依法不依人,依了义不依不了义。在真理面前人人平等,在人世间只是一种难以实现的理想,而在见道的禅师们中间,却是一种无须证明的生活。

再如临济禅师大悟后,先打大愚禅师,后打其师黄檗,有时是师徒互打,这则公案广为人知,就不加多说了。“临济三顿棒”这段公案,历代禅师对此唱颂不少,而禅门内公认临济的第七代传人、杨歧派的第二代传人白云守端所作的颂词最妙,不妨录在这里供读者欣赏:

     一拳拳倒黄鹤楼,一趯趯翻鹦鹉州。 

     有意气时呈意气,不风流处也风流。 

只有在精神获得了彻底的自在,才会有如天台智者大师所说的“说己心中心地法门”,和岩头禅师所说“一一从自己心中流出,将来与我盖天盖地去”这样的无上气概,才可能做到“有意气时逞意气,不风流时也风流”。当然,到了那时,不风流处的确也风流了。

  评论这张
 
阅读(67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